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台灣多元成家的一些法理和道德哲學論證

對於台灣多元成家法案,繼承我在〈解開同性婚姻的政治僵局的論述,我認為根本上可探討的法理學議題有二:

1. 德國法系思考:回到有關制度變革的效益和正當性的法理學辯證。

2. 荷蘭柱化社會思考:靠「法律」推動「社會共善」的{不}正當性辯證。意即,在多元理性社會下,強制性的法律必然在獨尊某種理性之際,以暴力排除其他理性。此「必要之惡」的擴張,是否能被其所宣稱要保障的善所抵銷、甚至洗潔?

第二點若要大談,實在會是神哲學的領域。但本網誌「文摘」類別均以「拾人牙慧,並順勢進行邏輯引導」為主,故僅先著重在第一點。

以下斜體部分原文引自多元成家方案:我每小時要開 250 公里!!前面的都給我閃開!你說什麻??!你歧視同志!!

我一直在懷疑多元成家方案這誰寫的
如果用婚姻用車子來比喻
有一群一直很想開車、卻不能開車的人
現在要立一條法律,讓他們可以上路,
但是卻同時綁一條法案修改汽車構造,讓全國的汽車在路上隨時都可以解體。
難道所有同志心裡理想的幸福婚姻都是多元成家裡面說的那樣嗎?

難道有性忠貞、維繫婚姻基本強度這些,對你們的婚姻來說是缺點嗎?

說過很多次的話我要大聲的再吼一次
我們並沒有那麼的不同,我們心裡的良善都是一樣的

愛情和婚姻真的是兩個人的事,兩情相悅,不要妨礙和干擾到別人,有什麼不好

愛裡面原本就有堅持、守護、和承諾
這是我們能 交 給孩子最重要的東西

好萊塢那些結婚前就先把離婚時要怎樣怎樣都安排好的人,我唾棄他們程度只有更高。
無論生活甘苦 我都會和你一起走「可是沒做到也沒差」
我發誓。 「可是沒做到也沒差」

那還結個屁婚?

我們的上一代有沒有爸媽感情不好的? 有 當然有
但是時代背景、大環境,都沒人在離婚的,所以就撐下來
對他們的小孩(我們這一代)來說
如果爸媽從小就離婚 我們的人生會不會不一樣?會的。會很不一樣。

老師不處罰任何不寫作業的人,最好的學生還是會寫。老師打到手酸,最差的學生還是不會寫。那麼老師規定「一定要寫作業」或是「沒寫也沒關係喔」是為了誰?

這法律影響到的不是成績,是我們的下一代。

簡單說,法律是鼓勵感情品質普通、黏著度與忠貞程度不甚堅固的情侶(占多數),讓他們為了造就及格的「家庭環境」努力達標,而保障了其認定對社會有利的婚姻形式。

因而降低法律上「成家」的門檻,後果有沒有可能是「鼓勵」相愛品質不及格的情侶,製造更多的非婚生子女?而由於「多元家庭」的拆夥比起「合法婚姻」更加容易,孩子是否變得更沒有保障?這都需要實證研究,不是你我光憑想像就能決定的。因為小朋友沒有選擇和抵抗的能力。

請注意伴侶制度影響的不只是領養的孩子,伴侶制度之下的男女當然是可以生小孩的。假如有三分之一的「夫妻」採用伴侶制度(來生孩子),全台灣就有三分之一的孩子受影響。立這個法的目的是要保障誰?

