[省思] 公共神學的原點: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

如果公共神學 在這個社會要有一種先知性的高度,先決條件它必須有一份對「上帝任何時刻掌權」的體察,這個體察帶來叫人得力的安寧(serenity),不隨著世俗的議程驚擾,而如稻草般隨風擺動。

如果公共神學在這個社會要有一種先知性的高度,先決條件是它必須有一份對「上帝在任何時刻都掌權」的體察。
這個體察帶來叫人得力的安寧(serenity),不隨著世俗的議程驚擾,而如稻草般隨風擺動。
這份體察,也意味著我們當曉得「祂是人類的主」(He is the Lord over humanity)、造物/降雨/賜福的恩典的主,不論今世人們識得或不識得祂。

這份體察,更會呼召我們成為「上帝掌權的國度」的建造者、跟隨者——其房角石是患難、受苦、犧牲,及憐憫的基督十架,是以上帝為世人而捨的生命所建造,是公義與慈愛彼此相親。

如果在這個世代有先知之言,那必當以曉諭國度子民與上帝重新「立約」為引言:
以「國度子民」自居的我們不能不曉得,「當稱謝進入祂的門、以讚美進入祂的院」,所稱謝者乃祂白白的恩典,當讚美的是祂無匹大愛與歸算(impute)在我們身上的義。

我們來到這裡,不正是因為願意悔改並捨了自己(bring our egos down)、以基督「憐恤與愛人的心」為心,以及願對那「守約施慈愛」的主,交托完全的盼望與信心?

仁者,無敵。

當我們寓居在這個國度裡看向世界,或回頭讀聖經所彷彿在譴責的那個「世界」,當知道世上這一切沒什麼好「可惡」的。因為那一切不過是「虛耗」(futility)——

如同年輕人在海邊遊憩所堆的沙堡,在豔陽下帶來樂趣,卻不能遮蔽他們度過海風吹拂的夜;

如同草木禾稭所雕刻的偶像,彷如提供了片時安慰——惟將來個人所做的工,都要經過那淬火的考驗。

 

sandcastle630x230a

但如果有能力興起或平靜風浪的、有權能降下或澆熄烈火的,是永生上帝而不是人,那我們又怎麼會是「把上帝的國度堆成海邊的沙堡」、「把上帝的形象雕刻成物造的偶像」,就希望這個世界能被吸引、就希望我們手所做的工在全能者的審判下蒙悅納呢?

***
這是個世上的有錢人往往很貧窮的世代,因為將太多的資源太多的心慮放在虛耗的事物上。但主的呼召,卻是要我們棄絕種種對物的眷戀(fetishism)以及那「以物役人」的工作。

當主透過先知說「沒有異象,民就放肆」,這不是指著外邦的百姓,而是「立約卻彷彿已忘了約」、「鬥拳如打空氣般」的屬主百姓說的。

是以,那立下新約的主說:「來跟從我,我要讓你得人如得魚。」意思是說,我要給你們愛人的力量。

是以,那從終末的凱旋中返身面向這世界的主說:「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正如因詩人有頌讚說:「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在你那裡有生命的源頭,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

在那個永恆的池(repertoire)裡,才是我們立足的、公共神學的阿基米德點。

 

J FISH.JPG

[靈命近況] 與神同行、與世界一起邁進-34歲紀念

【與神同行、與世界一起邁進-34歲紀念】


今天(9/19)是我生日。之前某刻關掉通知、及阻絕最近一個到處往人牆面貼的視頻病毒,就這樣平靜也得力地在忙碌中轉過一整天。

除了早上吸地、洗衣、歸納發票收據、整理家務、把家裡的剩菜吃一吃、打理流理台,午後出門先到喜來登飯店牽車、到醒報辦公室之外,另外去中山北路還了 Wifi 分享器、跑台大醫院申請保險用的病歷複本,提款、加油,洗個澡後,晚上打這篇文章。

今天瀏覽了一些新聞雜誌封面,並寫了兩篇一週國際頭條:

《新科學人》(談烏托邦式的印度古文明
《經濟學人》(修正被巨型企業扭曲的新自由主義未來)。

一以追思歷史,
一以展望未來。

在數算自己的歲月,順利走了超過三分之一個世紀的此刻,心中感恩,上帝幾次在身心理大關存留了我不配的生命,更重要的是生我育我化我的父母尚且健康;值此中秋連假,能有氣力一同遊覽他們數十年前造訪過的,那江色暖風、文明寰宇的新加坡。

_pen1910

 

_pen1710

 

