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金融時報(FT中文網)全球經濟特刊:為資本主義會診(一)

Commerces
Commerces (Photo credit: zigazou76)

Source Link: big5.ftchinese.com/tag/为资本主义会诊

資本主義需要重新設計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總編輯 張力奮

一年一度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都在一月份的最後一周舉行,已有42年歷史。每年都有個宏大主題。它是一個精密的“議程設置“工程,用來測試該年度全球政界商界和意見領袖的脈搏和體溫。也為新興市場增長經濟體的專業人士們提供了出頭露面的機會。

今年的主題是 “Big Transformation: Shaping New Models” (大轉型:尋找新模式)。

頭天清早,第一場就是“資本主義大辯論”。我趕去旁聽時,過道上已站滿了人。其中印度和巴西均派出了規模龐大的代表團。

主持人問,20世紀的資本主義制度,能否適應21世紀的現實? 開場伊始,他對在座的幾百位代表做了一個舉手民調。結果發現,將近一半在座者認為,資本主義無法應對21世紀。兩成左右覺得資本主義並無大礙。餘下的是謹慎的遊離派。

印度裔的美國教授讓江,在討論中思維最為慎密。他提醒大家,收入差距的加大,大體上是因為高等教育投資的回報的提高。其實,尋租行為在高收入群體中 也很有限。對西方資本主義和中、星國家資本主義之間的角力,他有不同看法。他說:「只要貧窮國家在經濟上能趕上發達國家和它們的產業,國家資本主義就不會成功。」兩種資本主義都有侷限。但西方的強項是創新。以前,資本主義的日子比現在好過,是因為需求就在家門口,現在則要創造全球的需求。」

他還談到,財富分配是個大問題,富國的市場經濟模式已經長期增長緩慢,但這些國家的公眾對生活水準的高預期,是超前消費,是國家能力所不及。

當下,歐洲一些國家就業慘淡。西班牙和希臘等國,失業率高達30%至40%,失業的多半是年輕人。全球勞工的領導人要看到的是一個沒有剝削的就業環境,企業要在全球各地創造就業機會,不要用一個地方的就業來犧牲其它地方的就業。她呼籲,公司須每年拿出2%至3%的年收入用於創造新的工作機會,投資下一代的產業和人才。

過去30多年,中國對意識形態的敏感問題一直用“不爭論”來消解。但達沃斯無緣享受這種特權,因為繞不過去。這場不如人意的辯論,至少告訴我們,除了喬姆斯基這樣孤獨的永遠的批判者,資本主義陣營中也有人在反思。

資本主義正在生一場大毛病,但它不需退場。我們正進入一個獨特的時代:美式資本主義和中國式的威權主義,不再互為敵手,而是同時進入制度的自省和改革。在全球化資本、商品、人力和思想的流動中,這兩種制度的互動將催生資本主義的改革和重新設計。

達沃斯論壇落幕

英國《金融時報》 約翰•加普

一家美國銀行的負責人談到,“當我聽取歐洲的業績匯報時,感覺十分沮喪。聽到巴西或是印度匯報時則完全不同。”

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試圖利用此次論壇,提出一項跨大西洋、旨在削減關稅的貿易協定案。“人們知道我們必需創造增長,於是突然之間,我們似乎得到了山呼海嘯般的輿情支持,”美國商會主席湯姆•多諾霍(Tom Donohue)表示。

跨國公司表示,它們面臨著來自於投資者和員工的壓力,要求公司彰顯社會價值,而不僅僅是將利潤最大化。“我們不能將企業社會責任與其他問題分離開來——如今它是企業運轉的核心,”聯合利華(Unilever)首席營銷官基斯•威德(Keith Weed)表示。

並不是所有人都認同這種態度上的轉變。“通常來說,企業是糟糕的社會政策工具,它們應該遠離這一領域。”班納吉說道,“優秀的企業是從市場獲得資金,然後將資金配置到各個項目上,並從中賺取利潤。如果它們把這些都做好了,就不會有問題。”

今年,因與春節撞車,中國高層 »缺席 »達沃斯,讓一副部級官員代勞了。現在的全球論壇,中國若不出席,就名不副實,令主辦方難堪。1979年中國首次出席達沃斯,但近年來出勤率下跌。對中國領導人來說,春節期間留家裡,下基層慰問百姓是政治正確,當然比達沃斯重要。不少中國企業大老不願去,一是英語,二是住宿,三是食物,四是挨凍,掏錢買苦受。務實的WEF,已正式決定明年起調整會期,避免和春節撞車,確保中國領導人露面。

 

西方應汲取東亞經驗

馬來西亞前總理 馬哈蒂爾•穆罕默德

當今歐洲如何應對這場金融危機,具有全域性的意義。幾個世紀的霸權使歐洲以自己的價值觀為普世價值觀。

當外匯交易洗劫東亞時,西方人提出了他們的萬靈丹:提高利率,實現預算盈餘,讓遭遇困境的銀行和企業破產。但美歐金融危機時,他們卻雙重標準,做著每一件他們當年不准東亞做的事。

過去兩個世紀,歐洲資本主義帶來高生活水準。歐洲製造堆滿全球商店的貨架。歐洲主宰著世界貿易。歐洲經濟增長和財富積累的曲線本來可能無限延伸下去。但二戰之後,日本工業化,生產出價廉質優的產品。隨後台灣、韓國和中國大陸走上相同的道路。歐洲人很快失去了市場。

