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Review] 中文偽書評:The Invention of the Biblical Scholar: A Critical Manifesto

10422979

S.D. Moore & Y. SherwoodThe Invention of the Biblical Scholar: A Critical Manifesto. Fortress Press, 2011 (ISBN 9780800697747)

這本書的一開始有點不知道怎麼歸類。不是聖經研究,也不是神學研究,應該算是文化現象學研究,並且積極運用了釋經學術領域和一般文學批評領域之間的比較,來帶出比較宏觀的倫理議程。

兩位作者Moore 和 Sherwood 提出了一個非常詭譎的論調:他們認為,今日的聖經研究已經變成啟蒙主義的奴隸,原因正在於聖經研究學界(e.g. SBL)之間除了幾乎不帶神學和道德指涉的〔歷史/文本〕批判學工具之外,已經再無共通的語言可用。(N. T. Wright 其實對此其實也談得很多,但視角遠遠不及此二君來得高明宏闊。)

歷史/文本批判學是不是夾帶了神學和道德的立場呢?當然。可是曾幾何時,我們基於聖經的神學和道德辯論,居然失去了「公開性」,以致於只能夠透過歷史/文本批判學(或其他被世俗理性包裝後的語言)打神學的代理戰爭(proxy war)!

在18世紀以前,情況並不是如此。釋經學就是一個把主體和焦點放在「神的話」的整合性閱讀。

然而當今的問題是,聖經學者們不僅已經沒有能力運用解經使上帝的良善或是聖經的倫理學升格為公共神學,許多人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聖經內部所蘊含的道德張力,只能作一些做一些細小而無關神學宏旨的文句訓詁,或是用來印證自身宗派教義的套套邏輯,連「神學家」的資格都算不上。

在近幾十年間,嘗試為聖經注入道德立場的人,幾乎清一色轉而直接用有色眼鏡讀經的「後現代神學」進路,例如:解放神學、女性神學、後殖民神學、同志神學、共和主義神學、讀者回應理論。

只是兩位作者認為,他們仍然沒有跳脫啟蒙時代思維,或說浪漫主義的巢臼。因為康德在論主體意識和客體之間的認識論交互關係時,就早已經為這種「主觀認識論」鋪好路了。

而比啟蒙時代更等而下之的是,這些「後現代聖經學者」,已經失去了跨界的說服力和影響力。換句話說,女性神學釋經,就只能跟女性神學詮釋者搞在一起。保守神學圈的觀念,也只能在保守神學圈中流通。人說德意志觀念論的黑格爾是近代最後「元敘事」意義上的形上學家,哀嘆的正是當今形上學的失語和認識論陣營的分裂。

在我的個人觀察中,後殖民處境的釋經學,這種只能「自己取暖」(self-empowerment at best),而無法在聖經學界取得公共地位的問題更為嚴重。

R. S. Sugirtharajah (ed.), Voices from the Margin: Interpreting the Bible in the Third World,Orbis, 2006 要算是這個「後殖民讀經」領域的代表作。我有幸在之前碩博連開的高階釋經學課中用到這本書。當中就有些極為優秀的論文,但很實際的情況就是,除了處境神學和後殖民神學之外,其他種類的聖經研究根本不會引用到它們。

只是既已分析聖經研究學界的現況,最後,兩位作者有意重新提倡改教家時期的神學詮釋學。這部分就無甚新穎,因為,雖然我也支持神學詮釋學,心中比較大的感腳(hunch)還是:

「瑞凡,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