**
幾年前,當還在越南工作的小N跟欣芸確認了進修神學的呼召時,他們來問我對於就讀新加坡(三一)神學院的意見。

新加坡,連通於西方先進的學術文化、長年對於東南亞國際事務的關懷視野,從來在我心目中都是一個高端的地方。

到底聞名不如見面,或更精確地說,從前她是被我解析的客體,如今置身其中,被她所有的細節主體環繞、主客易了位,目不暇接,感受也隨之不同。

3天之間,我心中不時以兩個思量忖度著她:

-「新加坡社會,能算是『後自由』的國度嗎?」
-「新加坡模式,是台灣該借鏡於未來的社群發展之道嗎?」

_pen1625

此次到了新加坡神學院(Singapore Bible College)拜會,蒙前後兩任院長沈立德、謝木水,與華文神學部黃志倫主任、張心瑋館長接待。

心瑋 Cynthia 是舊識、三一博班學姐,喜聞樂見再聚;
沈立德博士不愧翩翩儒者、牧範薰陶叫人如醉;
黃志倫主任少年面容、極為隨和無架,實則早在實踐教導有厚實經歷。

唯出於學術旨趣的重合,席間與謝木水博士有最多的討教互動。

_pen1604s

 

***
幾個月前,多虧《端傳媒》作者聚,席間曾在獅城工作與研究過的 Boray Huang 以及 Albert Tzeng 暢談新加坡 HDB 的種種 以及空間治理。

從那時起,我串起以前自己從閱讀 Michel Foucault、Henri Lefebvre、Edward Soja、Peter Berger 的思想做「空間神學」分析的諸多概念。當一個人學會用左派的眼光看向新加坡,看向都會與社群,然再道出「與世界一起邁進」的生日願望,那意味的,自然不會再是天真樂觀的進步想像。

因為我知道,這個世界將來並不會好好的。

它還會遭遇到非常多重大的危機、甚至瀕臨滅絕的時刻-就像我過去三分之一個世紀的人生一樣,會有迷失、暈眩;斷捨離過、也要經歷諸多不可抗力的災禍劫難。

人吶,唯獨靠著「與神同行」的恩典(divine providence),方能帶著一種非善忘式(non-forgetful)的喜樂,呼吸著每天新鮮自由空氣。

這樣一種非善忘式的喜樂態度,在基督信仰中又呼作「老練的盼望」:

「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羅馬書〉 5:3-5

****
在以 Jean-Luc Marion、Emmanuel Levinas、Slavoj Zizek,甚至 George Lindbeck 及 Stanley Hauerwas 這些老學友們的學說及軼事作為家常寒暄的話題之際,我實際上殷殷欲從謝木水院長治學上覺察的命題是:

-「新加坡神學實踐的公共性格,是被何種根本信念(conviction)給安頓?」
-「它的教牧覺察與牧範,又是被什麼樣的未來社群想像驅動著熱情(passion)?」

« Courage » & « Consideration » 這兩個字,是他回應我的。

於我,這是一頓非常微言大義的 food for thought。

儘管對此「存而不論」,會是出自古典現象學派一種最良好的美德,彼此卻清楚知道:

在 consideration 這個字象徵的「靈巧有智慧」(包含配合、理解與同情政府),
以及 courage 包含的「只體貼神、不體貼人」、「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的十架性格之間,新加坡當代基督教的教牧取徑及社會實踐,已然發展了權衡通貫後的務實配方。

「新加坡式的(公共)神學,它務實、周延有餘,可終究是少了點浪漫、少了些根性的力道(radical force)。」我會說。

這樣看,是對映於我骨子裡超浪漫的神學情懷。quixotically romantic。也大概非要如此無可救藥,才會捨了祂所惠賜滿漁滿載的網,跳水逐岸跟上那個加利利人的影子。

當然,跟隨祂的眾門徒不都是這樣的。12使徒有很多種性格,他們都呈現了某種基督徒的眾面容。

我卻會是「拔刀砍了大祭司僕人耳朵、又在雞叫以先三次不認祂,再悔不當初」的那種彼得門徒。

*****

在跟隨祂的過去三分之一個世紀裡,有很多次我總這樣覺得:「啊,應該不多久就會遇到那個『十架時刻』吧。」

就是那個可以當機立斷赴義成仁、與得國的耶穌一同領賞的 larger than life moment 。諸如:捨命撲救在海上被浪頭捲走的朋友、為遭脅迫的家人擋刀,或替需要維生器官移植的心愛女友捐心捐腦。

