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神學能擁抱苦難?-一寂與鄭仰恩對談

近來佛光山星雲、慈濟證嚴兩位法師對學運訴求缺乏深刻同情的發言,讓包括學運領袖在內的年輕人敬謝不敏。從而有了佛教背景的社論網站《三際信息站》有史以來點閱率最高、達9萬的一篇批判文章〈她選擇站在堅實高牆的那一邊〉

文中舉了關廠勞工的困境,並提到

台商西進,技術、人才與資金外流,資金迴流只限房地產,貧富懸殊不翻身的悲慘時刻。宗教不能安定人心、為台灣社會建立信心、也不能為台灣年輕世代帶來希望與出路。

關於這段,吾人可以想見,一般出世的宗教,大概不會認為這是「苦難」,而是人貪嗔癡七情六欲製造出來的「業」。那麼解方,就是讓他們信教、離苦得樂。真的吃不上飯的,教會或慈濟的支持系統會給予基本溫飽,接下來按照馬司洛的需求定理,依附在宗教精神體系下,安全感、自我實現都能滿足。在宗教體系下,我們有非常多這樣「改造人心」的範例。

然而為何我們明知宗教強調「安貧」,還要強調宗教領袖必須和世人想要「脫貧」的訴求站在一邊呢?這種出世宗教領袖的言論依然不足,關鍵則在於面對惡、不公的沈沒/默、無為,也是宗教失能的表現。擁有佛教筆名的一寂表示:

宗教是對苦難有感。不會看不到既得利益者的貪婪,不會看不到政經惡質結合的護航、不會看不到行政濫權、不會看不到司法不公、不會看不到立法瀆職,不會看不到整個體制結構所縱容出來的階級對立、世代對立與社會撕裂!社會結構的不公平不流動,是所有苦難的源頭。

這篇文章的哲學申論在這個層面便收住。但它已肯定信仰的感召力,其實在於堅持人間正義的果敢先知精神,是入世的神學、公共的信仰;不會因為自己能安貧[supposedly],就輕忽「相對剝削感」對這個社會人心帶來的撕裂力道。

作者一寂有半年前有另一篇符合「苦難」和「神學」關鍵字的文章,〈鄭仰恩:神學能擁抱苦難?〉。這篇雖然不向前一文那麼能討好世俗廣大受眾,但透過鄭仰恩的信仰表述,賦予了公共神學血肉。

這篇談話的文字記錄從「長老教會社會影響力衰退的歷史原因」開始,台灣神學院鄭仰恩牧師不諱言,問題出在神學教育的人才與思想論述品質差了:

70年代,神學院的畢業生相當於大學程度,可以成為社會中堅份子,領導教會,現在社會整個程度提升了,神學院的程度並未提升,相較下,教會在社會的領導力量就在往下滑落。

談到長老教會近況,他說

主流教會在老化,傳統基督教無法吸引年輕人,靈恩運動的盛行,訴求的是情感與正向的生活形態,以特會的形式大型傳教,缺乏人文、土地與歷史的連結。

長老教會在掙扎,我們需要再生能力,宣教必須是質的思考,從教育、文化、社區做起,而不是量的思考。

在與世界的苦難認同、陪伴的十架神學/耶穌政治道路上,鄭仰恩牧師做出沈痛反省:

長老教會在台灣,曾經居於精神領導地位,但是,70年代快速都市化,80年代的解嚴,90年代政權轉移,這些事情都在衝擊長老教會的主體性,尤其是90年代的政權轉移,長老教會也曾迷失過,跟政治權力過於靠近,失去監督的立場

長老教會根本就不應該出席國家祈禱早餐會,在美國,那些有名的牧師是不會為布希總統祈禱的,尤其是在伊拉克戰爭時,那些牧師是直接拒絕出席國家祈禱早餐會,不會為戰爭發動者祈禱。

將時空格局放大,我們則在對岸中國的教會、過去的長老教會也看到先例:

三自教會就像60年代的反共護教聯盟。60年代北台灣有些長老教會的牧師組織『反共護教聯盟』,依附蔣介石,被黨政力量掌控,像孫雅各牧師也是跟蔣介石友好,才能宣教成功,中國的家庭教會,他們拒絕跟共產黨掛鉤,拒絕登記,就像70年代的長老教會。

過去,北部教會因為政治地緣關係,以軍公教為主,南部教會比較著重草根在地,現在南北已經越來越相似,跟利益逐漸緊密結合了。

 

鑑於以宣教為出發點的教會(「媒體」亦然)可能會因政權而失去理想性,鄭仰恩表示,

教會要在本土發展,就是需要考量跟政權之間的關係,教會領導者需要有更高的政治智慧與核心思考。

第一代使徒彼得在羅馬帝國傳法時,從與弱勢者結合與當權者嚴重衝突中,展現出對信仰的堅定,為『真正的信仰必須從社會實踐來檢視』立下典範;真正的信仰必須跳脫威權體制的框架,才能呈現出信仰的純淨與堅定。

問到宗教本位、宗教對話時,雖然「台灣宗教學會」、「宗教和平促進會」等團體都有在辦生死學之類的泛宗教對話論壇,但一寂對此感到很明確的欠缺,原因是這到底都是談些無關痛癢的問題,跟台灣社會沒有關係。

「為什麼我們不能聚在一起,談談台灣的國家主權問題,談出我們的擔心與恐懼,談出我們的真心話?」

問到實質做法時,鄭仰恩對於在台大師大政大帶領「長老教會大專青年團契」(簡稱「長青」)充滿盼望。長青精神是入世的改革宗傳統、能與新時代對話、與普世價值接軌,鄭仰恩已經在實踐和領導的行列中了。

70年代,有二分之一的長青人,進入神學院就學,像林永頌朱約信就是長青人,他們對教會失望,沒有進入神學院,但他們帶著長青精神進入職場,一樣對社會有貢獻。

現在念神學院的學生,雖然百分之百是靈恩背景,但是,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是條管道,可以讓年青人欣賞傳統派的價值。

你可以想像嗎?三百多位學生,用七天的時間,什麼事都不做,只是不斷地研讀討論聖經,而且很踴躍,只要開放報名,不到兩個星期就額滿。(網站連結:屬於每個長青人的神研班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

關於他自己個人和上帝關係的操練與效法基督的部分,鄭仰恩說:

每天讀經與早晚禱告,是一定的,我不是敬虔派,沒有刻意的宗教鍛鍊,當我實地參與社會運動時,或與大自然接觸時,就是我的宗教實踐。

 

延伸閱讀:
從基督徒社會運動觀點看公民社會

政治神學有沒有支持的體制呢?(breath35)

 

  (鄭仰恩牧師)

Publicité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