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牛津共識》的內容與重點摘要

Source Link:

  1.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31023/c23consensus/zh-hant/
  2.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31023/c23yangfenggang/zh-hant/

八月下旬,中國宗教第六屆年度論壇「當代中國的基督教信仰和思潮」在牛津大學威克理夫學院舉行。代表不同意識形態背景的中國學者承諾他們要攜手為中國和世界所面臨的挑戰而努力。

牛津共識全部內容包含以下四點:

1、我們希望中國堅持「以民為本」的治國理念,即以人民的認可為權力的來源,以人民的權利為制度的基礎,以人民的福祉為國家的目標。

2、我們希望中國堅持「公平正義」的社會原則,即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民族性別各領域,在立法司法行政諸環節,在教育、醫療、居住、工作、休息和養老等方面,都以公平對待所有中國公民、實現社會生活正義作為基本原則,使全體人民的生活不僅有物質的保障,而且有精神的尊嚴

3、我們希望中國在傳承優秀文化的同時,堅持多元而自由的文化目標,以群己關係的合理平衡為前提,以公平正義的法治為原則,保障各民族、各階層、各地區、各職業群體、各社會團體以及所有個體多種多樣的價值追求、思想旨趣、學術傾向藝術風格宗教信仰言論主張等等,和而不同,都有和平共存的環境,都有自由發展的機會。

4、我們希望中國致力於建設更公平、正義的國際秩序,以相互依存、互利共贏原 則處理涉及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環境等方面的國際糾紛,既有利於全體中國人民也有利於全人類,促進世界各國各族的和平共處與和諧發展,最終達致天下太平。

———— 以下出自楊鳳崗教授對牛津共識的表述———–

「牛津共識」的緣起與意義:

一、來自王文峰發起的「中國神學論壇」。前三屆論壇都是在新加坡舉辦的,只討論基督教神學。第四屆在韓國舉辦。第五屆納入新儒家的代表人物。本屆(第六屆)加入新左翼和自由派的學者,並讓「牛津共識」成為跨界的共識。(「新左翼和自由派,這兩派公共知識分子原已經停止對話。但是這一次,他們心甘情願地一起待了整整三天。」)

二、對基督教內部的見證:鼓勵了教會界的信心。(「一個有趣的例子是何光滬──《零八憲章》起草後頭一位簽署的基督教研究學者。他的基督教信仰已為公眾所知。多年來,他曾對這件事緘口不言,但現在他已有信心在前線站出來。)

三、對基督教外部的見證:這一面象徵「基督教學者在公眾論壇的亮相」,另一面更是以其思想精神成為鞏固這種多元性論壇的根基。

促成「牛津共識」的基督信仰元素:

一、「表面上看,牛津是很有吸引力的,在享有盛名的牛津大學,無論你屬於哪個陣營,這都不重要了。」

二、「組織者溫州的基督徒王文峰,他真的很謙和。他沒有與其中的任何人發生過爭執。這說服了很多人。」

三、與「文化基督徒」現象不同,本次宣言試圖將基督教政治神學的靈魂注入,然而仍未竟全功:「它的重心是在對社會和政治問題的關注上,比如法治,權力應該來自於人民,平等,公正。」──但並未說來自於上帝,而使「主權」(sovereignty)的概念打了折扣。並且「平等」(fairness)、「公正」(justice)等概念大幅傾向了羅爾斯(John Rawls)的技術治理語言。

論中國的佛教、道教公共知識分子的缺席現象──問題是「公共知識分子是誰?」

一、「佛教、道教從政府那裡得到了更多好處——比如在寺廟重建、軟貸款等方面的好處。他們更加附和政府的觀點。」

二、佛教教人士的缺席也可能是他們「沒能力參與這種公開辯論。現如今,活躍的公共知識分子不僅上過大學,而且還有研究生學位。但是在佛教徒和道教徒中你很少發現這樣的人。」

論新左翼和右派:

一、新左翼(例:呂新雨)與老左派或毛派不同。批評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和全球化。西方代表人物為:齊澤克(Slavoj Žižek)、哈特(Michael Hardt),以及內格里(Antonio Negri)。(參見下文之表列:http://wp.me/pOOVy-BB

二、右派人士(例:徐友漁)分為兩個陣營,國家主義(大政府主義及建制派)與個人主義(小政府主義及自由主義)。前者吸納了幾乎必然是菁英共和制度(elite republicanism)的新儒家學者,甚至也包括劉小楓這位文化基督徒。

