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 公共神學的原點: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

如果公共神學 在這個社會要有一種先知性的高度,先決條件它必須有一份對「上帝任何時刻掌權」的體察,這個體察帶來叫人得力的安寧(serenity),不隨著世俗的議程驚擾,而如稻草般隨風擺動。

如果公共神學在這個社會要有一種先知性的高度,先決條件是它必須有一份對「上帝在任何時刻都掌權」的體察。
這個體察帶來叫人得力的安寧(serenity),不隨著世俗的議程驚擾,而如稻草般隨風擺動。
這份體察,也意味著我們當曉得「祂是人類的主」(He is the Lord over humanity)、造物/降雨/賜福的恩典的主,不論今世人們識得或不識得祂。

這份體察,更會呼召我們成為「上帝掌權的國度」的建造者、跟隨者——其房角石是患難、受苦、犧牲,及憐憫的基督十架,是以上帝為世人而捨的生命所建造,是公義與慈愛彼此相親。

如果在這個世代有先知之言,那必當以曉諭國度子民與上帝重新「立約」為引言:
以「國度子民」自居的我們不能不曉得,「當稱謝進入祂的門、以讚美進入祂的院」,所稱謝者乃祂白白的恩典,當讚美的是祂無匹大愛與歸算(impute)在我們身上的義。

我們來到這裡,不正是因為願意悔改並捨了自己(bring our egos down)、以基督「憐恤與愛人的心」為心,以及願對那「守約施慈愛」的主,交托完全的盼望與信心?

仁者,無敵。

當我們寓居在這個國度裡看向世界,或回頭讀聖經所彷彿在譴責的那個「世界」,當知道世上這一切沒什麼好「可惡」的。因為那一切不過是「虛耗」(futility)——

如同年輕人在海邊遊憩所堆的沙堡,在豔陽下帶來樂趣,卻不能遮蔽他們度過海風吹拂的夜;

如同草木禾稭所雕刻的偶像,彷如提供了片時安慰——惟將來個人所做的工,都要經過那淬火的考驗。

 

sandcastle630x230a

但如果有能力興起或平靜風浪的、有權能降下或澆熄烈火的,是永生上帝而不是人,那我們又怎麼會是「把上帝的國度堆成海邊的沙堡」、「把上帝的形象雕刻成物造的偶像」,就希望這個世界能被吸引、就希望我們手所做的工在全能者的審判下蒙悅納呢?

***
這是個世上的有錢人往往很貧窮的世代,因為將太多的資源太多的心慮放在虛耗的事物上。但主的呼召,卻是要我們棄絕種種對物的眷戀(fetishism)以及那「以物役人」的工作。

當主透過先知說「沒有異象,民就放肆」,這不是指著外邦的百姓,而是「立約卻彷彿已忘了約」、「鬥拳如打空氣般」的屬主百姓說的。

是以,那立下新約的主說:「來跟從我,我要讓你得人如得魚。」意思是說,我要給你們愛人的力量。

是以,那從終末的凱旋中返身面向這世界的主說:「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正如因詩人有頌讚說:「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在你那裡有生命的源頭,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

在那個永恆的池(repertoire)裡,才是我們立足的、公共神學的阿基米德點。

 

J FISH.JPG

Publicités

[文摘] 神學能擁抱苦難?-一寂與鄭仰恩對談

近來佛光山星雲、慈濟證嚴兩位法師對學運訴求缺乏深刻同情的發言,讓包括學運領袖在內的年輕人敬謝不敏。從而有了佛教背景的社論網站《三際信息站》有史以來點閱率最高、達9萬的一篇批判文章〈她選擇站在堅實高牆的那一邊〉