畢竟是祂告訴我說:「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約翰福音〉15:13

然而,主卻不接我至祂身邊;祂待我生命,竟像待〈馬可福音〉中的「格拉森被鬼附者」--

我是曾經有些怪力鬼才,卻也傷人傷己、極不受控;鮮少成為身旁鄰舍祝福的出口。直到祂進入了我生命裡,這好些年,所有「不屬於祂、卻教我癲狂與熱切的異能」逐漸被祂驅散。

正覺得「我已經沒有超能力了,還留在這世上惹人嫌嗎」、只想亦步亦趨追隨祂身影時,

祂卻讓我超活(survivre)了祂自己,並將「十城」(The Decapolis aka. « Ten Cities »)-即「世界」-交予我為禾場,叫我在第三分之二個世紀伊始並往後的生命年歲裡,繼續殷勤耕耘它、與它榮辱交織。

「耶穌上船的時候,那從前被鬼附著的人懇求和耶穌同在。 耶穌不許,卻對他說:『你回家去,到你的親屬那裏,將主為你所做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樣憐憫你,都告訴他們。』

那人就走了,在低加坡里(The Decapolis)傳揚耶穌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眾人就都希奇。」-〈馬可福音〉5:18-20

基督徒稱之為「主」的那個加利利人,在世上只活了三分之一個世紀。但就在這麼段歲月裡,祂精彩地彰顯了何為「沒有限量的聖靈能力」、何為一往徹底地「與神同行」。

如此,「與神同行、與世界一起邁進」方才詮釋了我對下一階段新生命的自我期許和應許。

也甚願「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的 onto-theological status of mine, constantly works to define my existential actuality。

##公共神學

_PEN1650.JPG

 

 

Global Forum 在成大:Serving The Common Good: Globalization under Crisis- From ISIS to COP21

For those interested, I have uploaded the noted slide with which I presented my talk on Slideshare
In my speech, I conclude the presentation with the Genesis story of the Fall and the Deluvian destruction experience to undergird some of the cosmopolitans’ and internationalists’ efforts in endeavors such #COP21– the flood destroyed all the fallen generations from Adam and Eve except for one lineage, namely, Noah. and we of that surviving lineage are assured that flood will not be the divine vehicle for destruction of evil again.
 
But the problem is: if we remain evil and un-repented (in our greedy idolatry of the industrial advancement), this time we ourselves will be the agents that bring the Deluvian destruction.
 
昨天很妙的是,接在我後面,法輪功的學員上台了,暢談過去暑假在香港與其他學生學員一道宣揚真善忍以及中共迫害法輪大法信徒的真相。
 
於是當我先是按照 Robert Audi / Jurgen Habermas 的理念用公共神學說概念時,
這裡接著 Nicholas Wolterstorff / Jean Bethke Elshtain 反而大方地現身了。
 
And as that is a surprise, i offered an important response right away:
 
As we see through the problem of Islamic radicalization, one of the most pressing issues in this post-secular world is our failure of simultaneously
  • « holding a deep held conviction of goodness » (weak faith is pandemic!),
  • « serving the common good with good faith » (serving only sectarian good is pandemic!), and
  • « crossing deeply divided ideological boundaries, in which religions are elephants in the room » (the public’s ignorance of religions is pandemic!).
 
_PEN0604

[雜想] 以6種對立概念辨析公共神學之路線 – 一年前「公共神學、信仰論述與行動實踐論壇與平台」臉書開台的討論串備份

Source Link: https://www.facebook.com/breath5/posts/10152440919113870

  1. 教會 vs. 社會
  2. 政治制度領域 vs. 民間公民領域
  3. 宗教(religion) vs. 信仰(faith)
  4. 教會(church) vs. 教派(sect)
  5. 內圈公共神學 vs. 外圈公共神學
  6. 普世型福音派 vs. 民粹型福音派

[…]

若想要學術一點地來談,「教會」作為對立於「公共」之社會,作為一「私有領域」,從來不是任何政治哲學或學術協議共識的結果。

政治公私領域之別,按照洛克( John Locke)古典政治哲學,係指「政治權力」運作領域( institutionalized political realm) 與「民間社會」領域( civil realm )之別。較後期歐陸浪漫主義政治哲學,則認為是「公民社會領域」( civil societal realm) 與 個人私生活(individual private life)之別(可參江宜樺,《民族主義與民主政治》(2003))。

