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想] 世代正義與多元家庭(下)

多元成家二

若以健康的高齡人士與「世代不正義」為主軸分析,則會出現與上面截然不同的政策思考方向。

後浪急著捲上沙灘,前浪卻在岸上遲遲不肯退去。世代無法交接的結果,是父母親出錢養育子女的年齡愈來愈長:從18、20、25,現在到了30歲還在吃家裡。

國家編列大量預算,設立派遣工、22K或學徒計畫給失業青年(希臘、西班牙青年失業率已經達到過半比例),同時透過延長退休年齡將老年人應享之社會福利轉撥到年輕人身上(卻直接促成青年無法接班的不正常現象)。

把青年也加進來吃國家飯的隊列後,不婚族、頂客族攤付的社會福利成本高漲,因為「不敢生」的心態而形成的少子化社會現象,恰好讓「非志願性質」和「志願性質」的「不規則型態家庭」合流,以避開「生下來就來討債的子女」。

然而青壯年勞動力虛擲的的結果,是傳統家庭的壓力更大,不單必須養兒到30多歲,下一代要承接的還是巨大的社會福利欠債。

以美國為例,有報告稱「現在65歲美國人平均一輩子可領到327,400美元的福利,但現在出生的美國小孩則是得背負420,600美元的帳單」;「現在60歲美國人的財富大約相當於30歲族群的五倍,但美國未來的稅率卻是看漲。」美國現在的稅碼等同跨世代財富轉移。

台灣與美國同樣處於健保等社會福利淘空未來子孫銀根的「世代不正義」困境,而低薪化的慘狀,則將使目前剛出生的一代和目前30歲的一代成為最悲哀的兩個族群。

換句話說,如果「傳統家庭」無法在世代正義和國家發展的層面上,成為社會核心骨幹,那也就沒有獨尊傳統家庭結構的必要了。(當然家庭經濟型態失能的責任誰屬會是一個難以界定的誤區。大部分人認為應該怪馬英九。)

而原來關於婚姻定義的民法大法官釋字554號:「婚姻制度植基於人格自由,具有維護人倫秩序、男女平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便在「功能」與「目的」(符合國家發展之重大公共利益)之間出現了斷裂。

如果國家沒有永續發展的經濟戰略規劃,那麼就大可不必還要在政策面壓抑那些與永續戰略關連較為不緊密的「非傳統家庭」,因為這樣於倫理無據、於功利之發展亦無助。這正是中華民國民法當前的狹隘之處。

國家不能強迫任何人生孩子,結婚若沒過得更好最好大家全都不婚;生子若沒讓生活過得更好最好大家全部都不生。這樣就沒有人再需要背負我們這個世代積欠下的債。尤其是我們這一代便可以用自身週期的思考,將地球資源極大化開發利用,並在這一代結束之時便迎來世界末日和新天新地。

以上是純以功利和實用主義,而不含道德實在論思維簡短分析。(以「傳宗接代/婚姻是神聖的」、「永續發展、生生不息」是人類從造物主領受的使命…等這類形而上的神學倫理等進路,則又會打開不一樣的思維。)

Publicités

2 réflexions sur « [雜想] 世代正義與多元家庭(下) »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