文中舉了關廠勞工的困境,並提到

台商西進,技術、人才與資金外流,資金迴流只限房地產,貧富懸殊不翻身的悲慘時刻。宗教不能安定人心、為台灣社會建立信心、也不能為台灣年輕世代帶來希望與出路。

關於這段,吾人可以想見,一般出世的宗教,大概不會認為這是「苦難」,而是人貪嗔癡七情六欲製造出來的「業」。那麼解方,就是讓他們信教、離苦得樂。真的吃不上飯的,教會或慈濟的支持系統會給予基本溫飽,接下來按照馬司洛的需求定理,依附在宗教精神體系下,安全感、自我實現都能滿足。在宗教體系下,我們有非常多這樣「改造人心」的範例。

然而為何我們明知宗教強調「安貧」,還要強調宗教領袖必須和世人想要「脫貧」的訴求站在一邊呢?這種出世宗教領袖的言論依然不足,關鍵則在於面對惡、不公的沈沒/默、無為,也是宗教失能的表現。擁有佛教筆名的一寂表示:

宗教是對苦難有感。不會看不到既得利益者的貪婪,不會看不到政經惡質結合的護航、不會看不到行政濫權、不會看不到司法不公、不會看不到立法瀆職,不會看不到整個體制結構所縱容出來的階級對立、世代對立與社會撕裂!社會結構的不公平不流動,是所有苦難的源頭。

這篇文章的哲學申論在這個層面便收住。但它已肯定信仰的感召力,其實在於堅持人間正義的果敢先知精神,是入世的神學、公共的信仰;不會因為自己能安貧[supposedly],就輕忽「相對剝削感」對這個社會人心帶來的撕裂力道。

作者一寂有半年前有另一篇符合「苦難」和「神學」關鍵字的文章,〈鄭仰恩:神學能擁抱苦難?〉。這篇雖然不向前一文那麼能討好世俗廣大受眾,但透過鄭仰恩的信仰表述,賦予了公共神學血肉。

這篇談話的文字記錄從「長老教會社會影響力衰退的歷史原因」開始,台灣神學院鄭仰恩牧師不諱言,問題出在神學教育的人才與思想論述品質差了:

70年代,神學院的畢業生相當於大學程度,可以成為社會中堅份子,領導教會,現在社會整個程度提升了,神學院的程度並未提升,相較下,教會在社會的領導力量就在往下滑落。

談到長老教會近況,他說

主流教會在老化,傳統基督教無法吸引年輕人,靈恩運動的盛行,訴求的是情感與正向的生活形態,以特會的形式大型傳教,缺乏人文、土地與歷史的連結。

長老教會在掙扎,我們需要再生能力,宣教必須是質的思考,從教育、文化、社區做起,而不是量的思考。

在與世界的苦難認同、陪伴的十架神學/耶穌政治道路上,鄭仰恩牧師做出沈痛反省:

長老教會在台灣,曾經居於精神領導地位,但是,70年代快速都市化,80年代的解嚴,90年代政權轉移,這些事情都在衝擊長老教會的主體性,尤其是90年代的政權轉移,長老教會也曾迷失過,跟政治權力過於靠近,失去監督的立場

長老教會根本就不應該出席國家祈禱早餐會,在美國,那些有名的牧師是不會為布希總統祈禱的,尤其是在伊拉克戰爭時,那些牧師是直接拒絕出席國家祈禱早餐會,不會為戰爭發動者祈禱。

將時空格局放大,我們則在對岸中國的教會、過去的長老教會也看到先例:

三自教會就像60年代的反共護教聯盟。60年代北台灣有些長老教會的牧師組織『反共護教聯盟』,依附蔣介石,被黨政力量掌控,像孫雅各牧師也是跟蔣介石友好,才能宣教成功,中國的家庭教會,他們拒絕跟共產黨掛鉤,拒絕登記,就像70年代的長老教會。

過去,北部教會因為政治地緣關係,以軍公教為主,南部教會比較著重草根在地,現在南北已經越來越相似,跟利益逐漸緊密結合了。

 

