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想] 深描與敘事競爭理論

images(2)

« We live in a world of narratives. »

–Paul Ricoeur

« Encounter between traditions has as its goal a kind of contest, where each participant tries to out-narrate the other, although in the Christian case this is performed with a desire to imitate God’s harmoniousness rather than human competitiveness. »

— John Milbank in Theology and Social Theory, rephrased by Nicholas Adams in Habermas and Theology (2006), 219

« Every true philosophical dialogue is but an interaction of two monologues »

Slavoj Žižek in The Monstrosity of Christ (2009),  235

 

 

最近個人有一個宗教社會學上的觀察,如果予以理論化,或許可以叫做「深描與敘事競爭理論」。

它將從以下幾點嘗試展開:

1. 所謂神學,可以理解為「具有終極性的元敘事(meta-narrative)」

2. 「終極性的元敘事」會排斥其他「元敘事」。這是很明顯地,基於 Lindbeck 闡釋過的元敘事間有「不可共量性」(incommensurability)

3. 但「元敘事」可以包容或消化其他的「次終極性的敘事」,或更為淺碟的傳統、文化,以及思想等等。

4. 方法一是透過「消化」併吞它。如使徒保羅或初代教會護教學家亞波羅、猶斯丁都將很多希臘猶太哲學納為己用,用以發展基督教神學。

5. 而對於其他本來有競爭性的「元敘事」,只要經過「重描」,也可能被淺化、次終極化,再行消化吸收。例如佛教有說「佛按照人的性情,定了八萬六千四百法門可得道」,如此肯定了猶太-基督教的救恩思想也是法門之一,肯定其價值,但「重描」過後的基督教救恩論顯然失去了其終極性。

6.. 方法二是「存而不論」之,例如「瘦身」瑜珈課程、「美體」雜誌、「為國家隊加油」、「超級盃家庭聚會」,這些活動都可以在教會團契存在,與其主日崇拜的內容並行不悖。基督家庭孩子在學校念生物學、解剖學、心理學、組織管理學都沒問題。因為這些不過是被淺碟化後的觀點,不會直接影響我們的神學,它們並沒有以其激進的「物質主義」、「國族主義」、「進化論」、「自然主義」、「世俗主義」的本體形式和咱們基督教元敘事展開本體論的交戰。

7. 但還有第三種方式,是保守派採行的保守派神學會在思想及觀念還在淺描階段時,就敏感地防範。例如過去北美基要主義的 Moody 神學院曾規定學生不准看電影、上舞廳、穿短裙。或很多保守教會採用「在家教育」(homeschooling)的方式來避免孩子接觸進化論,及早實施聖經識讀以及信仰品格教育。

7. 開明的神學體系則會用兩種方式處理同樣的議題:一是像第6點所說的,放任之,「存而不論」,另一個方式,則會深描其意識型態,在消化併吞一部份內容的同時,阻斷有競爭性的元敘事和它們的連結。例如:肯定生物演化,卻否定「進化論」;肯定多元性,卻否定「多元主義」;肯定和自身文化認同,卻否定「文化中心主義」;肯定科技,卻否定「科技主義」等等。

8. 但問題是,遇到複雜或深層、儼然不輸「元敘事」的學說,超過現有處理能力時怎麼辦?例如 Habermas、Levinas, Deleuze、Badiou、Agamben、Negri、Zizioulas,敘事團體怎麼面對這些思想宏大、體系完整的「戰神」?

  • A. 保守派做法:沒有瞭解必要,一律視為異端邪說來防備。
  • B. 開明派做法:讓它們自由、平等地進來,看會不會有什麼火花。
  • C. 激進正統派(Radical Orthodoxy)做法:積極地進行重描的工作,消解他們終極性、把他們給淺化
  • D. 開明詮釋學派做法:????

從這些分類中,可以瞥見許多宗教性的社團、出版、教育、學術機構,都在言論思想自由度的光譜上拿捏份際。

  •  開明派做法有其弊端。當然,不能排除有些團體的懶惰無能,被誤認為開明,實而是墮落和世俗化的開端。
  • 激進正統的做法也有弊端。有些團體,想要積極進行神學性文化詮釋的消化和重描工作,卻因為自大、深度思考和同理能力不足,而只是在霸凌其他敘事或思想的脈絡。
  • 然後,不同時代採取鎖國策略的保守派,有些確實成了真理的捍衛者和守門人,保留了純淨的正統神學傳統。但也有些,是從內部腐化(戶樞不蠹、流水不腐);還有一些,就被時代所拋棄了。

在實證觀察上,這個理論最有趣的地方將在於: A 的「保守派」和 B的「存而不論」派,常常是同一宗教群體的同一群人

他們可以容許、甚至鼓勵帶有消費主義(瑪門崇拜)的淺碟資訊在自己的佈道會或青少年牧養工作當中存在,只因為他們覺得自己隨時有能力扭轉(重描)這些很淺碟的東西,可以把它們變成流通福音(或至少對福音沒有威脅)的「工具」。

但他們同時不容許 Zizioulas 或 N.T. Wright 的書或思想來到自己的群體中,因為這些「元敘事」(嚴格說來,這裡所舉的這兩人並未提供其他的元敘事,因為 Zizioulas 和 N.T. Wright 明明就和保守派教會具有同樣的詞彙以及「可共量性」)具備了撼動它們根基的能力。哪怕經過研究、引進,與交流後,是將他們往好的、神學根基更穩固的方向推動,他們也不願。

N. T. Wright, University of St. Andrews
N. T. Wright 默默地在我面前起身整理他的外套(攝於 2011年11月)

下面還有一種情況也部分適用以上的分析觀察:

以敝人所面對的(基督教)出版為例,常常會需要審核一些廣告:這時,一篇帶有「教導女孩重視妝容打扮、顯瘦穿搭」的書摘文案可以通過;但帶有新紀元運動色彩的講座廣告就會被我們仔細搜查起底然後拒絕,儘管字面上它傳達了更為優質和正向的生活信念(見 We almost covered Will Bowen and Richard Rohr 「差點幫新紀元異端背書」記)。

理由正是來自「敘事競爭理論」。

延伸閱讀:

2 thoughts on “[雜想] 深描與敘事競爭理論”

    1. 這篇是…作者的小宇宙劇場……

      認真的說,宗教社會學的模型,描述社群互動的現象,應該沒有稱做元敘事的資格。
      就樣 Lindbeck 在 the Nature of Doctrine 一樣,只是區分幾種社群的認識論模型….
      如果要重描…是有被 out-narrate 的可能的。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