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排妹的反差修辭(邱慕天)

1010-A11

Referral link: http://www.anntw.com/articles/20131010-y1wR

雞排妹的反差修辭

◎文/邱慕天

「如果連我這種胸大無腦的人都可以搞懂這些議題,看過馬英九特別費案的起訴書了,你們怎麼可以沒看過呢?」

其實我一直覺得有位人妻同學和雞排妹鄭家純的神韻很相像,都是一張臉蛋乾淨漂亮的正妹。只是1993年出生的她給人「胸大無腦」、口無遮攔的爭議形象,使我懷疑這樣幫湊明星臉到底會是一種稱讚,還是被指為負面的影射?

不過最近這位率性直言的小妹妹卻因為把敢言的熱忱放在對公共事務的關注上,在年輕族群間的評價由黑翻紅,讓我終於覺得幫她說點什麼好話,也不至於太過被身邊的保守主義者責難才是。

近來,雞排妹高調談論公眾議題,在網路鄉民間掀起風暴,問題是:到底該推她還是噓她?支持者認為,凡是受言論自由保障的公民,自然應該擁有談論公眾事務的權利,藝人憑著自身優勢和演藝公司與傳媒圈的深厚關係,贏得媒體發言權,能夠適時運用影響力聚焦民生議題和國家大事,這是好事。

IMG_8828-1
(Photo credit: 台灣醒報資料照片)

就她沒資格談政治?

但反對者也有困惑:「演藝歸演藝,政治歸政治」,我們賞妳面子是欣賞妳秀色可餐的銀幕風華,不是看妳自以為肩挑道德重擔在那搖旗吶喊。就像3 日雞排妹在吳宗憲監製的網路劇記者會上咬了各家媒體的餌,評論時政到欲罷不能,吳宗憲忍不住嗆她:「這是藝能界不是政治界,妳管妳營養有沒有失衡就好!」「憲哥」實是出於一種藝人當明哲保身、愛惜羽毛的老到和善意。

然而,我們在3個多月前,才因為郝明義、詹宏志等文化人怒吼,讓差點在議院黑箱間放行的兩岸服貿談判,和被官員五年來搓湯圓搓爛掉的第三方支付協議,有了被高調關注檢視的機會;從為反核站出來的導演柯一正、小野,到從歌曲作品以至舞台上的言談都不避諱政治關懷的閃靈、羅大佑、五月天、張懸,那雞排妹到底特別在哪裡,或說她到底不該在哪裡?

爭議顯然就在於雞排妹向來庸俗賣肉(親民)的演藝圈形象,和「知性社會議題」之間的衝突感。在吳宗憲那場記者會上,雞排妹最石破天驚的就是那句足以堵住鄉民嘴巴的反差修辭:「如果連我這種胸大無腦的人都可以搞懂這些議題,看過馬英九特別費案的起訴書了,你們怎麼可以沒看過呢?」

非反動的反差修辭

多個月前,德裔政經思想家赫緒曼(Albert O. Hirschman)身故,名著《反動的修辭》趁勢再版發行,使諸如「悖謬論」、「無效論」和「有害論」之詞在左派運動團體中一下耳熟能詳了起來;但若與之相較,雞排妹「反差的修辭」似乎更新穎,也更有生命政治(biopolitics)的動量。

網上有人好事地蒐集研究雞排妹臉書都關注些什麼網頁和議題,結果赫然發現,從洪案、大埔徵地、馬王政爭、水源保護、動物保護、教育改革,到國際上的敘利亞毒氣事件、德國海盜黨的流動民主,都在她摘錄以及轉引的範圍內;她甚至將許多獨立媒體和評論網站加入訂閱清單,起始追蹤的日期更是遠遠早於這一波民氣起來之前。

除了真的要獨立論政或閱讀原文國際議題有點超出她能力以外,若看她回應網友及發言時展現對議題的掌握,以及對照台北年輕人上月在阿宅反抗軍時事街訪時(註一)普遍的「落漆」表現,斷言這位北士商高職學歷的正妹「胸大無腦」的刻板印象,肯定要不攻自破。

雞排妹這樣真的有像筆者某同學。(photo credit: people-list.blogspot.com)

美女與公共議題

只是當我們聯想到這個份上時,不免更覺得可怕:為什麼明明就很有想法和頭腦的雞排妹,可以在不實的攻擊和刻板印象指控底下隱忍這麼久?還能夠一早就做出「不會走上街頭」,以「斷開自己無法處理的複雜拉扯」的智慧表態?(也無怪乎「雞排妹背後疑有行銷團隊經紀公司開發社運市場?」的陰謀論都紛紛出來了。)

幾年前(臉書時代之前)部落格蔚為風潮之時,獨派新勢力一度也善打知性美女牌,除了街頭運動讓她們光鮮粉墨地上陣殺攝影師的底片、擺脫社運的血汗勞累苦命形象之外,那時候也有個印象類似叫作「綠美人」的網誌徽章,給這些有社關和政運抱負的美女公民們虛擬串連用。

只是就筆者實際認識當中幾位來看,有想要藉此被認證為「美女」的虛榮需求的熟女,卻遠比「早已是公認的美女、而寧願犧牲色相以成全公共議題」的比例高得太多。

現在,早已大剌剌以豔星形象示人的雞排妹填進了這個社會欲想的空缺──瞧瞧眼前這位身披「官逼民反」浴巾的乳香美女,那不就是我們在德拉克羅瓦(Eugène Delacroix)〈自由引導人民〉油畫中所凝視以及企盼的自由女神嗎?(註二)

公民時代的偉大嘲弄

自由引導人民 (photo credit: photo-galieries.com)

「如果連這位身無片甲、細皮嫩肉的巾幗之輩都無懼地袒胸露乳跑在前頭了,你們這些男子漢大丈夫還有不提槍衝鋒的理由嗎?」

「在後的將要在前」、「至卑的卻升為高」,反差的修辭之所以有力,就在於它是一種以生命為活祭的生命政治;同樣是以「違和感」聚焦鎂光燈,雞排妹「由負轉正」和她在表演吸金之外所多做的,使衣冠楚楚卻在國會殿堂上演猴拳爭霸戰的立委,以及把總統府搞得像是明清後宮鬥爭一般的偽娘政權,都要相形見絀。

自稱沒有其他才藝的雞排妹,或許可以是個在十年後就被社會完全忘卻的人物;也或許在未來一兩年就因單純直白、連連踏入媒體設下的發言陷阱而被徹底封殺,但在此時此刻雙十的國家憲政十字路口,她竟也以反差的修辭與敘事,成為一個照映公民時代覺醒的符碼和新註腳。

(完)

註一:剪輯的訪談短片〈馬王政爭街訪:年輕人的看法〉可在youtube上搜尋觀看。

註二:《自由引導人民》(La Liberté guidant le peuple)是法國浪漫主義畫家德拉克羅瓦為紀念1830年法國七月革命的作品,畫中的自由女神戴著象徵自由的弗里吉亞帽,胸部裸露,右手揮舞象徵法國大革命的紅白藍三色旗,左手拿著帶刺刀的火槍,號召身後的人民起來革命。這幅畫作也曾經被印入1983年版的100法郎鈔票;原作現收藏於巴黎羅浮宮。

(本文同步刊載於20131010台灣醒報 11版我見我思)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