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撃の巨人】動漫《進擊的巨人》 窺見更美的家鄉(邱慕天)

10

進擊的巨人 窺見更美的家鄉

敌袭超大型巨人三笠·阿克曼艾伦·耶格尔帅哥美女进击的巨人

Source Link: http://www.awakeningtw.com/awakening/news_center/show.php?itemid=42910

【台灣醒報記者邱慕天特稿】動漫《進擊的巨人》近來在亞洲爆紅,漫畫單行本在日本熱銷達2千萬冊,今年4月起更挾帶每週動畫的製播,成為動漫界「十年一見的熱潮」。作者以高度懸疑和推理的情節,描述殘存人類在大批食人巨人進逼時的生存反撲,並且在階級、宗教、性別等面向上刻畫了危機時局的人性心理。但在末日襲來的絕望氛圍中,本作透過主人翁艾倫和米卡莎的純真視角,也教人看見不被現世政治黑暗、經濟困境所打垮,且用愛彼此扶持的美好靈魂。

《進擊的巨人》為年紀僅26歲(1986年生)的新人漫畫家諫山創,在日本講談社「別冊少年雜誌」於2009年9月起連載的漫畫,每月一回,中文單行本在台灣由東立出版社代理。劇情打造了類似「黑死病」流行時的中古歐洲場景,人類的生存面臨著一群身高達3至15公尺的食人巨人威脅,失去了絕大多數的人口。存活下來的人類,退到了三圈共六層50公尺高的巨牆內,總算相安無事地過了100年。

巨人威脅人類

然而有一天,牆外突然出現一位身高60公尺的「超大型巨人」擊破第一層圍牆,隨之又有一位15公尺高、全身肌肉堅硬如鐵甲的「鎧之巨人」突破第二層圍牆。在這兩位帶有戰鬥智能的特殊巨人衝鋒下,其餘大批窮凶極惡的無腦巨人從牆外大方踱步進場,人類再度陷入絕望。

在流行動漫作品的設定中,《進擊的巨人》可以歸類為「後末世」(post-Apocalyptic)的世界觀取向:人類在集體記憶中對於那場導致他們驚懼的「巨大生存浩劫」,還餘悸猶存或殷鑑不遠。在危機面前,作品敘事成功到位地刻畫了各種複雜和相異的人性面向,給予當前猶如生存在「鬼島」、「魔都」,或面臨「強國人」威脅的華人年輕讀者很大的現實代入感。

其中一個面向是「階級」導致人命價值的不均等。王政府即是最特權的一個階級,不但被六層巨壁團團包覆在堡壘的最中心,還享有最多的物質資源,以及得到精英的「憲兵團」保護。反觀最外圈的平民百姓在逃離巨人時,卻因為運輸船不夠用、還有財大氣粗的商人霸佔逃生大門搬運貲財,人性尊嚴和生命價值遭到作賤。「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也不過如此。

高階憲兵團吃香喝辣

居住在最外圈的男主角艾倫.葉格爾,與青梅竹馬米卡莎.艾克曼,因為親眼目睹艾倫母親被巨人吞食、父親失蹤,而帶著沈痛的心情加入軍隊,卻在新兵訓練中瞭解,每期最優秀學員才能考取的「憲兵團」最高榮譽,卻是最養尊處優、最不需要和巨人交手的「爽兵缺」。

PPS 2013-04-29 16'58''39

在其他「調查兵團」、「駐囤兵團」被指派進行「牆外調查作戰」、「奪還領土」作戰而死傷無數之時,憲兵團卻在王公貴族的領地吃香喝辣。他們的任務是糾察秩序、防備動亂,被政府圈養,對付自己的百姓。

「能力愈大,責任愈大」,蜘蛛人彼得帕克的這個淑世理念,在「巨人」威脅的世界中卻是顛倒呈現:愈有能力的人,反而是愈有條件逃避風險和責任的人。原來比巨人還要吃人的,是草菅人命的「吃人社會」。