1997年,我在香港發言,把東亞金融危機的原因歸咎於外匯交易。我表示,貨幣不是商品,不應拿來進行交易。批評外匯交易,我受到了譴責。但是,對資本市場的榨取和濫用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2008年,銀行、保險公司、投資基金,甚至某些國家都經濟泡沫化。美元若不是擁有貿易結算貨幣的地位,也將變得幾乎一文不值。如11年前亞洲金融風暴,歐債危機使這些國家也變窮。但他們拒絕接受自己的貧困,於是民眾上街、罷工,反對緊縮措施。

亞洲國家當年的行為不是這樣的。當他們因本幣貶值而變窮時,他們量入為出。有些國家求助於世行和IMF;韓國民眾將把自己的錢和首飾捐給了政府,幫助償還債務。工人們更加賣力地工作,同時接受更低的生活水準;馬來西亞固定了匯率,使外匯交易員無法下手。我們被警告後果會很嚴重,我國經濟可能崩潰,沒人會借錢給我們。但這些預言根本沒有成為現實。相反,馬來西亞比其他國家復甦得更快。

歐洲各經濟體邁向復甦的唯一途徑是,承認自己變窮、量入為出、重新發展實業,即生產產品和出售服務。工資、獎金和其他津貼都必須降低,以獲得競爭力。此外,政府應對虛擬金融產品進行監督、管理,甚至取締。

【網摘與綜合評論】

馬哈蒂爾還是馬來西亞最聰明的人,從他的高度看透了歐美一貫正確後面的真實面容。這篇文章對中國、歐洲和美國都有很好的借鑒。核心的一條就是,金融應當服務於實體經濟,而不是有利於實體經濟之外。

當年東亞金融風暴,全球看到如韓國民眾將首飾捐給國家!再看看希臘!民眾絕對不放棄如何現有利益,更談不上與國家共度時艱。超高的福利將使國家入不敷出,逐漸拖向衰亡。

 

市場機制仍無可替代

作者: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 塞繆爾•布裡坦

實施再分配的最佳途徑,是建立(最好是統一的)稅收和社會保障體系,而不是去幹預價格和工資。

貨幣和財政政策,用於緩和經濟波動、避免供需失衡導致的失業和通脹失控,是必須的。

我支持自由競爭的資本主義,關鍵原因在於它能夠促進個人和政治自由。沒必要去假裝市場回報能反映個人價值。

非金融領域的商人,可以通過滿足社會成年公民需求而致富—流行音樂專輯、棉花糖或脫衣舞表演。即便在一些長者和道德高尚者眼中這些毫無益處,但自由社會應保障這些選擇價值的權利。一個人可以專心享樂、在從事社會公益事業、幫助國外的窮人,或以上活動和其他活動的任意組合。

讓我們反問社會主義者:如果沒有資本主義市場,該如何決定生產什麽、以及如何生產?市場社會主義者斷言,國有企業能夠模擬資本主義企業,利用市場價格來引導自己的行為。然而,當涉及到發明新產品或尋找降低成本的方法時,缺少開放競爭就會讓資源分配和管理出現問題。John Stuart Mill闡明一個政治上的考慮:「如果一個國家的所有公路、鐵路、銀行、保險公司和有限合夥企業都是政府機構的一部分……如果這些企業的雇員……人生中每一次升遷都要指望政府,那麽即便媒體自由、立法機構民選,這個國家的“自由”也只可能是表面上的。」在諷刺評論期刊《偵探》(Private Eye)的創刊過程中,私人資本發揮了重要作用;而在上世紀50年代的美國,一些作家為逃避麥肯錫主義的迫害,在私人部門尋找工作。這兩個例子都驗證了私人資本對於言論自由的重要性。

任人唯親可能腐蝕資本主義,保守黨議員Jesse Norman列舉:傳統的壟斷資本主義、俄羅斯式、以寡頭控制自然資源為標志的資本主義、軍人執政式資本主義、建立在毒品交易基礎上的毒販資本主義(自由至上主義)。最後一種情況需要受到立法干預(比如美國在上世紀20年代頒布的禁令)。

我還少考慮一點:金融部門還是可能為了自身利潤,在金融維穩的職責之外操弄債幣,對資本主義秩序造成損害。我們不能容忍大量虛擬資金威脅一個又一個機構和國家。資本主義是實現自由和富足的手段,其本身並非目的。

任何一種市場秩序要想建立,都必須設法將儲蓄和借貸的願望結合到一起。把多餘的錢投資於可投資的基金市場,或以各種方式對人生中的意外情況進行保障(比把錢藏在床墊下要強得多)。或許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應繼續為公眾所有,政府必須救助銀行。

【網摘與綜合評論】

本文最後提出的問題才是目前資本主義真正的問題所在—而且這個問題不是現在才有人提出—這些金融機構利用復雜的無意識的數學公式兜售虛假的垃圾債券,同時,寅吃卯糧的財政政策在資本主義的制度下被政策性地鼓勵。這些和資本主義原初精神背道而馳的現象,在作者簡略的分析下,就是呼籲大家回到曾經的美好時光,但不知道是不是年齡的關係,作者沒有注意到,除了透過回憶之外,那個美好時光已經回不去了。

我們需要就曼特爾(Ernest Mandel)、奧佛(Claus Offe)的「晚期資本主義」概念,對當前全球化局勢提供全新的診療和處方。

Publicité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