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筆記] 願東港討海人的信仰成為〈詩篇〉對耶和華的信仰序章

1367669036_fe94

據陳冠學先生統計,自一九六八年七月至一九八二年一月的十二年半間,被扣漁船約在千艘以上,漁民被押當超出三千人,而漁船被焚毀,漁民被殘殺,當有數十艘、數十人 。     漁船只要被菲律賓、印尼軍艦扣補,船員生不如死,而且要是扣補不成,即開砲轟擊,人船屍骨無存,例如小琉球建和志號漁船,於一九八一年八月,被菲律賓海軍擊碎,五名船員葬身海底。

一九八四年二月小琉球海成號五名船員遭扣返國,他們表示,在被菲律賓海軍洗劫後,必須花費一百餘萬贖金才得回國,但菲國軍方變本加厲,索賠當初開砲捕 船所花的軍火費。回顧不平等條約下的百年國恥,亦無甚於此。     …漁船落入這兩國手中,船員必須集中在甲板上列隊受檢,稍有反抗動作,則遭開槍射殺,如吉盛一號的王保生和新慶旺號的的李杞璜等。輕微的用槍托重擊,尤其以船長和大副為然。

靠了岸,陸軍便接管。船上所有設備,漁獲所得洗劫一空,船員上岸身上所有也搜劫無遺,而且免不得又會遭毒打、污辱、用香菸燙爛嘴唇、罰勞役、作苦工等,受到慘無人道的私刑。

…菲印等國設有重重關卡,凡是台灣漁民家屬前往營救被扣船員,則層層剝削,敲取重利,某些受託的華僑更落井下石,藉機設局詐騙勒索,直接找上台灣船公司騙取活動費,充當司法黃牛,等到錢到手了,卻逃之夭夭,毫無下文。

船員曾向政府建議,當武裝漁船,返航再於港口繳還武器,但政府不肯,至於所謂派艦護漁,只是虛應故事,與漁民合照一番而已,遇我漁船被人追殺,竟袖手旁觀,不加保護。

枋寮的船員接受訪問時表示,他有兩次被印尼軍艦追殺的經驗,某次在先鋒十一號船上,看到印尼船,立刻丟下已撒下的拖網,倉惶逃命。當時是在晚上,船上漁火全熄,全船船員跪在甲板上,向預先帶去的土地公神像膜拜祈禱,船長和大副全身發抖,因為萬一被抓,他們要負逃亡之責。

…十幾年來,他上船十餘趟,每趟回來,都好像拾回一條小命 ,尤其來回經過印尼把守的『地獄海』,和靠菲律賓當關的『鬼門關』,人人無不下跪向神像訴求平安渡過,全船無不發抖顫慄。一旦被發現,即全力逃命,惶惶如喪家之犬,恐怖至極。

洪田俊,〈拉番上船 遠洋漁船的黑暗地獄〉,1984。

…小時候很喜歡去東港東隆宮或是其他廟宇玩,有時候會看到有些人 眼眶泛紅去到廟裡,跪著跟溫王爺訴說什麼,有時聲淚俱下。以前搞不清楚會什麼拜拜要 這麼激動,很後來才知道,這些人都是漁民的家屬。

…也因此,每當有朋友問我為什麼東港對信仰這麼虔誠,我都用捕魚的說法。看看他們的處境,除了祈求王爺保佑,還能做什麼呢?就像文中的漁民。這類事情我聽過的程序就 是找船東聯絡找人談判,接著看價碼討價還價,四處籌錢,借錢,接著上廟裡去求神明。(read the full article: [問卦] 為什麼菲律賓殺人擄船昨天才被重視?

讀經:

1. 詩篇35

耶和華啊!與我相爭的,求你與他們相爭;與我作戰的,求你與他們作戰。 2 求你緊握大小的盾牌,起來幫助我。 3 拔出矛槍戰斧,迎擊那些追趕我的;求你對我說:「我是你的拯救。」 4 願那些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設計陷害我的,退後羞愧。 5 願他們像風前的糠秕,有耶和華的使者驅逐他們。 6 願他們的路又暗又滑,有耶和華的使者追趕他們。 7 因為他們無故為我暗設網羅,無故挖坑要陷害我的性命。 8 願毀滅在不知不覺間臨到他身上,願他暗設的網羅纏住自己,願他落在其中遭毀滅。 9 我的心必因耶和華快樂,因祂的救恩高興。 10 我全身的骨頭都要說:「耶和華啊!有誰像你呢?你搭救困苦的人,脫離那些比他強盛的;搭救困苦和窮乏的人,脫離那些搶奪他的。」 11 強暴的見證人起來,盤問我所不知道的事。 12 他們對我以惡報善,使我孤苦無依。 13 至於我,他們有病的時候,我就穿上麻衣,禁食刻苦己心;我心裡也不住地禱告。 14 我往來奔走,看他們像自己的朋友兄弟;我哀痛屈身,如同哀悼母親。 15 但我跌倒的時候,他們竟聚集一起歡慶;我素不相識的聚集一起攻擊我,他們不住地欺凌我。 16 他們以最粗鄙的話譏笑我,向我咬牙切齒。 17 主啊!你還要看多久?求你救我的性命脫離他們的殘害,救我的生命脫離少壯獅子。 18 我要在大會中稱謝你,我要在眾民中讚美你。 19 求你不容那些無理與我為敵的,向我誇耀;不讓那些無故恨我的,向我擠眼。 20 因為他們不說和睦的話,卻計劃詭詐的事,陷害世上的安靜人。 21 他們張大嘴巴攻擊我,說:「啊哈!啊哈!我們親眼看見了。」 22 耶和華啊!你已經看見了,求你不要緘默;主啊!求你不要遠離我。 23 我的 神,我的主啊!求你激動醒起,為我伸冤辯護。 24 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按著你的公義判斷我,不容他們向我誇耀。 25 不要讓他們心裡說:「啊哈!這正是我們的心願!」不要讓他們說:「我們把他吞下去了!」 26 願那些喜歡我遭難的,一同蒙羞抱愧;願那些對我妄自尊大的,都披上慚愧和恥辱。 27 願那些喜悅我冤屈昭雪的,都歡呼快樂;願他們不住地說:「要尊耶和華為大,他喜悅他的僕人平安。」28 我的舌頭要述說你的公義,終日讚美你。