鑑於以宣教為出發點的教會(「媒體」亦然)可能會因政權而失去理想性,鄭仰恩表示,

教會要在本土發展,就是需要考量跟政權之間的關係,教會領導者需要有更高的政治智慧與核心思考。

第一代使徒彼得在羅馬帝國傳法時,從與弱勢者結合與當權者嚴重衝突中,展現出對信仰的堅定,為『真正的信仰必須從社會實踐來檢視』立下典範;真正的信仰必須跳脫威權體制的框架,才能呈現出信仰的純淨與堅定。

問到宗教本位、宗教對話時,雖然「台灣宗教學會」、「宗教和平促進會」等團體都有在辦生死學之類的泛宗教對話論壇,但一寂對此感到很明確的欠缺,原因是這到底都是談些無關痛癢的問題,跟台灣社會沒有關係。

「為什麼我們不能聚在一起,談談台灣的國家主權問題,談出我們的擔心與恐懼,談出我們的真心話?」

問到實質做法時,鄭仰恩對於在台大師大政大帶領「長老教會大專青年團契」(簡稱「長青」)充滿盼望。長青精神是入世的改革宗傳統、能與新時代對話、與普世價值接軌,鄭仰恩已經在實踐和領導的行列中了。

70年代,有二分之一的長青人,進入神學院就學,像林永頌朱約信就是長青人,他們對教會失望,沒有進入神學院,但他們帶著長青精神進入職場,一樣對社會有貢獻。

現在念神學院的學生,雖然百分之百是靈恩背景,但是,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是條管道,可以讓年青人欣賞傳統派的價值。

你可以想像嗎?三百多位學生,用七天的時間,什麼事都不做,只是不斷地研讀討論聖經,而且很踴躍,只要開放報名,不到兩個星期就額滿。(網站連結:屬於每個長青人的神研班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

關於他自己個人和上帝關係的操練與效法基督的部分,鄭仰恩說:

每天讀經與早晚禱告,是一定的,我不是敬虔派,沒有刻意的宗教鍛鍊,當我實地參與社會運動時,或與大自然接觸時,就是我的宗教實踐。

 

延伸閱讀:
從基督徒社會運動觀點看公民社會

政治神學有沒有支持的體制呢?(breath35)

 

  (鄭仰恩牧師)

[文摘] 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這間教會卻…

Source Link:

  1.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3/10/17/marvin-winans-unwed-mothers-child-born-out-of-wedlock-bless-_n_4116915.html?ncid=edlinkusaolp00000009
  2. http://www.myfoxdetroit.com/story/23715251/single-mom-son-born-out-of-wedlock-snubbed-by-winans-church?autoStart=true&topVideoCatNo=default&clipId=9424236
  3. INTERVIEW: Pastor Marvin Winans carjacked and robbed in Detroit

美國底特律的知名黑人教會「完美教會」(Perfecting Church)有個嚴格的制度:不會為非婚生的小孩給予公開祝福。這傷了一位擁有2歲小孩的黑人單親媽媽的心。

定下這個制度的「完美教會」主任牧師馬文.懷南斯(Marvin Winans),是美國非常有名的福音派望族「懷南斯氏」的一員。福音歌手出身的他和「完美教會」的專業詩班合唱團出了好幾張唱片,成為美國流行樂界的福音曲風(gospel genre)的代表作品之一。

「完美教會」日前正準備為2歲以下的的嬰幼兒舉行獻身祝福的儀式,用意是祈求神的恩典引導祝福孩子身心靈的成長。單親媽媽夏綠蒂.葛瑞絲(Charity Grace)想為孩子申請,卻在教會的女幹事這一關就被擋了下來。原因是:2歲的約書亞.葛瑞絲(Joshua Grace)是一位私生子。

夏綠蒂.葛瑞絲說:「我想要兒子的價值觀和道德信念能建立在上帝的真道上,卻迎來一生中從未遇過的奇恥大辱。」

聽聞此事的牧長感嘆,耶穌真正的事工地點並非在舞台上,而是在人群中。懷南斯牧師和他的同工卻沒有注意到。耶穌曾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神國度裡的,正是這樣的人。」說完,就按手在他們身上祝福。

