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動兩岸含蓄民風與保守神經的行為藝術:「肌肉狂人」楊士毅與「紐約留學女」王意揚檔案

最近半年以至這幾天來,有一男一女兩個素人,分別在臺灣與大陸,成為年輕網民與各大媒體所關注的焦點。

在臺灣這位叫楊士毅,又叫Frank Yang。在大陸的則是本名王勝寒的王意揚,又以「紐約留學女」的稱號在風行網路。
這兩位年輕人的特色是:有外型(帥哥美女)、有才華、有雙語能力、有美國名校的學歷、有創意,有想要挑戰社會的想法,也通過網路媒體上的行為藝術或言論造成巨大的爭議。

只是在我看來,他們的行為所代表的理念和意義卻大為不同。

楊士毅27歲

國籍:10歲移民美國,兩年前回台,擁有中華民國和美國國籍
學歷:美國馬里蘭大學感官藝術學系畢業
家庭:未婚,排行老大,有個弟弟
職業:家教、服裝設計及網路行銷、運動飲食
志向:拍探討人性的電影;以健美先生的姿態裸體演奏小提琴,演繹顛覆傳統框架的藝術

楊士毅的出眾才華:

楊士毅對社會的衝擊來自他白目的行徑和言論:

評:

楊士毅(Frank Yang)才華天分爆表,背後的顛覆哲學卻很空泛。在展現駭人本事的同時,卻只有在網路上留下罵名並予人以耍白目的印象。

王意揚

「紐約留學女」王意揚 22 歲(1990.10.08)

打扮故作時尚奢華、自戀、賣弄,在鏡頭前嗲聲裝臺灣腔兼落英文抱怨回國後的種種不適應,從文化活動,人文素養,到空氣……留學女對國內各種現象都加以嫌棄,「中國的空氣太差」、「中國人不尊重人權」、「中國人吃狗肉」,瞬間引爆了中國網民公憤!

國籍:中華人民共和國籍。成都出生,隨即移居北京。成長時間中約莫半數時間在美國,半數時間在北京。
學歷:2008年錄取美國芝加哥西北大學,2010年轉入東岸長春藤名校布朗大學就讀商學。2012畢業。
家庭:有一個思想開明、以行動改革社會的母親。
職業:曾為兼職模特、參與過央視《華爾街》大型紀錄片的拍摄
興趣:以多媒體文本創作,推動公共領域(soft public square)和價值觀建設和議程

 

知名扮演作品:

 

根據王意揚自稱,自己的母親是中國上世紀90年代初NGO(非政府組織)概念的先行者之一。

媽媽初剛開始做NGO的時候,中國基本還沒有NGO,十年以後這個概念才被一些人所熟知。她開始為全球變暖奔走呼籲、宣傳環保要從生活方式做起的時候,那時侯環保的主調還是「保護野生動物」、「濾淨空氣和水」。

她開始大力宣導「公民社會」的時候,這四個字在國內還是個極為小眾的概念。現在公共知識份子們來來回回的把這詞當護身符的時候,她卻開始反對這樣的西方概念,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反對這個概念裡面的西方意識形態。

現在她開始奔走基層,做鄉村建設。她不認為把政府給撤掉,公民社會就有了。她認為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打壓政府權力,而是和政府一起協助重建鄉村社會,現在中國的問題是社會垮了,社會垮了以後,什麼權都免談了。她是個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人,也能夠一直執著幹下去,是一個真的把思想刻在中國大地上的人。

王意揚覺得自己也是一個有使命感的人,只是方式和母親不太一樣。做視頻,不是為了看大家「秀智商下限」,而是當作群眾意識觀察、大眾文化傳播路線的敲門磚。

一個人擁有某種觀點並不是偶然,也讓我更加明白,如果想要影響這個社會,起點在哪兒。就如同市場評估、受眾評估,以更好地影響社會。

她說,

對於參與不了、也沒有興趣參與體制遊戲的我來說,我只想要做出好的文化產品,鼓勵人們從文化視角看問題,形成良性的社會溝通空間,而非去鑽政治憤青的牛角尖——後者通常只會導致左右「站隊」遊戲的肆虐、社會隔閡的加深和期待依賴體制解決一切問題的心態。對,我認為道德制高點是個很可怕的問題,也是社會不和諧的主要因素之一。如果政客們開始把事件和話題道德化,說明那些事件和話題已經淪為了他們的「站隊工具」——就是要讓整個社會「站隊」,而不是積極解決問題尋找出路。一次「站隊」都可以讓一個朋友圈四分五裂,更別提社會層面了。

驅使著王意揚投入文化價值觀戰場的,其實是一種「後自由」的社群倫理觀念(postliberal social ethics):

我嚮往一個健康的社會,「社會責任感」與「自由市場競爭」彼此不相斥,能力大的人,能受道德約束肩負更大的社會責任。

人們應該有除了贏家和輸家以外的身份感,具有社會黏合作用的身份感,而這種身份感最容易在文化領域獲得。

 

評:

王意揚具有很出色的條件,但是她需要有更深一層的學理思想根基的奧援。比如,她對「能力愈大,責任愈大」的真理,無法有效辯護。她在駁斥「道德制高點」的概念淪為政治意識型態的「站隊」(貼左右藍綠標籤)之爭的同時,卻也同時對道德實在論做出讓步。顯得自身在哲學立場上可能是矛盾的。

從文字所述,可以看出意揚的母親是偉大的女性,能夠在社會前端推動切合當代所需的矯正工程。然而, 她並沒有讓自己成為引領社會思潮的最主要推手,而是一個事前講話很少人聽、事後也很少人會去追認的先知。意揚可能無意發現這點,於是願意在「傳播力」(表達能力)、「影響力」這些點上下功夫。
然而個人認為,先知的異象,佐以紮實的學術、深邃的思想,才會擁有深刻的影響力。而不是只讓自己淪為被誤解、臭罵、消費外貌、以及爭議的核心。

加拿大年輕女導演Astra Taylor 找哲學大師們合作Examined Life (2008) 這樣的專業分工化企劃製作,乃更值得王意揚這樣有心衝擊社會的行為藝術人參考。這應該是留學知識份子應該設法在留學經歷中連結與帶動的資源。

Publicité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