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想] 世代正義與多元家庭(中)

多元家庭一

上面所述及的弔詭現下會影響接下來有關多元家庭的思路。首先以「不健康(慢性病、失智)的高齡人士」這一傳統脈絡來看,高社會福利支出與高扶養率有正相關。(器官退化與失智目前仍是難以根治的老人醫學問題,也意味著伴隨高齡化社會的將是巨大的長照成本與社會福利支出。)

按照一般經濟學來說,頂客族(不生育的老人)等同把原本應投資在下一代的資本全部花在自己的人生享樂中(當然個別人士也可能把這些錢捐到了孤兒院、教會、慈善機構,只是這就偏離了一般經濟學所假定的經濟理性)。

然而到老時,頂客族卻和那些已經花錢生兒育女的人支取一樣多(甚至更多)的社會福利。在少子化的社會,這些老人是由這些下一代的兒女成為國家稅收骨幹後不分親疏地扶養,如此不生育而吃國家福利,就成了變相剝削。

解套方式有二:

一、國家提高生育和教育補助。

二、每個人用自己年輕時繳交的稅金以及存下來的退休金來支撐自己老年的生活,國家不另外補助(個人主義)。

但光就第二點來說,不論目前支持更加「大政府」、「以稅收調控貧富差距」的社運左派,或是雖支持「小政府」和「個人主義」,但在道德上傾向把社會視為有機共同體的華人建制右派,都不可能同意。(「存不夠錢老了沒錢看病?自己到深山去躺吧….」)

解決之道因此指向第一個方案,讓頂客族也幫忙出錢繳稅養別人家的孩子,以換取日後能得到別人家的孩子當你的孝子。

左翼現下一大運動議程包括提升「不規則型態」的家庭在社會主流中的認受性,然而既然這類不規則型態家庭包含「志願性質」(如可生但選擇不生的頂客族、不婚族)和「非志願性質」,我們就必須同時關注推動這種「認受性」(例:宣揚「不婚也很好」)的同時,對傳統家庭和未及在檯面上發言的「未來世代」所強加的義務成本。

或再換個方式說,除非咱們是無政府主義的部落社群,否則因為人民對政府有繳稅、當兵等義務,個人的權利就不完全平等。人權不平等的實然脈絡,當然會損害用「人權」論述來推動社運議程的普適性。例如:女性若不生子又已不用入伍當兵,所應負之義務就少於男性。

左翼許多的大政府理論必須建立在社群主義思想(如:針對高收入者的累進稅制、高社會福利支出),然而近來許多的運動議程卻僅以個人權利(特別是人權 human right)為旗號,而在它的社群連動性上疏於著墨。此時我則認為必須更多納入「義務」的評估,才不至於讓左翼運動被「無政府主義」病毒所綁架。

Publicités

2 réflexions sur « [雜想] 世代正義與多元家庭(中) »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