今天我們立法尊重任何人相愛的權利,千萬不能變相犧牲了孩子的人權。

婚禮上那段相互的誓言{編按:它源自基督教的盟約神學},我覺得是人類有文明以來最美麗的誓言。那是說在這世上無論如何,有一個人在旁邊,有一個人把你放在第一位。…這力量 遠比一個人或兩個人的力量大千百倍,爾後再進一步,成為家的力量。我可以肯定地說有這股力量,文明才有今天的成就。

正文摘錄到此結束。

 

有人留言反駁說:

婚姻制度真正的效力從來就不是法律,而是願意宣示相守終身的兩個人,是否願意遵守自己設下的「承諾」。

換言之,神聖性是來自於「承諾」帶來的自律,當雙方想離婚就可以離婚(不管是單方決議或者雙方和議)、出軌只要不被抓姦在床就沒事,根本性地變成一種社會風氣的時候,婚姻早就沒有神聖性了──而這一切都跟自己怎樣看待一段關係有關,根本與國家政策或者法律規範無關

實際上,以上這段論述的最後一句話錯得離譜,本人以為,這是對我國私法性質的民法繼受自德系大陸法(German civil law system)帶有「社會精神」的性質不清楚所致。

以大陸法最具歷史影響力的19世紀《德國民法典》的編纂而言,即包含了下列原則:

  1. 法律是民族精神(civil religion)的體現。
  2. 哪裡有社會,哪裡就有法律,哪裡有法律,哪裡就有社會。(繼承羅馬法的精神)
  3. 大陸法系從來就不是僵死、凝固、一成不變的東西,而是處於不斷的變革之中。

因而我國若要進行相關修法,必然不可能自外於大陸法系社會以下的變革的趨勢和脈絡(Source Link: 大陸法系現代大陸法系親屬法之發展變革):

1. 婚姻家庭關係法的修法的參考典範多元化

傳統的大陸法系將法典化的制定法作為調整婚姻家庭關係最重要的法律淵源,但時至今日「法律淵源多元化」已經成為發展趨勢。調整家庭關係的法律是一個規範體系,而不再侷限於一部民法典中親屬編的規定。人權法、民法典親屬編、單行法規、聯邦法院的判例和解釋都是調整婚姻家庭關係的重要淵源。

歐洲大陸法系國家都承認婚姻家庭權利是基本人權,各國憲法基本法有關婚姻家庭關係的原則以及理念的發展變化,是親屬法變革的立法基礎和法律依據,而歐洲人權法則在所有締約國已經轉換為國內法,可以直接引用。

保護婚姻和家庭原則、男女平等原則、不歧視原則、子女最佳利益原則已經內化為各國親屬法及其相關的法律法規的具體規定。

而上一級法院特別是最高法院的判例也正在逐漸成為大陸法系家庭法的淵源之一。較高審級法院所作的判決,哪怕是孤立的判決,也總是讓人感到敬畏。

在德國民法典的發展史上,法官通過判例法而對法的續造所起的作用越來越大。被理解成判例法的,是那些由法院在解釋和適用法律的過程中發展起來的,可作為日後裁判的基礎的法律規則。

2. 父權為主導的家庭模式淡出歷史舞台、轉向由子女最佳利益原則主導

20 世紀以來,隨著人權理念進入大陸法系各國憲法和親屬法,兩性平等原則以及子女最佳利益原則成為各國親屬法的重要指導原則。傳統的夫權、父權甚至親權觀念遭到清算,以父權為主導的家庭結構日趨瓦解,代之以平等伴侶型的家庭結構,家長制家庭逐漸退出歷史舞台。

比如在親子關係中,從早期的父權至上到男女平等的父母親權再到強調子女權利的父母照顧責任…,德國民法典最終以確認父母責任的「父母照顧」一詞取代了傳統的確認父母權力的「親權」一詞,子女最佳利益原則作為決定父母責任的首要考慮因素。

3. 國家公權力介入家庭力度增加

在大陸法系的現代親屬法中,私法自治理念受到了社會國家或者說福利國家的挑戰。 「個人自由受制於連帶地兼顧價值更高的利益的原則:因為個人自由並不是孤立的,它只能在社會的共同體中受到保護。([德]米夏埃爾.馬丁內克,〈德國民法典與中國對它的繼受〉。陳衛佐,譯. 《德國民法典》導言,北京: 法律出版社,2006)