「牛津共識」之後的展望:

一、下一屆地點可能是在巴西,以便把中國置於全球語境之中。

二、通往真正辯論的開端。中共一貫對知識份子言論的治理態度是:「如果你覺得有問題,告訴我們,我們黨會去解決,但你們自己不要談論,因為有可能演變成是在搞獨立,我們不希望那樣的事發生。」因而在這種狀況下,四派學者能齊聚一堂,保持友善關係、異中求同,「只要能提出些什麼都是有意義的」。接下來就是要尋求建設性的論辯,並因應「政府當局」未知的反應。

Wycliffe

20130822牛津共識的簽署人士(多為中國大陸宗教與社會議題專門人士,惟這份名單亦有具國際視野的學者比例過低的缺憾。)

高師甯
何光滬
邢福增
曾慶豹
陳明
干春松
高全喜
黃保羅
黃紀蘇
金雁
劉澎
呂新雨
羅崗
盧敬雄
秦暉
孫尚揚
孫毅
王文鋒
許紀霖
徐友漁
楊鳳崗
楊熙楠
姚西伊
姚中秋
趙林
鄭家棟
鄭也夫
朱曉紅

5 thoughts on “[文摘] 《牛津共識》的內容與重點摘要”

  1.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gsbh/2013/0819/90135.html

    引述上述網址徐麟對杨凤岗的批判(徐麟引述另一位民間人士言論):

    一、杨凤岗的观点并不可靠,也不可信。如果我判断没有错的话,杨是个基督徒,从他的文章来看,杨对中国传统文化吃得并不透彻,对中国普通百姓的精神生活也相当陌生,他所作的研究,由于他本人的基督教信仰和西方文化的浸淫,他的文章中有强烈批判中国现行政策,盲目崇拜推广西方基督教文化的色彩,他所得出的结论并不可靠,相反要相当警惕。如果有人引用他的言语去论证某事件、出台某政策(家庭教会或者说未登记教会),那是相当有风险的。因为他并没有深入调研,也没有站在全局公允客观的高度。

      二、作为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国家级刊物,刊登有明显传教目的的文章(或刊物),有违于宗教信仰自由之宗教中立原则。除了会引发部分人对基督教的羡慕崇拜、其它宗教人士的反感外,还会引起基层宗教干部的思想混乱。基层宗教干部一直对上级报刊关于宗教政策理论方面【的评论】十分敏感,对于视贵刊的声音即为上级指示的风向标的基层民族宗教工作的同志来说,杨凤岗在贵刊上发布的许多观点难免会产生错误导向。本人的感觉是:杨对目前的中国政府、公务人员、宗教政策并不满意。至于是善意的批评还是恶意的攻击,本人不敢妄下定论。细看他的文章,无非是批判中国信仰人群不广,道德水平不高;政策不如美国宽容,管得太多太死……呵,跟那些中国之所以穷、人心不古是因为中国人不信上帝等谬论如出一辙。……没有吃透中国传统和现实的人,仅仅是凭着自己的宗教激情来研判某教的发展和中国宗教政策,那是片面和危险的。……各教流行到今天,都有着很好【的】道德规范性,都有着大量有益于现实社会人生的哲理和极强的生命力;但各个宗教都不是完美无缺的,都不是经得起实践证明的科学,都有着与积极意义相对应的消极因素。就传教而言,各教是不能相容的,也跟无神论是格格不入的。这跟各种生物的遗传一样,各教都有着强烈的传播繁殖欲望。这个欲望就有着天生的唯我独尊、非我莫属的排他性。……杨先生在提醒世人中国信仰缺失,鼓励人们加入宗教信仰队伍时,认为有了宗教信仰便会更道德时,他有意无意偷换了宗教信仰与道德的概念……杨先生可以用其它方式发声谈观点,但不能在民委系统的业务指导性很强的官方媒介上谈有背于中国宗教事实和现行政策的言论。

    —–

    縱上所述,該文給予楊教授的積極建議是:

    1. 必須扎根透中國傳統文化,和現下中國大陸人民精神生活之現況,一些西學方法論和分析視角才會打得更精準。

    2. 避免將宗教信仰與道德文明做概念置換。相當高比例的公共神學、神學倫理學論述都死在這一關。

    然而不諱言,楊鳳崗的「中國宗教的三色市場(紅市、黑市、灰市)」三色論以及比劉澎的「政黨意識型態、公民宗教、私人宗教」三層論好上相當多了。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