淬鍊人間信仰的關鍵元素,是絕望的經歷。

在過去一個教會的崇拜,每次開始時我們習慣使用詩篇作為宣召的經文。有些詩篇很熱門,甚至由它所改編成的讚美詩就有6到8首。但是詩篇35篇並沒有讚美詩,我們也不曾使用為主日崇拜的宣召經文。

因為這是一篇所謂的詛咒詩篇(同樣地還有7, 69, 109),詩篇作者請求上帝審判和放倒他的敵人。大衛說,「 願那些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設計陷害我的,退後羞愧。 5 願他們像風前的糠秕,有耶和華的使者驅逐他們。」(4-5節)。這樣的詩篇傳遞的是什麼樣的一種基督徒精神呢?

基督徒一直只習慣於學習耶穌禱告,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所做的,他們不知道。」(路加福音23:34)。事實上,我們也記得耶穌說,「我告訴你們,要愛你的敵人,為那逼迫你的人禱告, 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馬太福音5:44-45)

我們也須注意到,在咒詛詩中,作者大衛總是宣稱自己的無辜。大衛並不是一個無辜的人,但在他有罪的事上,他寫懺悔的詩篇,是聖經中最露骨坦率的信仰自白,破碎且倒空了自己。因此我們也可以支持他在無辜的時候,向上帝書寫索求公義和平反的咒詛詩篇,因為寫出那樣的文字,需要的是同樣一種自我被倒空和破碎的絕望人生經歷。

大衛的寫作身份不單是個人,他更是以色列的國王和審判長。作為個人,他對上帝的敬虔,或許使他能夠原諒掃羅對他的攻擊和冒犯,但當他被上帝賦予「賞善罰惡」(羅馬書13)的公斷權柄之時,就像一位警察,法官,州長,總統,他對公義的堅持,也必然將他個人所經歷的絕望,和這個國家的未來連結在一起,並且向上帝索要能夠帶來平安和盼望的公義召書。

許多人永遠沒有機會長大成熟。欺凌人的孩子有機會被教育改變。但當我們面對真正的邪惡力量和喪心病狂時,那些冤屈的、弱勢的,只能無語問蒼天:「神啊,這樣的日子還要多久?」

在詩人的時代,就像在漁村討海的信仰時代,那是個在十架受苦以先、聖靈和復活之啟示不完全的神學時代(dispensation)。豈知,在上帝的旨意當中,祂竟是以一種與他們一同承受痛苦的卑微樣式與他們同在,並且靜靜地成為人間的平安、溫暖,和力量。可是,如果他們對上主的公義和能力有盼望,這樣的苦難和受壓迫者的冤屈,終將淬鍊出上主看為寶貴的信仰。我們也必須相信,在末世以先,神就會恢復他們的榮耀,並以公義的審判洗刷他們的冤屈。

因為,在耶穌臨到歷史上之時,已有福音傳給人:「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路加福音 4:18)

The psalmist asks God to grant him the personal consolation of knowing that God alone is able to say to him, “I am your deliverance”.

2.

馬可福音 4:38 耶穌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覺。門徒叫醒了他,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

在耶穌的事工中,真實的信仰是難以獲致的。耶穌並不想向社會大眾清楚地直述祂的身份和頭銜(「神的兒子」、「彌賽亞」),以免人們憑藉著對這個頭銜或身份模糊的一知半解,而成了系統神學上的異端;比起神蹟或是比喻,唯有十架的行動和復活的事件足以建造真實的門徒。基督終極的工作,乃是以自己的生命和死亡帶出「彌賽亞式的生命政治」(messianic bio-politics),以此書寫天國的倫理。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三種人們意料之外的遭遇下,耶穌仍然將話題帶向了有關祂身份的啟示。