…作為權利主體,每一個市民理應能夠盡可能地信賴他人和由他人建立起來的關係,並且以此為行動的基礎。在這一意義上,現代民法典已經從古典的自由主義的私法,發展成為用自由主義的眼光來看具有社會性的私法,兼顧了社會國家原則。」

國家基於福利保護的理念,依法介入家庭自治的範疇,對家庭關係中的弱勢者,依法給予必要之協助,以防衛其他家庭成員之不法侵害。比如各國親屬法均在規定離婚自由的同時,加強了對弱勢一方利益的保護。

 

4. 大陸法系親屬法具體制度變革:解除婚約需要承擔違約的法律後果

婚約在人身方面的約定不具有任何約束力,但因婚約解除引起的財產方面的後果受到法律規範。

5. 大陸法系親屬法具體制度變革:在結婚條件方面兼顧實質要件和形式要件

結婚須有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必須達到法定婚齡,未成年人結婚須徵得父母同意。

禁止直系血親關係的人結婚,同時適用於養父母和養子女、繼父母與繼子女擬制血親之間;禁止直系姻親結婚。禁止具有自然血緣關係的兄弟姐妹之間結婚。禁止一定範圍的旁系血親結婚。

禁止有配偶者與人重婚

要求公證人

法國的結婚程序主要包括提交醫療檢查證明、進行結婚公告、對擬結婚的異議以及舉行結婚儀式等。

6. 大陸法系親屬法具體制度變革:保護非婚同居者及其未成年子女利益

多數國家主動規範和調整未婚同居現象,尊重與保護同居者應享有的合法權益,規範處理同居期間的財產問題。法國頒布了《家庭伴侶法》調整非婚同居伴侶關系,非婚同居伴侶依據此伴侶法,可簽訂非婚同居契約。

德國《生活伴侶登記法》規定了同性戀可以通過登記結為生活伴侶,具有與婚姻類似的法律地位,伴侶間的關係適用民法。其他國家對未婚同居者雖未法律明確保護,但在司法上認可未婚同居的法律效力,主要體現在以下兩方面:

第一,保障同居者的合法權益。保護同居中的弱者的合法權益,對於在非婚同居期間對同居生活付出較大的勞務的,在同居關系終止時可享有經濟補償權。

第二,保護同居者的未成年子女的權益。同居期間所生子女為合法子女,父母與子女具有法律上的權利義務關系。

7. 大陸法系親屬法具體制度變革:夫妻人身關係與權益趨向平衡

8. 大陸法系親屬法具體制度變革:對離婚自由設立了限制條件

即使雙方感情破裂,為保護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利益,在特定情形下,法院可判決不準離婚。

離婚雖然不改變親子關係,但改變了子女與父母共同生活的方式,關係到未成年子女身心的健康成長。各國的離婚制度都注重對未成年子女權益的保障

9. 大陸法系親屬法具體制度變革:司法積極介入防治家庭暴力

對家庭暴力的國家公權力介入是親屬法私法公法化的重要標誌。家庭暴力在傳統法律和文化中均視為家庭隱私,遭受暴力的妻子和子女難以得到法律救濟。

1992 年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通過的第19 號一般性建議,明確地將性別暴力界定為針對婦女的、由於她是女性而實施的、或不合比例地影響到婦女的暴力。這是國際社會第一次以公約的形式禁止針對婦女的暴力包括家庭暴力。

結論:

現代大陸法系各國紛紛在修改既有民法典親屬立法的同時,積極頒行單行法,並將歐洲人權法的相關規定轉換為國內法,以反映「回歸家庭,強調家庭的價值和作用」的社會價值觀的變革與發展,立法注重和強化婚姻家庭在社會中的價值和作用,保護婚姻家庭關係中弱者的利益,維護婚姻家庭關係的穩定。

我國現行「多元成家草案」強調成年立約人之間兩願(或多願)即可結合或分開,並同時可片面轉移及變更孩童親屬以及扶養權(包括收養),意在排除司法體系基於家長性別組成、經濟能力、孩童意願等影響因素對孩子身心發展實證評估後的干預性保障,這是完完全全地在大陸法體制中站不住腳。