打破「主角威能」模式

然而,對於這個人性難題,作者諫山創選擇了用繞遠路的方式來回答。《進擊的巨人》沒有依循日系動漫一貫膚淺單薄的「主角威能」模式,反而在一開始就讓讀者看到艾倫在巨人面前被重創、啃食,甚至疑似死亡的駭人畫面,寫實而震撼的筆法也使中華民國文化部近日發函,提醒漫畫代理商東立出版社注意《進擊的巨人》當中「尺度青少年不宜」的部分。

透過內亂、外患,以及主角的渺小無力,諫山創不斷在整個故事線中,暗示讀者「敵人就在自己人當中」的這個線索,才是「硫磺地獄」以如此殘酷面貌襲來的導火索。

早在故事一開始,巨人自最外牆進犯,並開始虐殺村民時,就有一位無懼的傳教士手持聖卷沿街疾呼:「貪欲的惡魔現身於此,乃吾人貪欲的靈魂極致醜惡的體現。豈有比這更苦澀的懲罰?」

殉道者的鮮血染紅聖卷和街道斑駁地磚;隨著大量難民退入內圈之中,國家引發的糧食危機迫使王政府又將相當於全國兩成人口的25萬人推出牆外送死,以免人類在無力團結討伐「主要敵人」之下,將彼此當作「次要敵人」而互相攻打。「維穩」成了亂世中最殘酷的說詞。於是宗教迷信與啟示、信仰與生命倫理的辯證,成為《巨》作另一個令人驚艷之處。

民攻打民,國攻打國

基督教《聖經》中記載耶穌曾經預言末世說:「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這都是災難的起頭。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且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馬太福音廿四7-12節)

這也是諫山創在《巨》作中強烈刻畫的氛圍。

組織性的宗教勢力「壁教」在「超大型巨人」帶來的一輪浩劫後,五年之間急速膨脹發展。他們主張將三道50米高牆當作神明來祈禱和膜拜,竭力阻擋政府對巨壁的建築工事。劇情中期卻意外揭露,巨壁當初的建成與「超大型巨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而高層神職人員早已知道巨壁的真正秘密,卻基於低調守護某個遠古神族遺族的緣由,對百姓不斷強加愚民式的宗教教育和恐怖治理。

本作從少年艾倫的天真視角出發,刻意鋪陳了非常多的劇梗,讀者必須運用大腦努力地推想劇中的謎團,並且抽絲剝繭地看下去。不但敵/友、主/客之間的分際常會有被顛覆的想像空間,幾位主要女角展現的堅毅性格也大大超越身邊的男性,引發特殊的「萌」視角。尤其是以高超身段和純情性格擄獲讀者的人氣女角米卡莎,多次為了保護青梅竹馬艾倫而奮不顧身,甚至巾幗不讓鬚眉地成為能力足以獨當巨人的同期最強軍士,只有遇到與艾倫貼近的事物時才會卸下心防崩潰或表現羞怯,也讓讀者為之揪心與愛憐。

這部分也恰好對應了《聖經》所說:「背道的民哪,你反來覆去要到幾時呢?耶和華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護衛男子。」(耶利米書卅一22節)

預言原來的脈絡,指的正是百姓因淪陷在罪惡生活中,而遭到敵軍進犯滅國的流亡浩劫。一如「巨人的進擊」只是審判的工具,真正使人類走向滅亡的,乃是人類自己身上的惡。

1044493_297955030341715_1903748785_n

用愛扶持美好靈魂

然而,隨著我們在巨人充斥的亂世中,緊追艾倫和米卡莎這對「後末世」出身的純真少男少女,彷彿也在舊約《聖經》這件「新事」的應驗上,彰顯了人類希望的源頭──那就是因為對巨壁之外「更美的家鄉」的企盼,不被現世政治黑暗、經濟困境所打垮,拒絕與罪惡同流合污,且用愛彼此扶持的美好靈魂。

「廣闊之海」、「火焰之水」、「冰之大地」、「沙之雪原」,古書的啟示告訴那個躺在草地上愜意享受陽光的少年艾倫,必須擴張自己的視界,為著失去的親人、未竟的遠方,對那殺戮止息的更美家鄉抱持希望。「量度的準繩還要往外量…拋屍和倒灰的整個山谷…都必歸上主為聖,永遠不再拔出,不再傾覆。」(耶利米書卅一39-40節)

相關文章
Publicité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