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越節前 道歉外交促國際和解

Source Link: http://anntw.com/awakening/news_center/show.php?itemid=40046

3

【台灣醒報記者邱慕天特稿】要為過去的錯誤,說出一句真誠的道歉到底有多難?上月英國首相卡麥隆的印度之旅、近日美國總統歐巴馬訪以色列,剛巧都在行程的最後一天以富有戲劇性的和解行動收尾,用真誠的行動展開一場外交突破。

卡麥隆是前往旁遮普省札連瓦拉園(Jallianwala Bagh)紀念碑前獻花,表示對1919年英國殖民印度時造成的阿姆利則大屠殺(Amritsar massacre)表示「悼念」。

而歐巴馬則是在步上空軍一號、離開以色列前,在特拉維夫機場停機坪上,見證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親自撥打電話給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ğan),為2010年海軍與土耳其加薩救援船衝突的事件「致歉」。

道歉須勇氣和真誠

兩起表達歉意的發言看似相近,過程和結果卻有強烈反差。納坦雅胡僅僅是在自家國門前打了一通電話給艾爾段,卡麥隆卻是帶著有史以來最大的外交團,親自到了屠殺紀念碑前脫鞋、下跪、獻花。

相對於安克拉方面欣然承諾回復「正常邦交」,了卻3年前的不愉快,卡麥隆的發言則還是欠缺足夠深刻的反省氣度,以致沒能為歷史創痛的彌合縫上最後一針。

美國著名心理學家兼暢銷作家查普曼(Gary Chapman)在《道歉的五種語言》開宗明義說說:「在你的生命中最重要的關係裡,有一種東西是你必須付出的,而且需要勇氣和真誠才能實現的,它就是道歉。」

一個人要為自己犯的錯道歉很難,政治人物為並非自己所直接犯下的錯誤道歉更難;而對根本不存在於自己記憶中的歷史創痛表示懺悔,則是難上加難。

英國殖民史上的汙點

在大英帝國殖民有一段時期對印度採取高壓統治。慘痛的的「阿姆利則大屠殺」就在那時候發生。1919年4月13日,英軍戴爾准將(Reginald E.H. Dyer)獲報有近2萬名群眾在札連瓦拉園「不當聚集」,於是以「控制群眾」為由派槍手封堵了公園出口,並以10分鐘不間斷的掃射鎮壓這些當地的男女老少。

看著園內1000多發的彈痕,如此癲狂的舉動至今仍讓人大惑不解。此事件和臺灣的228有許多的類似,包含加害受害雙方對基本數據事實的巨大差距。

英方統計,當場共射出1650枚子彈、造成379人死亡,但印度報告的罹難者超過1000人。歷史學界則咸認,屠殺事件的衝擊,最終催化了促成印度1947年獨立的民族主義激情。

上個月19日卡麥隆的弔唁之行則象徵意義重大。儘管過去也有英國領袖對大屠殺悲劇表示遺憾,卡麥隆卻是史上第一個有機會親口向印度人說出「對不起」的在任首相。可惜在親臨現場的同時,卡麥隆僅選擇用抽離的方式在訪客留言薄上描述「這是英國史上極為可恥的事件」,也讓期待得到「正式道歉」的印度民眾陷入了迷惑和失望。

「事件發生40多年後我才出生!」在離開阿姆利則之前,這位英國200年來最年輕的首相為自己的表達方式提出辯解:「邱吉爾和那時的政府已經說了重話,該譴責和懲處的都做了!我不認為還有必要溯及既往,硬是找出一些能道歉的事來。」「就讓我們尊重與明白既成事實、生聚教訓,攜手共創未來吧!」

拒絕「歸還主義」

卡麥隆此行明確目的,是為了攏絡國內錫克教和拓展印度12億群眾商機。許多英國人和印度人都覺得卡麥隆縱使言談彬彬有禮,但在歷史的沉痛面前,卻還是太過理智和灑脫。

更甚者把他和「既得利益者」連結在一起,尤其當被再問到英國是否應當把歷史瑰寶「光之山」巨鑽(註一)歸還印度時,他表達自己拒絕「歸還主義」(returnism),並婉轉地以例子肯定了帝國主義的功勞:「它在我們的博物館(倫敦塔)內保存得很好,使它的光華可以展示給全世界的人!」

卡麥隆並不是一個剛愎自用的人,自他2008年來當上保守黨魁和首相起,他公開道歉的次數至少超過六次。從比自己早四任的柴契爾夫人時期的同性戀政策、1989年貝爾法斯特的北愛爾蘭人權律師菲紐肯(Patrick Finucane)遭英國軍情機關謀殺案,到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的健保醜聞,只要是自身黨政派系內該問責的事,他都低得下頭道歉承擔。

只是顯然地,在拒絕「歸還主義」的背後,年輕的卡麥隆這套現代進步主義和黨派權責切割,也不免限縮了他對印度這段殖民主義過往的歷史視界。

卡麥隆用以握住印度總理辛格的雙手,因為年輕而顯得「白淨」;他本可以用更有血色的面容,擁抱那些被「大不列顛帝國主義」強榨鮮血的受害者遺族,但或許作為後人所能見到的,就真的只是南亞大陸血液流乾後的「蒼白」而已。

如此說來,也只有一種超越今生的政治格局,才能叫一個的人為自己的世代所不曾犯下的「可恥罪行」道歉與和解了。

以土邦誼 2010年交惡

若卡麥隆的反應就他個人而言已是「仁至義盡」,那麼上週納坦雅胡的主動道歉,便像是個「天時地利人和」的奇蹟了。

土耳其和以色列的邦交關係源遠流長。自1948年5月以色列獨立建國後不到十個月內,兩國就締結邦誼。作為紛亂的中東地區中唯二長期穩定發展的國家,以土之間在軍事科技、旅遊、經濟方面都有多項具體的合作計畫。