 

KK 質疑: 

比起單親家庭,怨偶家庭難道不更糟嗎?你雖然破除了「雙親是男女才美滿」這個迷思,但對於「家長一定要有兩個才美滿」這件事情好像仍然深信不疑啊,所以你會認為「家長可以不用分屬兩個生理性別,但至少要有兩個」,這樣才是及格。

回應:

KK 要拗「單親家庭」是對兒童較佳的成長環境,但不論是主觀描述性論證或是實證研究報告,根本是打臉到不行。

孩子基本自然狀態就是有男有女才生得出來,故必須以「核心家庭」作為基本價值。針對其餘狀態的進行法律保障的立論,則必須根據人權和社會共善原則,必須以和「促進孩童利益」考量為優先,其次才為促進「共同生活」。兩種情況都不鼓勵單親家庭出現。

此外,在社福與國家干預較強的婚姻保障制度下,怨偶家庭有無可能相忍為子?「多元成家法案」」可隨意單/雙邊領養、又能隨意登記的結/離規則,孩子的照顧福祉很容易在伴侶戀愛自由的任性選擇下被犧牲,怪不得反對派憂慮「從此孩子無固定父母」。(更何況,你們兩人成為怨偶有人害你們嗎?識人不明就輕率和對方生孩子,卻以人權為名置最弱勢被動的孩童權益於不顧,為此多元成家法案最大疏漏。)

KK跳針質疑(在上篇論述中從未提及的)教會

老實說,教會最大的問題就是,比起家庭的組成,明明這社會上有太多問題都會更嚴重地影響到小孩的幸福,但對於那些嚴重一百倍的種種問題,教會毫無反應,就只是個教會,結果一扯到跟聖經的小細節有關的東西,挖靠,大家都突然為了下一代傾巢而出,誰會信啊?

科科回應:

很多關心單親跟孤兒的協會都是教會資助的喔,你沒看到人傾巢而出是因為教會認為那些問題上街都無法解決,應該是要直接進入服務,沒看到不代表沒有囉。

回應KK:因而現在多元社會中的教會界認為必須上街反對法案,已經不再是「恐同」這種理由如此簡單,而是直接包含著對「多元成家草案」更動「家庭制度」的不信任。

KK質疑:

婚姻跟生小孩是兩回事,提高兩人在法律上結合的門檻(你所謂的維持在60分),對小孩不一定是好的,後果也有可能是出現更多的非婚生子女,而它們更沒有保障…

回應KK:提高法律上結婚的門檻,立意在於鼓勵人們在達到這個門檻之前不要生小孩;或是生了小孩之後就應該努力邁向這個門檻(例如「奉子成婚」),怎麼都沒有鼓勵更多非婚生子女的意思。

多元成家法案才是在鼓勵「未婚生子正常化」的社會風氣(因為有法律給予的名分),並且否定了「一夫一妻、一生一世」婚姻型態的社會效益(sociological merit)。KK的說法站不住腳。

馬樹強質疑:

伴侶大家也可上網查查是什麼意思,意思是「同在一起生活,工作或旅遊的人」,它跟婚姻是兩回事…

回應馬樹強:

同在一起工作生活旅遊,會需要只能「一對一」配對嗎?會需要被賦予各自和共同收養小孩的權利嗎?針對收養,伴侶制度草案表明了:

除了自己生養之外,伴侶也可以透過收養的方式,讓家庭中添加新成員。這裡與婚姻不同,婚姻制度下的收養,必須夫妻共同為之,伴侶制度則無此限制。換句話說,伴侶可以共同決定一起收養小孩,也可以自己單獨收養孩子。(source link: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肚臍眼提到反對「同性婚姻」法案的最主要原因(認知上在某些人看來可能稍微保守了些,但已是一位很「理性」的媽媽的反對者了):

