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伊朗、埃及 伊斯蘭世界再變天 公民式民主對抗神權(邱慕天)

3

Source Link: http://anntw.com/awakening/news_center/show.php?itemid=42507

土耳其、伊朗、埃及 伊斯蘭世界再變天 公民式民主對抗神權

【台灣醒報記者邱慕天分析報導】開羅解放廣場上的人民拉出了巨幅埃及國旗,用綠色雷射光在一旁市政綜合大樓打上大大的「遊戲結束」(Game Over)字樣。畫面登上了世界各大報的頭版頭條,彷彿宣示了埃及公民集體的勝利。

在歷史上,2013恐將媲美1848、1968、1989,成為人民起義的大年。近一個月來國際聚焦中東,伊斯蘭神權思想侵蝕民主制度,成為難解的問題。在埃及這波有史以來公民運動能量最為旺盛的抗爭中,穆爾西政權僅僅一年就劃下休止符。

近一個月在中東地區,這已是第三起公民起身反對伊斯蘭統治政權的抗爭運動。一是從5月31日起土耳其「戈茲公園」拆建案引起的全國示威;二是伊朗人民在6月14日大選中以選票對抗操控政局的最高領袖哈米尼,拱上溫和改革派的魯哈尼;再來就是這次穆爾西政權的倒台。
998019_582687648447770_248737834_n

脆弱民主 人民非贏家

不可否認地,穆爾西執政一年來無視各類民怨和社會問題,權力傲慢和執著於伊斯蘭教法的烏托邦,今日被推翻並不值得人民同情。

然而若仔細看,埃及的人民並未在這場抗爭中成為贏家;勝利的欣喜也僅能維繫一時。

若是比較土耳其的凱末爾軍系勢力干政的歷史,民主在埃及的推行更為搖搖欲墜。

使穆爾西下台靠的並非全國2200萬的公民連署,亦非以開羅解放廣場為首的1400萬人上街,而是2011年穆巴拉克倒台之後把持政府17個月的同一批軍方勢力。

儘管這次塞西將軍明確表示無意執政,也致力於統合國內分裂的派系促成下次大選,然而鄰國的歷史和埃及目前的局勢,並不容我們樂觀。

經濟殘破 國家動亂

埃及的經濟已經多年沒有起色。阿拉伯之春後,外匯重挫、觀光業元氣大傷,以色列和約旦的天然氣管線遭受破壞,連衣索比亞都爬到頭上,以「復興大壩」的政策口號,斬斷從青尼羅河(Blue Nile)上游流向埃及的水源(相當於全埃及4分之1的河水來源)。

國內70%的食物仰賴進口,且已經開始堆積國家債務。美國每年15億的補助對於維持貧民的生計和支撐國家殘破的經濟至關重要。

科普特基督徒和什葉派穆斯林遭受歧視,甚至殺害。西奈半島如同無政府狀態。穆爾西政權一年來只是加劇了這些問題,然而眼下不論是曼蘇爾的過渡政權或下一輪選後,都仍難以見到解答。

中東政治的不穩定,出在於西方一貫只能用軍事政權或是靠境外扶植的親西方勢力,對抗伊斯蘭神權統治勢力。即使在表面上施行民主,伊斯蘭社群仍能依靠清真寺系統的選戰動員能力,或用神學解釋凌駕憲法,便將這套西方引進的憲政民主制度破壞殆盡。

Mideast_Iran_Electi_353041a

軍變非迎戰政治神學的解答

近來隨著美軍撤出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國在中東的影響減弱,使得土耳其、伊朗、埃及三國都必須依靠公民自救的方式維護民主。

儘管只有埃及的狀態受到經濟連累,差到必須再度依靠軍事政變的方式重組政權,但伊斯蘭神權統治分裂國家的情況,在土耳其、巴基斯坦、沙烏地阿拉伯、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都引人憂心。

穆爾西倒台事件,與土耳其、伊朗近日的變化,不但顯示西方國家在阿拉伯世界錯誤外交戰略所留下的遺毒,也顯示除了用經濟發展,帶動中產階級的公民影響力之外,與伊斯蘭政治神學展開深度的信仰對談,更是不容忽視的挑戰。

demostranti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