更神奇的是,這個被拒絕的孩子與耶穌是同一個猶太名字。他叫做約書亞,這是「耶穌」這個希臘文名字對應的希伯來文/亞蘭文,也是在耶穌時代人們真正稱呼他的方式:Yeshua,意為「耶和華拯救」。

按著肉體說,耶穌也是一個非婚生的孩子。他的母親馬利亞在正式許配給未婚夫約瑟之前,就(從聖靈)懷了耶穌。

根據《紐約時報》針對2011年全年所做的統計,美國每年有36%的新生兒是「非婚生的孩子」(babies born out of wedlock)。

教宗方濟在今年五月時一次公開發言中提及,天主教會應該不吝給予那些非婚生的孩子祝福,正因為他們的母親勇敢地拒絕墮胎,而選擇將完整的生命賦予她們的孩子:

“’Look at this girl who had had the courage to carry her pregnancy to term. … « 

有人帶著小孩子來見耶穌,要耶穌摸他們,門徒便責備那些人。耶穌看見就惱怒,對門徒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神國的,正是這樣的人。我實在告訴你們,凡要承受神國的,若不像小孩子,斷不能進去。」於是抱著小孩子,給他們按手,為他們祝福。(馬可福音 10:13-16)

People were bringing little children to Jesus for him to place his hands on them, but the disciples rebuked them. When Jesus saw this, he was indignant. He said to them, “Let the little children come to me, and do not hinder them, for the kingdom of God belongs to such as these. Truly I tell you, anyone who will not receive the kingdom of God like a little child will never enter it.” And he took the children in his arms, placed his hands on them and blessed them. (Mark, 10:13-16)

聖經上還說道:

不可忘記用愛心接待客旅;因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希伯來書 13:2)

若連客旅都是如此,自己的鄰舍和會友不是更應當成為我們擁抱的對象嗎?可惜的是,葛瑞絲現在已經帶著孩子離開了「完美教會」。那些因著道德規條而將教會大門向某些人關上的人,會不會不知不覺間,也將耶穌和天使排除在外了呢?

截至目前,記者們仍然沒有得到懷南斯牧師和該教會對此事的任何聲明或回應。但我們可以確認的是,這位懷南斯牧師並非只有一帆風順的事奉經歷。他曾失去過朋友:他在流行樂界的好友惠尼.休士頓(Whitney Houston)2012年因憂鬱而用藥過量過世,就是懷南斯牧師主持那場安慰她家人親友的追思禮拜。

他曾失去過金錢:在經濟與治安條件都很差的底特律牧會,懷南斯牧師也曾在去年遭匪徒在市區加油站攔車搶劫。

但這些都比不上失去耶穌和神國裡的祝福。所以,我們不妨為著這個教會禱告,也為著自己禱告。

2013-10-19_00313

基督教媒體工作背後是異端?Confronting Rising Christian Media and Rising oriental Christian Cults

Summary:

I investigated the content of those newspapers which are allegedly to be founded/funded by the Korean heretic sect ‘Young disciples of Jesus »- namely, the Gospel Herald, Christian Post, Gospeltimes, and so on. But so far not only could not I find firsthand anything theologically improper in them, but I even felt they are among the best Chinese news that we could have today in terms of advancing the cause of the gospel and serving the ecumenical Christian community through news coverage that brings about spiritual formation and cultural engagement.

I believe here we need to prudentially and creatively use the principle that Jesus told us in Lk 9:49-50 and Mat 12:30, especially when the matter of the fact is largely under the radar.