由於歐陸的現代民族國家多有不同基督宗派的起源,在東方又無,故按照前者的定義不容易一概而論。

而從「社會」與「個人」的概念代入,則有「以『宗教』為公」與「以『信仰』為私」的宗教社會學說興起。當代以後者解構前者,執牛耳之宗教學家為哈佛大學的史密斯( Wilfred Cantwell Smith)。其所著 The Meaning and End of Religion (1962) 、 Belief and History (1977)、 Faith and Belief (1987)三本書改變了30年美國宗教研究方法論的主流,值得參考。

至於 「開放-封閉」 的類型( typology),能溯及韋伯( Max Weber) 的教會/教派( Church / Sect) ,後來小尼布爾( H. Richard Niebuhr) 的 The Social Sources Of Denominationalism (1929) 也對此做過很清晰的論述。

小尼布爾的看法是:封閉的教派是 « a continual attempt to renew the religion »,是從下而上的。因為走入社會的、累積社會資本的開放型的教會(通常是隨著時間而從教派發展成),失去了照料邊緣者個人心靈的洞察力,而變得中產階級(bourgeoisie)、如失味道的鹽一樣平凡。
« The poor have always sought a more direct — emotional, arms flailing, speaking-in-tongues — connection with God » 這是教派的特徵。

因而公共神學注意到的,不是對存在著「私有的信仰」與「公共的神學」這現象有意見,而是處理為何神學會變得「封閉」和「不公共」的問題。

就此來說, 「公共神學」與「神學的公共性」 是本質上無差別的概念。然而當我們特別表達「公共神學是神學與現代社會之公共議題互動需要之下所產生」時,這更是指公共神學專門為自己選擇了一個處境、戰場、對手。

拙文運中稱為「外圈的公共神學」--用巴特(Karl Barth)的教會與社會同心圓概念--,對此趨勢有過初步展開:

基於當代知識論譜系下神學的邊緣位置,神學在教會以外的公眾領域,根本不可能以封閉的教會語言或「純粹」的神學基礎進行;其必然採跨科際(interdisciplinary)的方法論、甚至是以暫時「懸置」(suspend)神學認信干擾的模式展開。

因此它看起來有可能十分不像是僅在於「把各個神學著作或神學概念背後的(對於當代仍然有的)公共性(或其中蘊含的「公共資源」)還原出來」,而會是不但包容,甚而還會積極建設那些──引曾慶豹老師語──「後殖民神學、女性神學,或其他『立基於公民社會的政治學假設』的政治神學」。

這些跨科際的外圈公共神學建設,當然會有合法性的問題。

一如林西(Michael Lindsey, 美國萊斯大學社會學副教授、在史塔克(Rodney Stark)之後一個優秀且新銳,專注美國基督教福音派宗教社會學的學者),在 Faith in the Halls of Power: How Evangelicals Joined the American Elite (2007) 這本著作結論提供的兩種範型:民粹型福音派(populist evangelicals),以及普世型福音派(cosmopolitan evangelicals)。

民粹型福音派極力在「基督與文化相悖/基督轉化文化」( Christ against/transforming culture ,c.f. 小尼布爾的《基督與文化》 Christ and Culture (1951))的信念上和世俗進行文化對抗,也對失去主流地位的事態非常在意(在西方大眾文化勢力上,新教基督文化一直處於消減而不見影響力增長的軌跡。不曾死亡,但也退出主流領導地位很久了。),因而有時在戰略手段上會強硬、或奸巧、對「手段」的用心與想像,超過了對「目的」的琢磨;因為目標對他們來說已經大抵明確,就是奪回主流、攻佔「七個山頭」。

但是普世型福音派基督徒目標顯得較為多元與深沉,而手段上的節制溫和,則來自於對「正當性」的堅持。這就是所謂的「高格調」:以正當的態度存在,比失去格調地贏得奪權戰鬥,更為要緊。

林西在政治界、藝術界、文化界、學術界訪問這些有「普世型福音派」特質的菁英。其發現,按照我的話說,是十分「後自由神學」性質的,就像保羅在耶路撒冷比任何使徒都反對「割禮」更力,可是卻因為要向猶太人傳福音,而堅持為有著希臘生父、又與自己情同父子的提摩太行割體:「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winsome)。」

林西說:

The cosmopolitan evangelicals] really are more interested in their faith being seen as authentic, reasonable, and winsome. So they still have an evangelistic impulse, but their whole modus operandi looks quite different.

Because of that they have different ultimate goals of what they are actually trying to achieve. They want to have a seat at the table. They want to be seen as legitimate. They are concerned about what The New York Times or TIME magazine thinks about evangelicals because they [the cosmopolitan evangelicals] are concerned about cultural elites. They want legitimacy.