一是在和宗教領袖論戰時。這些律法正統的守護者,應該有足夠的資源認出誰是彌賽亞;他們卻是不能。他們聚焦於耶穌的權柄來源,以及不同於他們所理解的律法教導。因此,耶穌和他們之間的辯論,總是會帶到身份的啟示(馬可福音2:1-12)

二是耶穌和所揀選的十二門徒交往時。耶穌會將在外所傳講的比喻,和天國的奧秘,私下解釋給他們聽(馬可福音4:10-12)。但即使在十架和復活的生命政治展開前,這些門徒的悟性並不足以參透這些明白的解釋背後的精義。

第三個例外情況,則是當人們有急切需要時。耶穌會展現超自然的神蹟。一些有高施行門檻要求的神蹟,例如「趕鬼」和「平靜風浪」,其輿論的後續效應,會無可避免地帶向身份的討論。

有一個法利賽人,名叫尼哥底母,是猶太人的官。這人夜裡來見耶穌,說:「拉比,我們知道你是由神那裡來作師傅的;因為你所行的神蹟,若沒有神同在,無人能行。」(約翰福音 3:1-2)

曾有宗教領袖認為耶穌趕鬼無往不利,是因為祂憑藉的力量是鬼王別西卜。但在平靜風和海的神蹟之時,人們則是聯想到〈創世紀〉那從黑暗淵面中帶出秩序和生命力的上帝

要知道,當門徒快被加利利海的風浪吞噬時,那是急迫的需要。他們當中有一些人就是加利利海捕魚的漁夫。比起身為木匠的耶穌,他們當然更瞭解這裡的天候和水性。在大難屆臨時,往往「專家」比「死老百姓」還要恐慌無措,正是因為內行的他們才知道所面對危險的嚴重性!

所以是否我們可以說,耶穌在風浪中還能安穩在船尾睡著,是因為這位木匠對海洋的可怕完全沒有概念?不論如何,面對眼前這個超出人類掌控極限的危難,他們也只能求告耶穌了!就像在專業知識、中華民國政府都不靈光之下,東港的討海人只能在絕望之前,把求告溫王爺當作他們內心細水長流的平安和希望。

但與歷史其他時刻的沈默與寧靜不同的是,耶穌了平靜風和海。當上帝以耶穌的形式道成肉身活在祂的門徒中間時,上帝罕見地選擇了高調的行動介入自然秩序。也因為這事件是如此地不尋常,門徒完全沒有預備好如何回答耶穌的問話:「為什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馬可福音4:40)政治神學家施密特(Carl Schmitt )說「主(宰)權」可以在律例之外創建「例外」。

「例外」使一生以對海洋氣候的自然知識和常理為生存信念的加利利海漁夫們,啞口無言!

人們希望神幫他們解決事情,神卻希望人們相信祂God’s very presence amongst them was all that they needed to survive.

3.

出埃及記 2:11-14

過了些日子,摩西長大了,有一次,他出去到他的同胞那裡去,看見他們的重擔,又看見一個埃及人打他的一個同胞希伯來人。摩西左右觀望,見沒有人,就把那埃及人擊殺了,埋藏在沙土裡。 第二天他出去,見有兩個希伯來人爭鬥,就對那欺負人的說:「你為什麼打你同族的人呢?」那人說:「誰立你作我們的首領和審判官呢?難道你要殺我,像殺那埃及人嗎?」摩西便懼怕,說:「這事必是被人知道了。」法老聽見這事,就設法要殺摩西;摩西躲避法老,就往米甸地去居住。

出埃及記裏,摩西為一個受埃及人欺負的同胞出頭,打死了該埃及人。這位在埃及宮庭裏長大的希伯來王子,看著雙手洗不掉的血漬,頭一次地在理性上恍然大悟,原來對於民族的血緣,自己有著一份更深的感性認同。詎料,這個民族主義的英勇,在24小時之內就受到來自同胞的反噬。隔天兩個希伯來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架,讓他失望地發現:自己的希伯來同胞不但奴性堅強,而且正是「內鬥內行,外鬥外行」。

他的高尚民族情懷既得不到認可,反而使自己陷入孤絕的境地。

摩西成了法老的通緝犯,隱居在米甸曠野,向在澳洲打工度假的年輕人一般給人做「外勞」放羊。這一做,就是40年。從血氣方剛的「報復主義」民族英雄,到從牧養群羊當中沈澱經歷的「牧民神學」。這40年磨練了他,直到他的視界成熟到足以承載上帝的啟示,讓耶和華在「神的山」(הַ֥ר הָאֱלֹהִ֖ים Exo 3:1 WTT),就是何烈山的火焰荊棘中向他顯現。

耶和華說:

「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他們因受督工的轄制所發的哀聲,我也聽見了。我原知道他們的痛苦, 我下來是要救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他們出了那地,到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我必與你同在。你將百姓從埃及領出來之後,你們必在這山上事奉我;這就是我打發你去的證據。

整個出埃及的始末,並沒有將摩西塑造成一名愛國民族英雄。相反,聖經強調了摩西和亞倫的無助與無能,是一個神權戰勝(法老)王權的示範。

權柄、申冤,與拯救,都出自於祂。願東港討海人的信仰成為〈詩篇〉對耶和華的信仰序章。

Publicité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