————————

近期關注了那些被指控跟新興異端耶青關係密切的媒體,如

基督邮报 Christian Post
http://www.christianpost.com/
今日基督徒 Christian Today
http://www.christiantoday.com/
基督徒日报 Christian Daily
http://eng.christianitydaily.com/
基督日报 Gospel Herald/Gospel Post 基督新报
http://www.gospelherald.cn/ http://www.gospelherald.com/
福音时报 Gospeltimes 福音时代

然而,看了多篇新聞,我的感覺是,他們不但均在新聞角度上專業且高質量,具有國際化的視野、新聞以簡繁中英多語同步整理發佈,且普世派的基督信仰上立場純正。可以說我這位巡撫彼拉多「查不出這人有什麼罪來」。

舉基督日報為例,其公開的信仰立場告白如下:

http://gospelherald.com/aboutus/index.html

《基督日報》堅守《聖經》馬太福音五章九節的教導「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 在福音被世俗化的世代中,我們堅持只傳耶穌基督的話語,新聞立場必須合乎聖經的教導。我們報導新聞的原則是不側重任何宗派,所有基督教正統教派,我們皆視為基督的肢體。

《基督日報》新聞網絡覆蓋全球,特約記者來自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日本、韓國、香港、台灣、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澳洲等地。我們希望借著新聞事奉廣大華人基督徒,為世界華人提供最新的環球基督教信息。

信仰告白 (Confession of Our Faith)

1.我們相信新舊約聖經,是由聖靈感動而寫成,是信仰與生活至高之權威。

2.我們相信獨一的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真神。

3. 我們相信世界是上帝所創造的。

4.我們相信所有人生來都是罪人,都需要上帝的救恩。而失喪的罪人要得拯救,必要從聖靈裡重生。

5.我們相信主耶穌基督曾道成肉身,來到世界。祂由聖靈感孕,童貞女馬利亞所生。祂有完全的神性和人性。我們相信他的教訓和所行的神跡。他為救贖罪人,被 釘十架而死,並從死人中復活,升到父上帝的右邊。將來親自在榮耀和權柄中再臨,審判活人死人。

6.我們相信基督耶穌的寶血能洗淨人的罪孽,祂的死代償罪債。我們相信人得救是本乎上帝的恩典和信心,而不是靠人的功德。

7.我們相信肉身復活,末日審判時,信主的人,復活進入永恆的生命。罪人永遠沉淪滅亡。

8.我們相信教會是基督的身體,由重生得救,上帝的兒女組成。基督是教會的元首。

9.我們相信耶穌基督快要再來,祂再來時,是明明可見的。

10.我們相信基督差派教會向全世界每一個人傳福音,為相信的人施洗及教導信徒。

反之,被稱為異端的耶青即「耶穌青年會」,據說為韓國張大衛「牧師」托「福音派長老會」的名義所創設,以類似統一教的教義型態和直銷老鼠會的擴張手段,在中國的大學校園積極佈點、吸收年輕知識份子。據稱他們否認耶穌道成肉身的救贖功效、行事神秘、對內階級嚴明,類似教主的張大衛擁有無上的權力,包含為教友「婚配」(即指定結婚對象)等等。

個人認為,在這裡我們應當謹慎且大膽地使用福音書中主教導我們的原則:

第一個原則出自對觀福音書中的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

馬可福音9:38 約翰對耶穌說: »老師,我們看見有一個人奉你的名趕鬼,就禁止他,因為他不跟從我們。 » 39 耶穌說:« 不要禁止他,因為沒有人能奉我的名行了神蹟,又立刻毀謗我。

路加福音 9:49 約翰說: »主,我們看見有一個人奉你的名趕鬼,就禁止他,因為他不和我們一起跟從你。 » 50 耶穌說: »不要禁止他,因為不反對你們的,就是贊成你們的。 » 51 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快到了,他就決意向耶路撒冷去, 52 並且差遣使者走在前頭;他們去了,進入撒瑪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53 那裡的人不接待他,因為他面向著耶路撒冷走。 54 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 »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降下來,燒滅他們嗎? » 55 耶穌就轉過身來,責備他們, 56 然後他們就往別的村莊去了。

第二個原則是馬太福音耶穌被指控是靠鬼王能力趕鬼時所說的:

