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 SBL/AAR 2011 (增加一些感想)

經濟學人〈紐約的文化經濟〉一文介紹了 Elizabeth Currid 在 The Warhol Economy: How Fashion, Art, and Music Drive New York City (2007) 一書中的觀察。

她說,文創產業興盛最重要的條件是聚落和第三空間。各種藝術家聚在一起交換資源、觀念。這是美國紐約最獨特且成功的地方。

我感到學術研究也是如此。不大量地和有才華、有天分的人互動,閉門造車的成果必然是上不了台面的。

雖然網路已經很好用,但「見面三分情」更是真的。「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說明教育的關鍵在於有人點撥、將知識貫通為學問、道理。叫我受益最深的是這屆 AAR 及 SBL 時的「夜生活」(因為白天都在開會,晚上則是大展拳腳的社交時光)。與在亞伯丁的學長 Justin 重逢後,他帶我闖蕩普神的歡迎酒會、和亞伯丁系統神學學派的一票學人吃美式漢堡噴八卦,又到 T&T Clark 包下的酒吧場子跟他們編輯喝紅酒談出版,還認識了幾位前途看好的劍橋博士與博後學人和從劍橋轉到愛丁堡的年輕教授 Paul Nimmo。Justin 不停向人用一個我自己聽了都非常臉紅(也不以為然)的方式介紹我。但總之,這讓我與許多學術先進們有話可聊、建立橋樑。

此外,我自己還去跟芝大神學院那邊搭了幾條線。Jean Bethke Elstain 教授和 Dwight Hopkins 教授都分了很長的時間回答我的問題,即使圍繞在他們身邊的還有同事以及自己的學生。與普神的 Bruce McCormack、George Hunsinger 見面時也充滿親切感。

我對諸多 transatlantic 神學界的學閥局勢都在這時候掌握起來或得到印證。那時是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接近並且已經一腳踏入這個世界。

另一頭 SBL,我陪小涵一起奔赴新約和保羅研究的一線戰場。瞻仰 N.T. Wright, R.B. Hays, Daniel Boyarin 這些大師(以及精彩的交鋒外),並與會場隨機遇到的華人學者交流。

我在後自由神學大會師場合和歐陸解構現象學派高峰會的兩條線嘗試開展時,則更覺得應該積極些。看得書耶魯後自由學派出來的大師們情誼都很深厚,至於歐陸那頭我積極提問,有一個年輕教授和 Kevin Hart 願意很親切地回應我。最後是早早注意到同場與會的中原阿豹也在現場,特意把握了機會交流。這次帶來的主要影響,是如何將社會運動、公民組織的社群概念,用「教會論」加以批判比較,同時也引入其實驗性概念來深化教會論的神學形上學。

意外收穫倒是,自己竟在北美改革宗學會那邊如魚得水。我捎來亞洲的、新一代人的聲音,彼此都特別有結交新伙伴的感覺。希望那將成為神學教育的「使徒」者,也能存基督無私、溫柔的心提攜和關懷那些學術上奮鬥掙扎的門徒。

Hover the mouse to see names/tags, click for larger images

see more below

2 thoughts on “[Foto] SBL/AAR 2011 (增加一些感想)”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