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vi] 一閃即逝的青春黃金交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邱慕天)

晚上把【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追看完了。

從親友那兒聽了許多關於這部片的故事,雷也爆得差不多了,所以看片時只有想盡快找到劇情中的共鳴點,然後進行與自身經驗的對照與分析。令人驚艷的是,開頭幾分鐘之外的劇情節奏都很明快。

男女主角兩人在班上從水火不容的兩個偏極,因著沈佳宜的善良、柯景騰的義氣,和那些年共有的純真,而貼近在一起。那些年中沈佳宜雖然沒有讓柯景騰對他告白,兩人實質上早走在一起了。

然而,這段感情注定提早劃下句點,從沈佳宜自我形象的中途崩壞開始就埋下了伏筆。作為一個品學兼優的班長,她一直不屑與班上一群調皮搗蛋的男生為伍。即使是接近他們的時候,也是一副眾星拱月高高在上的姿態。但她沒發現自己在班上被半強迫戴上的完美面具,未必是她真正想要做的自己。私底下的沈佳宜,就如同她自己所說的,在家會邋遢、會跟妹妹吵架,會有不想做的事、會有叛逆的想法。可是這意味「沈佳宜」是一個什麼樣的個體,她卻說不清楚:「我除了會唸書,好像別的什麼別的事都不太會去想」。

這些衝突層面,當時那些心理和性格還幼稚過她的男生,當然絲毫看不見。寫實地說來,步向成熟,需要經驗和歷練,臺灣長年升學主義且機械化的教育體系中卻不能提供這樣的土壤。咱們的體制偏廢了古希臘亞理斯多德式的全人教育訓練,也沒能在德智體群美之上均衡地開拓發展為「人」的目標;於是當我們一再看到沈佳宜以一副開恩的姿態指導柯景騰的課業、聽著阿和的冷笑話和面對廖該逼的無聊魔術把戲,竟也能認同那樣無奈卻又饒富單純滋味的學生生活。「苦中作樂」的那些年,就是我們共有的中學青春。

沈佳宜響應男同學反抗教官的那一幕,是一個不引人注目、卻非常意義深重的崩壞經歷。那是一個她必須選擇做些什麼,來維持她在衝突中政治正確位置的轉折點,而她的被動與無措在事件中表露無疑。向來當師長權威是正確的那一方時,素行乖巧的沈佳宜並不需要做任何事,就能輕易站上模範生的制高點。可是當教官提出無理及侵犯隱私權的要求分化同學的感情時,那些在教育體制中打游擊戰出身、一身孓然的男生比她更勇於選擇正義、將書包第一個砸向教官。

從沈佳宜到後來班上其他同學的響應,可知即使後來被罰在教室外半蹲的羞辱,也沒有使她喪失在公眾形象裡的崇高人格和高人氣,但是那樣的經歷已足夠使她驚嚇得淚流滿面。連在罰半蹲時都能被男生們夾在中間的沈佳宜,並不值得這個女神地位。餘悸猶存的她愈來愈不知道,離開了這個僅靠課業本事就能成為「天之驕女」的單元高中環境,她還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繼續讓這些臭男生服在她石榴裙下。

這一層層的教育和成長危機,都醞釀著著沈佳宜和柯景騰感情中潛在的裂痕。崩壞戲碼的第二幕主軸,就從沈佳宜抗壓性不足,考砸大學聯考被延展開來。雖然九把刀很貼心地帶入沈佳宜摀著肚子寫考卷的一幕、營造一 種(生理期)抱病上陣「非戰之罪」的觀感,可是從沈佳宜事後嚴重的崩潰看來,連她自己都沒辦法被這個病痛的理由說服,她也沒有那個堅強的底氣和自信來重考,憑本事奪回那她和人們都覺得她應該獲得的台大外文入場券。

然而當下柯景騰除了曬他的赤膊上半身和義氣,把上衣脫下來給她擤鼻涕擦眼淚之外,也拿不出一對向山一樣成熟可靠的肩膀。

這就是為什麼沈佳宜會繼續地罵他「幼稚」、「幼稚」!僅僅考上北教大(當年北師大)的沈佳宜已經開始追不上柯景騰了。故事輕描淡寫的迎新會一幕 « NCTU » 字樣,讓我們知道柯景騰來到了名校新竹交大。就連當年玩世不恭、成天打籃球、收集球員卡和耍帥的老曹,都進入了成大化工。這讓我甚至懷疑,沈佳宜北教大文組的數學實力,如何可能指導柯景騰考上交大的理組數學?先前足以維持這個集團人事平衡的客觀因素,早就不存在了。

而這些更反應著將來幾年後的薪資、工作前景和社交籌碼,歷經青春期脫殼蛻變後的人生,早就不再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那麼單純。

沈佳宜其實某種程度上已經預備接受這種角色和心境上的轉變。在柯景騰面前哭過那麼一場後,兩人開始了脫離眾人視線的遠距離戀愛。平溪的天燈、(九份)小吃、(勝興車站)走鐵軌…,柯景騰有很好的機會,可以在大隊接力跑道上追過沈佳宜之後,成為那個拉起她,帶她繼續向前奔跑的手。

