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陳志武論金融體系與中國政治未來

我將重點稍作整體:
有幾個重點我這樣看:
一、

這幾年大家對於中國未來往哪走的文化討論很激烈,究竟要往西方的追求個人權力與自由,還是回歸四世同堂的儒家體系?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路。

…我的研究告訴我,回歸四世同堂境界的願望很好,但是不大可能。有三個原因,一是現代中國的人口流動太高,二是30年來的獨生子女政策,三是財產非私有制,基於這個現實基礎,儒家的宗族體系建立不起來。再者是儒家這套體系的前提是個人不能有自由,你就是被安排在結構裡面的一個工具,不能想到自己,但現代人更在乎的是自己,儒家和現代自由人權的觀念是衝突的。

這樣的現代中國社會只會更矛盾。我過去的研究就看到,即使在傳統朝代的中國社會,基於儒家建立的官體系,實際上是很失敗的。

我曾和幾個學者研究,18世紀中國平民的命案率比歐洲平民低一倍多,但中國皇帝死於非命的概率卻是歐洲國王的3到5倍。這說明了原來的儒家體系,在社會底層建立的威權秩序很穩定,大家都要聽宗族的老大。但儒家體系對於解決上層的權力分享和交接一直都不太理想,才讓中國皇帝死於非命的概率高很多,這就是量化研究的好處。

評:儒家在上層體系的穩固來說,是失敗的(但量化並沒有為他找出原因,所以在此誇量化好,是很莫名的)。 但答案其實很簡單,君王即天子、沒有其他穩定結構支撐。
二、

我過去花很多時間了解貨幣對人類發展的意義,貨幣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匿名性和平等。我這種70、80年代在大陸長大的人來說,當時有錢都不行,需要單位給你開證明。但貨幣化後,只要你出得起,身份背景就沒關係,有助於打破權貴距離。

但現在大陸的貨幣電子化,甚至有超過1000塊不能用鈔票的趨勢。這樣一來你是誰?你跟誰交往?你去哪花錢?你怎麼花錢?都太容易掌握了。大陸的個人信貸業務,現在評估信用的工具五花八門,很多數據公司能輕易下載手機個資來做評估。

從金融交易的安全度來說,雖然可避免一些不良投資放貸,但同時也延伸很多問題。譬如你交往對象都是政商名流,就能給你很多貸款,社會又再度階級分明,政治發展也可能倒退。

過去中國皇帝的權力,理論上不受限制,實際上因技術侷限,資源調動的能力很難深及鄉村。現在交通基礎建設提升,再加上金融電子化,掌權者調配社會資源更輕鬆容易,對民間財富的掠奪又提高到全新程度。這樣的現實,會讓政治權力的制衡比歷史任何時刻都更重要。

評:Fintech 解放個人於宗族,但也帶來國家對這人更穩定的監控。 在這方面數億小民得到的主要是福(解放的好處),但中產以上的人則主要是禍(一旦生意做很大,或做到跨國要搬錢,就不可能隱匿)。
三、

中國經濟扭曲不平衡的地方太多,譬如貨幣政策太寬鬆,導致過多負債和借貸。資金過多造成房價和股市泡沫化,所有明眼人都清楚泡沫不可能持續。他們愈來愈感到自身及財產的不安全,開始配置資產到國外,但又遇上政策嚴加限制,結果就是讓比特幣成為轉移資產到海外的唯一辦法。中國政府一旦發現這個漏洞太大,隨時都可能關掉。

另一方面,人民幣被過度政治化,好像代表了中國的符號和國力,在這層意義上不能貶值,對我這種搞經濟的人看來是瘋狂的。不讓人民幣貶值就禁止資金外流,國內又沒有可靠的金融商品投資時,資產可能更進一步泡沫化。可以想見中國政府必然會印更多鈔票來解決潛在危機,但也因為貨幣價值更低,物價波動嚴重,最終在社會造成更高的不穩定性。

現在中國政府還有些財政空間,未來兩年的發生機率不會太高,但5年到10年內,比較難避免。

很多人會說中國模式造就了中國經濟奇蹟,但這些年我從不同國家的比較研究看到,中國只是走了其他國家走過的好模式而成功,我不認為「中國模式」有足以取代「普世價值」的特殊性和優越性。