可能是因為我是母親,很多事的看法會從如何教育小孩的觀點出發。「婚姻」之所以特別受到保障的原因是:(如有更好的詮釋請指正我^^)它所形成的家庭是下一代的孕育點。

小孩需要國家投資更多資源、金錢、權力等來保障他們的成長。小孩是一男一女經過做愛後所誕生的(我指最自然的狀況下)。小孩在父與母的愛下成長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修改民法972條…即表示同性戀及異性戀的婚姻是一樣的…
所以:

A.異性戀及同性戀在婚姻的結果(孩子)是一樣的?
B.將來我該如何教育兒子婚姻的定義?
如果你愛男生,但你真的很想要孩子,這樣吧,領養一個…
想要自己的孩子?這樣吧,我們來爭取代理孕母合法化吧!
C.孫子提問自己怎麼生出來的?(其實我不曉得該如何回答…)
D.「一個爸爸與一個媽媽的家庭對小孩最健康」這句話也將成歷史,因為違法。
還有許多挑戰是我們會直接面臨到的~

在德國,針對同志朋友之間的保障訂出了一條新法「同志伴侶制度」。這是值得我們政府去參考採用的方式。

潘光中整理國外〈同性婚姻立法的骨牌效應〉,並提到:

如果再把「多元成家草案」裡所有關於性別、性向的字眼全部放回來,就可以看出這個三合一草案中有很濃厚的「去性別意識」意味,這部分對現有社會結構是很大的衝擊。當然,社會的結構及家庭的組成,的確會隨著時代的演進而逐漸變革。

早期遊牧社會的母系家庭、封建時代的一夫多妻……這些在進入近代文明之後都已不復見;但「性別二元」這部分始終沒有變化,或許某些時代的女性地位極度低下,特殊地區的男性淪為純勞動力及生育工具,但男女二性的界線是一直確立的。

「多元成家草案」的主要推動成員在幾次撰文或受訪時,都有明確提到要打破性別二元、建立多元性別、多元家庭的終極目標。如果不是筆誤或口誤,那麼這樣的草案就不單單是誰和誰成婚、誰與誰成家的簡化討論了。

我們分兩個層面來說好了。

第一個層面,假設今天有個團體要出來為二十歲以下的國民爭取投票權,他們的前提應該也會是『所爭取的東西完全沒有侵害到其他自然人的權利義務』,但社會全體勢必要『包含並適應』這個變化,對吧?

我沒有說同性婚姻入法會「侵害」異性婚姻的權利,但是會「改變」國家機器對婚姻制度的定義-包含後面衍生的權利、義務、負擔、優惠……等等。

第二個層面,一般的法令規範的確不涉及性別和性傾向,但那是因為「不需要涉及」而不是「為了平權概念所以不涉及」。異性戀繳稅的一塊錢和同性戀繳稅的一塊錢是等值的,異性戀所投的一票和同性戀所投的一票也是等值的。

但是異性婚和同性婚從國家機器的需要來看,在最基本的「自然生育能力(潛能)」上並不等值,在立足點上一定不平等;所以把為異性婚制定的與婚姻相關的法條僅僅更動性別字眼去適應同性婚,其實對同性婚是較不公平的,這就是齊頭平等而非立足平等。

如果國家不在乎婚姻下的生育能力,就不會有這麼多生育、教養、教育的法定獎勵制度出現,「自然生育能力」和「婚姻制度」是不能脫鉤的。

(繼續回應他的KK邏輯太弱了,無法引來對照用,故整理至此。)討論串:http://habeeboo.blogspot.tw/2013/11/250.html

總結白話說法,台灣的「同性婚姻」+「多元成家」法案在歐陸私法/社會法體系的立法脈絡中根本只能被碾壓。進步派唯有先推已經浮現法理正當性的「同性伴侶法」,再慢推「同性伴侶共同收養法」才是務實。

而唯一以現階段形式通過的正當性做法--走向「柱化」--則更是必須將整套大陸法系概念翻盤,難如登天。(雖然個人極為歡迎這種結果。)

延伸閱讀:

Publicité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