可是…柯景騰卻連手都不敢牽。還叫她不可以去牽別的男生的手!
在交大宿舍辦的那場無差別格鬥大賽,毋寧說是柯景騰繼續放縱自己幼稚心智的一種展現。他看不到沈佳宜需要、想要什麼,只知道繼續這樣揮灑青春的汗水與血水是痛快過癮的。

趕來看比賽的沈佳宜,說不出這樣做的價值和意義是什麼。一種與期待的成長曲線不符的柯景騰,真的在沈佳宜看來就是「笨蛋、大笨蛋、幼稚」。

她拉不下臉說「其實我很擔心你受傷,能不能以後用更健康安全的方式運動發洩」。她也沒有那樣的氣度,就讓柯景騰做自己開心想做的事,大方地說雖自己不贊同「但也不反對」,並乖乖地、默默地給他遞上毛巾冰塊和創傷狗皮藥膏。畢竟,同樣心高氣傲的沈佳宜一直以來只會用原子筆戳他,能夠為他作紮起馬尾辮打扮和出借冬天的手套,已經是柯景騰在自己表現得像個正牌的體貼男友前,她能放開女生矜持示好的「傲嬌」底線了。

柯景騰則無法知道,為什麼自己一直以來那樣地喜歡沈佳宜,這次卻無法收起任性來,追她、愛她的方式來體貼她的感受。沒錯,他辦不到。一直以來他的表意方式就是建立在那些乾脆俐落、不假言詞的行為[藝術]上:包括把課本出借給沈佳宜,讓自己被老師罰到走廊外扛椅子青蛙跳、包括用實質的成績進步來回報沈佳宜幫他補習盯課業(卻嘴硬自己是天才),包括最後他餓虎撲羊地對沈佳宜…….的老公深情的一吻等等「苦肉計」,都是九把刀(或我們這些青春期男生)特有的柯式浪漫,酷帥勝過千言萬語。

可是這一次無差別格鬥大賽上,柯景騰挨的打,不是什麼苦肉計,也不存在什麼沈佳宜能夠感受到的浪漫。沈佳宜倔強地生氣,是不願看他繼續地像個唐吉柯德般把「沈佳宜」幻想成那個賴以寄託他的騎士精神織夢前行的完美公主。她想把柯景騰往前推、推向現實,一個現實中的沈佳宜。

很可惜地,當下一走了之的柯景騰,直到幾年後才曉得回頭,用手擦乾沈佳宜臉上那被雨淋濕的眼淚。

是的,那天從交大男宿屋簷下追出的公主,本來可以不用被雨淋濕,卻免不了被自己的眼淚所淋濕。

沈佳宜心碎了。她想為柯景騰當一個姊姊型的女友或妹妹型的女友都沒有能力。柯景騰既沒有成為她兄長情人的氣候,卻也不是單薄濕身的沈佳宜得以喚回的忠貞少年騎士了。

當然,沈佳宜可以選擇繼續耐心地等候這個兩人間適切的互動距離被時間拉出來。然而,北中兩地相隔的求學距離,對他們而言還是太遙遠了。說實在,這個時間沈佳宜也給了。如果不是兩年後那個2001年震驚全台的九二一大地震,將兩人都拉到那同一片星空下的空曠街道上,沈佳宜要等待那中斷的訊號相接不知道還要多久。

這樣一種中斷,對宣稱自己喜歡沈佳宜的柯景騰來說,無論內心有多喜歡,都是一種恥辱。他內心的感情,終究還是建立在一種自私、一相情願的青春期自我追尋道路上。沈佳宜的公主形象,雖適時地讓她成為那被追尋的標竿,但到要結婚時,她還是得務實地選擇一個可以讓她不用背負女神包袱、可以向著他從零展開自我的成熟男人。她需要的,是一個能夠看穿她這些缺點,又能夠與她平起平坐,並能填補她這些人格發展需要的人。青春草原上的沈佳宜曾吹出一顆顆美麗的泡泡,帶著這些追著「沈佳宜夢幻泡泡」的男生們成長;然而像兄姐般能夠遮蓋她成長的羽翼,卻在自己生命中缺席了。

大部分的時候,柯景騰的思念和付出都在傳輸過程中流失掉了,沒能烙印在沈佳宜的心中成為養分。柯景騰用情雖深,沈佳宜卻不覺得自己是被呵護、被愛、被幸福包圍。沈佳宜僅有被感動到而幸福地會心一笑的一次,是當年借課本的一次。之後的她卻一直得在認知上 一直說服自己「柯景騰是真的很喜歡我」(阿和有類似的毛病),而那樣的感覺不會是幸福。

我相信那些年間,沈佳宜無時無刻不希望自己是能夠「吞得下九把刀」的那個女生。只是她既知不能、而且向著柯景騰又沒有那些「為愛痴狂」的理由,終究還是務實理性地在三十歲前做出了抉擇,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需要。這樣的沈佳宜到了婚禮上也就不知如何面對柯景騰。

婚禮的最後,柯景騰對著她老公瘋狂的長吻,若照先前的約定來說,是要再次吻在她唇上的。但這時瀟灑地放棄這一吻的權利(也不太可能真的執行),然後揮揮衣袖用筆下的文字和過去的自己道別,那才是柯景騰。讓這一吻的瘋狂和深情透過想像,轉嫁到沈佳宜幻想的畫面中,直到畫面中的她甜滋滋地說、淺淺地說:這些年來,謝謝你這麼喜歡我。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