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力於我何有哉?-記「首屆海外華文新媒體高峰論壇」

【帝力於我何有哉?】

_PEN9485

第一次以官方受邀身份上北京。《人民日報》極力撮成這第一屆的「海外華文新媒體高峰論壇」,不單是為了不讓《中國新聞社》自2001年起每兩年主辦一次「世界華文傳媒論壇」獨占鰲頭,也是因為習大大有了指示,在這中文漸成主要國際語言的勢頭上,加大北京方面與海外華文媒體的配合,在一帶一路啟動時「宣揚好中國故事」。 _PEN9490

中共官方的出席層級最高到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主任(裘援平)、國台辦副主任(李亞飛_張志軍副手)。現場300多位「海外華文媒體」高層,從北歐、非洲、美加、東南亞,包羅了五湖四海的背景,給《人民日報》賞個臉。

台上滿滿官派的發言,雖不像一般理解的「論壇」,但入境隨俗的我並不厭惡。看著這些人以及一張張聊天換來的名片,反不禁感動了起來:這年頭做媒體提供資訊及服務,還有誰在用實際行動買單你們、感念你們的存在、並視之為貢獻呢?

不就「祖國」願意出來這樣號召了嗎?(招待五星級飯店食宿、紀念品、地方采風旅程等等。比之往年,這些已在習帝反腐下降級許多了。)

在海外的中文媒體,絕大多數是小又潦倒、五臟不全,編排質感差、內容闕如,觀念也舊,沒有新媒體的運籌和創新能力。舊時多是靠著「黨」的錢才能辦事生存,時至今日,黨則改換為以新媒體的技術支援,以及消息源(中國官方消息)的串接,打造與海外華文媒體的母體乘載關係。

我不禁欣賞起中國共產黨。從月前〈葉門撤僑行動 中國海軍外交引側目〉報導中的事件主體,到這次上京感受有志一同,就是「統一的中國」以及「13億人的發展」這樣政治堅持背後的信仰純粹;不論它是否被許多人從各種層面被批為錯誤或霸道,大國有大國的辛苦與大國的美。

也是「祖國」這樣的擔當,幾十年的兢兢業業和計畫經濟,讓數億子孫脫貧、讓漢民族回復自信光彩--洋人在北京有著在台北普遍不曾顯現的文化謙卑,與中、港相比,獨獨台灣在面對西方時是如此極度缺乏文化自信(但談到西方都要畏之三分的大陸人時又是沒來由的自大)。

這次「海外華文新媒體高峰論壇」,我自己的與會和觀察視角,與其他多數海外參與者,可數四大不同:

一、我年輕、其他人年長。《人民日報》此次首屆承辦,許多公關安排粗疏、拿捏不周。特別是海外與大陸的文明發展級距,仍然體現在吸菸區安排、床位安排、公關時間、餐敘等流程導引與執行上。

「長」「董」字輩的見識體例豐富,自然無法忍受其中遮騰。但吾少也賤,抱著學習心態,自費又糟糕的服務都常經歷。看著《人民日報》是年輕的問題,不是態度的問題。

二、以民國抗衡中共的正統論述,不似僑社之無根。口口聲聲「領導說的是」,反映問題時,《人民日報》的人員態度極佳、抱歉連連。

然而說到底,海外媒體的老闆,何時成了這些年輕人的老闆?《人民日報》乃至中共,何時成了這些海外媒體的頂頭上司,讓大家魚貫領餐、魚貫合照、魚貫鼓掌? 此種安排,只在中共奶水供應鍊中成立,而正是因為許多海外「僑報」甘於將自我存在安置於此敘事邏輯下(實領中共多少錢則不得而知),才會接受配合一帶一路「宣揚好中國故事」的推動。但這「祖國力」卻從來不曾直接作用在我的思想與文字工作上,帝力於我何有哉?

我對中華思想文化的認同發端,不是那套新中國掩蓋過並統籌起來的內容,反而像是《太平輪》-1949年那艘沉船-舟山渡口兩岸、長江渡口兩岸角色兼有之的那般複雜難數。

三、思維是新媒體,不似走不出的傳統報人。因為是邀請制,我無從具體得知為何台灣眾多大家能想到的網路新媒體,無一參加當中。(台方另外有代表的是統派色彩明顯的《聯合報》、《旺報》等。)

然而當獲邀樣本全是以舊思維發軔的傳統報人,這使得談及雲端以及媒體電商等技術內容時,中方毫不費力地就以「平台」、「後台」的宗主高度派發將大家整合、收編的藥引。 _PEN9513

中共過去以母國政治力以及銀彈確立了宗主權,如今則輕易地在言談中展露了建基於技術力的宗主權。

從台北、矽谷這些有著新媒體聚落的地點視角觀之,立刻就可以突破北京雲端敘事邏輯的詭詐。

為此,北京不碰那些真正在研創新媒體技術的海外新創團隊,是權宜且合理的;當媒體著眼於以技術力量、市場力量,為消費大眾打造更方便、更親切的資訊服務時,「講好中國故事」這種空泛的「愛國力」自然在其中沒有多少運作空間-這類新媒體要不規避政治談論,要不僅以消遣奚落的處理方式避談嚴肅政治。

回頭歸結我從「傳統知識份子」自我定位走出的這幾步路,便深深感嘆 McLuhan 先知性的看見。知識份子追求心靈的自由、思想的解放,過去必須面對政治力對發聲平台的控制壟斷,如今將面臨是「技不如人」的技術力困境。從政治自由、財務自由,未來將在知識份子圈紅火的概念必將是技術自由

_PEN9503 _PEN9501

 

四、基督徒的身份與應用反思。基督徒的事奉與生活觀與「實體經濟」慣常保持若即若離之關係,「反世界」思維的常成為神學應用之掣肘:討神喜悅的工,不必然討人喜悅。因此不受人祝福的工作,必然只能在苦難中等候神的祝福或遲來肯定(vindication)。

然而新媒體對社群的著重如同「經營部落」,和神學中的教會論可合法接軌,使基督徒宣教性的新媒體,透過教會內與教會外的雙重部落整合(凝聚使命、提供資訊服務),建立實體經濟的架構。 _PEN9525

Publicité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