但自從2010年來,這個關係起了重大的變化。該年5月31日,以色列海軍在公海上攔截了一個從土耳其前往迦薩的國際援助船隊「自由迦薩」,射殺了9名土耳其船員,以色列也有7名士兵受傷。這個事件使得國際社會幾乎被撕裂為兩個對立的陣營。

儘管歐美各國以一致的口徑聲援土耳其,聯合國同年9月的調查卻宣布以色列無罪。聽聞判決結果火冒三丈的土耳其,立刻驅逐了駐安克拉的以國大使,並將自己的大使也從耶路撒冷召回。此後雙方陷入無限迴圈的交互指責,彼此軍事合作和經貿關係也隨之凍結。

美方促成的特拉維夫機場熱線

以方原本一直有修復關係的意思,例如納坦雅胡就曾在2011年土耳其震災時,計畫給予物資和人道援助;然而道歉二字始終說不出口,除了還是拉不下臉之外,以色列更擔心此舉形同承認道德有虧,會導致以軍捲入法律訴訟。

事件在今年二月間又出現了轉機,當以色列主動表示願意支援電子控制設備給土耳其空軍時,歐巴馬之行抓緊了這個機會。其實華府自前幾個禮拜起,便積極地派員在以土兩國的外交大臣間穿梭斡旋。看似鴨子划水的檯面下動作,目標是為重新媒合兩國關係的外交談話拓展最大的善意空間。

Photo Credit to The Israel Project @ Flickr

一位不具名的美方高階幕僚透露:「我們覺得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議題不太容易突破,但是修復以土關係則是此行可望達成的潛在目標。」上週三,歐巴馬有機會在耶路撒冷和納坦雅胡共進晚餐,並且在愉快的交談中正式把土耳其的事搬上抬面。週四晚間,納坦雅胡「致歉」的最終版本出爐。到了週五最後一天,歐巴馬在特拉維夫機場的空軍一號旁,陪著納坦雅胡撥通了給艾爾段總統的電話。

在這通30分鐘的電話中,納坦雅胡表示,有鑑於以方調查顯示己方在「自由迦薩」事件中的情報與手段都出現失誤,他向土耳其人民致上以色列的歉意。他強調此一流血事件屬於無意,願意賠償受害者家屬。艾爾段則代表土耳其接受道歉,並告訴納坦雅胡他很珍惜兩國的「堅定友誼」與「合作關係」。

認錯和解 各方讚譽

將最難表達的道歉說出口,納坦雅胡不僅獲得了土耳其政界一致的高度評價,也得到自家國防部長雅隆(Moshe Ya’alon)、司法部長利夫尼(Tzipi Livni),甚至反對黨領袖雅西莫維琪(Shelly Yacimovich)的力挺。

當然,涉及國族利益的外交事件不能天真地泛道德化看待。例如爆出化學武器的敘利亞動亂,以及兩伊的的核子威脅都儼然大敵當前,對於加速「同仇敵愾」的以土雙方聯手就「功不可沒」。各方理性派和謹慎人士也指出:以色列道歉是安卡拉政權在外交上的勝利,尤其艾爾段不僅未在任何要求上讓步,還得以在他想要統合的國際各方遜尼派(Sunni Islam)勢力前揚威一把。

曾長期任職五角大廈土耳其事務長的區域專家羅德(Harold Rhode)更告誡以色列必須立刻對外展現強硬的反彈動作;他不諱言,「在中東,誰要示弱,就只有被吃死的份。」

使人和睦的有福了

本週二(3月26日)正是猶太人的「逾越節」新年(尼散月15日)。每年除了「贖罪日」之外,猶太人也只有在這個傳統時節容易展露靈性脆弱的一面。正如基督教信仰的國家同時在度復活節前的「大齋期」,以色列人在逾越節前的功課,也是透過出埃及故事的回想和反省:這個希伯來民族得以站立在世人面前,不是憑著自己的勢力和本領,乃是那流出鮮血為他們擔當災禍與帶來救恩的逾越節羔羊。

因此,不論納坦雅胡是否僅只反應了以色列全國這種一時的脆弱,他至少可以卸下心頭重擔,和國人以及他的基督徒弟兄─歐巴馬一同享用這個快樂的逾越節筵席了(註二)。

同時,這支以亞伯拉罕為始祖的民族,也應該為著和他們的兄弟以實瑪利─代表穆斯林的土耳其─和好而驕傲:「因我弟兄和同伴的緣故,我要說:願平安在你中間!」(詩篇一二二篇8節)

至於披戴2009年諾貝爾和平獎桂冠的歐巴馬總統,更可以鮮活地見證「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的福音教導,「─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馬太福音五章9節)

若道歉能夠帶來和解,看似沈重國際的外交政治,也就可讓世人大大鬆一口氣了。

——

  1. 註一:源自印度的光之山巨鑽(Koh-i-noor Diamond),原重達186克拉,是世界上最大鑽石之一。英國東印度公司在1850年將它從甫過世的印度錫克帝國蘭季德辛格手中奪取,並獻給維多利亞女王。英國後來將鑽石重新切割為108克拉,並與其碎鑽一同鑲嵌在伊麗莎白后冠上,現收藏在倫敦塔中。
  2. 註二:這次以色列訪問中,納坦雅胡夫人致贈了歐巴馬夫人一組逾越節家宴銀盤(Seder Plate)。自2008年起,歐巴馬每年都在白宮舉行逾越節家宴。今年的家宴擺設中, 蜜雪兒和歐巴馬應景地擺上了這份象徵猶太友邦之誼的器皿。

(本文同步刊載於3/28 臺灣醒報 3版 國際專題A)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