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想] 世代正義與多元家庭(上)

世代正義

英國查爾斯王子六十多歲仍接不到王位,台灣張忠謀八十歲仍是台積電總執行長,這幅畫面顯現了現今勞動市場難以流動的困境,尤其,青年失業愈來愈高學歷,不再是季節性現象,而是結構性問題。

關於高齡化社會,我們可以分為健康和不健康的老人來談。一個弔詭現象是不健康的高齡人士一方面需要消耗巨大的社會福利,以致於成為瘋狂向年輕人討債的國家健保負擔。

一般來說,延後勞動人士退休年齡,可以達到減少領取退休金時間、降低社福支出之功效。

但另一方面,我們的長照與老年醫學已經取得長足進步(有研究說現在青少年一代,每6人就有1人未來將活到百歲高壽),以致於健康的高齡人士又是如此牢牢地掌控個國家資源分配的要階:府院高官、企業總裁、大學教授。老屁股坐得愈久,就愈無法促成世代交替和社會階層流動。不論年輕人是回籠學校(造成學歷通膨),混在父母家(啃老),或非典型就業(賺點散錢),國家實質的稅收、經濟力、競爭力並未因此得到幫助。

因此當前應該思考的是新型態的社會分工,如何分配一些不同的工作給老人和年輕人做,創造一些屬於新時代的產業和就業機會,而不是讓大量年輕人龜縮在沒有產能的碩博班、沒有技能含金量的非典型就業、或是高普考的孫山對列中。

繼續看

Publicités

2 réflexions sur « [雜想] 世代正義與多元家庭(上) »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