多年來的研究讓我看到人類的共性遠遠比我們想像得多,無論是中國人或是其他人,人最終還是要靠「激勵機制」(incentive)驅動,而不是虛無飄渺的東西。

中國能搶下全球金融話語權?經濟和金融的「市場規模」不必然成為世界金融體系的主導者。要在國際金融秩序有話語權,一方面需要開放,另一方面需要制度。

制定規則和維護世界金融體系,需要很多經驗積累。這幾年中國非常積極派官員到IMF(國際貨幣基金)等國際金融機構參與管理,很多是我朋友。

但大陸的官僚體系,必須思惟和做事邏輯足夠合拍才可能到高位,這樣的體制文化和國際體制文化很不同,真正能在其中輕鬆自在的官員很少。這是漫長的體制文化問題。

現在內地資金想要佔領香港後,再到國際金融中心發揮主導角色,這個企圖肯定有,但如果價值觀無法和國際兼容,就很難制定規則。只有「普世價值」在中國社會被廣泛接受和遵守,中國代表的想法和理念,才可能被國際社會接受。

 評:中國以政治化而非法制化、系統化的方式來搞經濟,或自蒙其害。 陳志武認為,這沒甚麼好稱為「中國邏輯」的。因為它能於現在中國取得成功的因素,靠的還是普世的市場邏輯。只是因為中國具有量的優勢,好處看起來才大。 但這不能掩蓋中國的制度本身是較差的。 所以他評估,中國金融還是應該普是金融體系的標準靠攏。(這是他作為一個港裔美籍學者,非常典型香港法治主義的金融思維。)
專訪知名中國專家陳志武:互聯網金融會讓中國更分裂

 

[文摘] 克魯曼眼中的新政是歷史真相嗎?[or] Bad deal: how FDR made life worse for African Americans

Paul Krugman, Laureate of the Sveriges Riksban...
Paul Krugman

Source Link:

  1. 克魯曼眼中的新政是歷史真相嗎? (文/余創豪)
  2.  Bad deal: how FDR made life worse for African Americans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贊揚凱因斯主義(Keynesianism),以及發揮了凱因斯精神的羅斯福(F.D. Roosevelt)新政(The New Deal),同時謹慎指出強調政府干預的左派經濟並不等同蘇維埃社會主義。
但歷史上對羅斯福新政的評價,不是只有克魯曼那樣一面倒的讚揚聲音。如紐約州立大學政治學教授麥克馬洪(Kevin McMahon)、歷史學家鮑威爾(Jim Powell)的底下兩本著作:

後世津津樂道于羅斯福怎樣扶貧,但這兩本書的作者-一位持一般自由主義(liberalism),另一位持自由放任經濟觀點(libertarianism)-,根據歷史和統計翻案,硬是將羅斯福扯下神壇。他們的觀點包括:

財經雜誌 Forbes 的總編輯甚至認為︰雖然新政與經濟復甦之間的時序關系(correlation according to chronological sequence)是不爭的事實,這卻不必然伴隨因果關系(causation)。真相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刺激了工業,令美國走出衰退。新政只是藉機邀功罷了。

以下是來自Reason magazine 和 Reason.com編輯 Damon W. Root 的書評分析:

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ranks near or at the very top of almost every standard list of America’s greatest presidents. But there is a substantial part of the American public for whom the legendary four-termer did little: African Americans. Despite the determined efforts of his do-gooder wife Eleanor, for example, he failed to support federal anti-lynching legislation and refused to integrate the armed forces. (Successor Harry Truman finally did the latter in 1948.) Although supposedly sympathetic to the plight of black America, FDR was not about to risk losing either his New Deal or World War II by alienating Southern supporters or moving too far ahead of public opinion.

Two recent books, one generally liberal and the other libertarian, offer interesting and divergent viewpoints on what Roosevelt and his New Deal did, and did not do, to improve life for American blacks. In Reconsidering Roosevelt on Race: How the Presidency Paved the Road to Brown, Kevin J. McMahon credits the New Deal with establishing a judiciary « eager to defer » to the executive branch’s authority and expertise, allowing the Justice Department to « instruct » the courts on civil rights cases, in FDR’S Folly: How Roosevelt and His New Deal Prolonged the Depression, Jim Powell argues that New Deal economic and regulatory policies were bad for many Americans, especially poor blacks.

Both books offer original and persuasive arguments and engage each other in a number of challenging ways. Ultimately, Powell’s case is both more convincing and damning. His evidence reveals that… (read more)

or

[youtube:http://youtu.be/d0nERTFo-Sk%5D
[youtube:http://youtu.be/GTQnarzmTOc%5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