Legitimacy is actually more important to them than necessarily taking back the country. And so that cosmopolitan-populist divide I find to be quite significant. »

當我在文章中提到戰線至少可分「神學總論」、「內圈公共神學」、「外圈公共神學」時,其實也是在表明,基督教神學本身就會有自己的東西;而有時這些認信內容(confessions)為了進入某些「世俗框架」尋求其服事之群體所認可之「合法性」而不被突顯,原因並非是它(這些正統認信)不存在了,或是在論述者的心中被放棄了,而是我們心存藉著這樣類似割禮「明智地以退為進策略」( »winsome concession » /prudence)「贏得更多人」的盼望。

反過來說,沒有內圈「系統神學」、「歷史神學」、「聖經神學」的扎實基礎,跑到外圈搞經濟、政治、法律、科學、文化研究論述狂飆突進,當然也很容易愈漂愈遠拉不回來;其特徵往往是信仰資源薄弱到除了幾句零星斷章取義附會( proof-texting) 一般的經文引用外,其社會倫理願景於世俗中人或異教幾乎看不出分別。
(因而處在教牧與神學教育體制中心的人士,應當即時為他們搭上補給線。)

以此總結,在「公共神學」四字下與之相對的潛台詞,並不是假定有一種「不具公共性」卻依然可能合法而正確地表述上帝旨意的「私有神學」,而是特別注意到近幾百年在被「現代性」與「後現代性」定義下重新崛起的「(世俗)公共性」所要求的合法性和語言邏輯下,吾等眾教會及神學教育系統既有的神學表述之不足。
(因吾人絕大多數的基督教神學核心體制,仍僅僅繼承歐洲更正改教初期、以至更早的神學思考觀念,後來加上北美基要保守為主的神學,使其更加「封閉」(sectarian)及無知於外界。其一大特點是多僅知以「理想主義」式地看待神學於教會及社會應用的關係,而未能「現實主義」地「心意更新而變化、查驗何為神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在這樣的公共神學戰線描繪下,強調其中一種路線是「公共神學」,並非就意味著排除其他之神學也必然有其應有(及應該被恢復)的公共性。而有可能的話,盡可能使之互補,而將兩造對立或彼此否認的關係中抽出,也將是見證聖靈合一工作的方式。

1.44.8 3.1

Prayer Request for the new year’s Work Calendar

◆Prayer Request for the new year’s Work Calendar◆

As we are eventually approaching the end of the Spring Festival and the new work season officially begins tomorrow (Tuesday), one thing that turns out just clear to me right now is the vision of our (and my) path, as well as what we should prayerfully anticipate from God.

Particularly, with the help of friends conversing with me, these days of pause has allowed me to ponder again the meaning of what we are doing at Awakening News Network: no matter how much brainstorming we have conducted on « developing strategies », on « financial proposals », what we feel truly lacking are talents: God-fearing Christian talents dedicated to bring change and transformation to the society through « professional » news ministry (with subtle nuance from « parachurch » or « evangelistic » media ministry) to join and cowork with (and lead) our team.

What I find amusing (because after so much laboring and waiting you could only put up with it with a theological sense of humor) about our HR issue at this critical juncture are that

  1. (1) professionals are generally not God-fearing ones;
  2. (2) Christians generally lack dedicated professional ethics (much of this, IMHO, is to be attributed to the narrow-mindedness and myopia of the kind of missiology preached at parochial church pulpits) ;
  3. (3) dedicated and pure-hearted persons are not the surviving and competitive type of leaders (that is why the protagonists in Japanese manga are always so beloved- Luffy from One Piece, Goku from Dragon Balls, Kenshin from Rurouni Kenshin, and Eren from Shingeki no Kyojin- the good qualifies coexist in them are too precious to be found in the real world).

This is not an emotional quibble against our ministry’s relative stagnation; nor should it be translated as an implicit grudge against our current coworkers. For had we refused to team with people of type of (1) to type (3), we would have had no one in our team. No, all of us in the organization (me surely included) fall somewhere along the lines of these types. And I desperately know that in a few years we have to pass the baton and all the platform we have thus far built to this seemingly non-existent character (mom is old and I am still convinced that, against all odds, I am sent to do professional « academic » ministry).

In a few hours our new work calendar (after CNY) will begin. I do not have a blueprint of everything we can do, but I do have one for what to pray and hope for.

It has never been so clear to me as it is right now what Awakening News Network’s existence serves: it serves God and nothing else. Not any ambition or individuals with ulterior motives. The ministry could be fruitful and worth continuing only if it remains Christ-centered and that a Christ-minded figure holds the key.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