馬太福音 12:28 我若靠 神的靈趕鬼, 神的國就已經臨到你們了。 29 如果不先把壯漢綁起來,怎能進到他的家裡,搶奪財物呢?如果綁起來了,就可以搶劫他的家了。 30 不站在我這一邊的就是反對我的,不跟我一起收聚的,就是分散的。。

在應用上,就像耶穌能夠肯定一個奉他名趕鬼的人在「趕鬼」這事上所帶出的價值,而這事本身不應當因著趕鬼者與其他耶穌門徒不用一個共同身份標籤而被抵制,所以我們信徒可以閱讀而且不需要抵制這些福音媒體的優質內容,避免先入為主。

若遇到有疑問的地方,多向神學根基深厚的教師們發問,在公開的地方討論,形成追求與辯證的靈命成長與學習風氣。

然而我們的底線,就在於沒有一個自稱正統基督教的群體應當否認基督的工、另立根基。在事工上,耶穌不介意人在別處奉他的名趕鬼,理由是神學性的:「因為沒有人能奉我的名行了神蹟,又立刻毀謗我。

但當那些法利賽人說:「這個人趕鬼,只不過是靠鬼王別西卜罷了」時,耶穌嚴正地稱他們為敵基督的、與主分散,因為他們這話是褻瀆聖靈,並且「人的一切罪和褻瀆的話,都可以赦免;可是,褻瀆聖靈就得不著赦免。」。

面對那些被指控的異端群體,我們都要注意這個原則,掌握證據,且挑戰他們公開辯道,以免使信仰不堅的人絆跌,還誤傷了主內同道。

在馬太福音十三章中,耶穌用麥子稗子生長的比喻,也是很好的提醒。

馬太福音 13:37-39 « 那撒好種子的是人子, 38 田就是世界,好種子就是屬天國的人,稗子就是屬那惡者的人, 39 撒稗子的仇敵是魔鬼,收割的時候是這世代的終結,收割的工人是天使。

耶穌一開始就說明天國裡有麥子及稗子,稗子在初期酷似麥子,無論高度與樣子都跟麥子難以分別,它們與麥 子一起長大,兩者的根相纏,很難分開。但當稗子長大後,其性帶苦並有毒,若混在麥子中製成食物,不但極難入口,而且整份食物也不能再要了。麥子是好的,稗 子是有害的,但在初期,它們卻是並存的,我們很難完全分開好與壞。這是今世的現況。

退很多步說,就算基督日報、福音時報、基督郵報等背後確實一如基督教箴言报(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基督教哨兵報(Christian Science Sentinel)、大紀元時報一般,是由異端工作者所推動-大紀元則是異教「法輪功」,我們也必須承認他們在媒體與文字事工上的專業與熱心,這方面他們實在超過咱們自詡為正統福音派的信徒群體太多了。

這好像約翰看到另有人奉耶穌名作了一堆趕鬼工作,想去制止,根本動機衛道之外,可有私意壟斷、鬥爭之心?而耶穌的意思不外是告訴他的門徒:趕鬼醫治的主工,你們不竭力去做,自然會有別人去做-哪怕這背後是你所不認同的人。然而「這人將來如何,與你何干? 你跟隨我吧! 」

異端就像稗子,可以說是敵基督、撒旦的工作。我們可以盡力將之揪出,但原則是不要傷到麥子。在這稗子麥子形相似、跟相纏的時期,我們千萬不要高估自己的能力、甚至認為有自義的本錢。只有靜待仰望那收割者的審判工作,並在今世竭力做主工,求在為主奔跑的熱心上不負所被交付的恩惠。

  • 對於異端耶青的研究報告,參看建道神學院滕張佳音博士在「新興宗教關注小組」(CGNER.org)的文章與影音:http://media.cgner.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5:525videoclip&catid=5:meetingclip  (她在影音中提及:「如與會中有耶青及基督日報的人在當中,是十分歡迎的,因她的演說內容並非是針對信徒,而只在指出張在亨的信仰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