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出來的現代福音?-談費城 Temple 教會的興起與小女孩的 5毛7分傳奇

今天在網路上讀到由基督教報刊所轉載的一則感人故事:

20世紀初,美國費城浸信會教會門口有一個啼哭的小女孩,牧師看見了就上前問她:『你怎麼了?!』 小女孩哽咽的說:『有太多小朋友了,教室沒有位置了!』牧師看著這位小女孩衣衫破舊、也不似其他小朋友被父母裝扮的乾淨整潔。牧師心想,主日學孩子多了,這位從貧民窟來的孩子自然地就被擠出教室了! ⋯⋯ 於是,牧師牽起女孩小小的手,走進教室找了個位置讓小女孩坐下來上主日學。這位小女孩因為牧師的愛很受感動,心裡很感恩,在她心中暗暗下了一個決定…

兩年後,在貧民窟的這個小女孩因為生病而死亡了!女孩的父母知道小女孩生前常常到這個教會上主日學,於是請了牧師來幫小女孩舉行告別式。

牧師抱起了小女孩,有東西從小女孩身上滑落。牧師撿起來,是一個破舊的錢包,從裡頭抽出一張字條,幾個歪歪斜斜的字落在上頭:『 這是獻給神,要把小小教會建得大一點,讓更多的小朋友能上主日學 』。錢包裡頭的總共有五亳七分。

牧師大哭 ….這件事被寫下來,傳了出去… 有一位地主看到了,決定要將一塊地賣給這個教會,以『五毫七分』的價錢賣出。如今這塊地成為 3,300人教會、主日學大樓還有一座醫院… 小女孩費盡全力到她死前才存五毫七分。

實在沒法估量五毫七分到底 是『多麼的少』,但它卻成就『何等大的事』…。

雖然有些似曾相似,但還是該說第一次讀到時我的感觸是真的:一位純真的小天使,縱使出身卑微、環境不利,連教會內都一副炎涼世態,但仍全無怨懟、一心獻上微小的愛。最終,神看見了。神帶走了她的生命,卻以此改變了人心、轉化了世界,更大地彰顯了神的榮耀。

不過,這個故事版本一眼就讓我覺得有不對勁之處:按照葬儀風俗,怎麼牧師會在告別式上肢體接觸、甚至抱起小女孩的屍體?怎麼父母親會沒有檢查病逝時小女孩身上的衣物/遺物?如果這個錢包是在小女孩身上一個只要一抱起身就會露出的位置,何以父母親和所有其他有機會先接觸她遺體的人都沒有發現?更別說裡面是叮咚作響的57枚銅板,哪有輪得到最後觸碰遺體的人成為第一個發現者的可能?

我感覺這起故事有不少杜撰的成分,儘管我很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經過半小時的搜索,可以說大出所料-或是大失所望。這則傳奇故事的時間、地點、內容都虛假不實、錯誤百出。

首先,上面從英文翻譯的中文文字內容已經被以訛傳訛了許多年,隨便上搜尋引擎查找就可以看到 2005年甚至更早的貼文。

它的真實版本是:小女孩逝世於 1886年,所以故事發生在 19世紀末而非20世紀初。小女孩叫做 Hattie May Wiatt,父母健在。事發地點不在教會門口在裡面。當時教會因為太過窄小擁擠,連主日崇拜都要提前幾個星期拿號碼牌才能進入,也就別說主日學也是了。

接著當天是週六,上的叫做安息日學(Sabbath School)而非主日學。小女孩因為住得離教會很近、長跑教會,並不是住在什麼貧民窟的人。從當事人牧師的見證中,完全沒有提到小女孩衣衫藍縷、被歧視排擠之類的印象。牧師指出,「教會太小,以致於不夠早到的都進不去」。牧師沒有牽她進教室,而是將她扛在肩膀上進入教室。然而當時牧師確實興致勃勃地答應她會將教會好好擴建。這原是一張為了哄小孩而開的空頭支票。

小女孩數週後就罹病過世了,並非上文中說的兩年。

後來,57分由父母轉交給了牧師,沒有戲劇性滑落的破舊錢包和寫著感人純真心願的字條。小女孩每幫父母做一件事他們給1分錢。這是她存錢的方式,而以當時的幣值而言,一個小孩能存到這樣的零用金也是相當不容易的(而且想想這是在她生病到過世那短短的時間內),並不是像上文中說起來地那麼微不足道(雖然不可能直接用來購買房地產)。

牧師受到小女孩的心志感動,於是開始和執事會認真談建堂擴堂。

建堂款項則先由牧師一面在多方宣傳這個故事的同時舉行「義賣」。小女孩的57分原來並不是57個銅板。 57 x1是牧師為了義賣特地去兌換的。這57枚銅板被「義賣」給了會友,籌得了$250。後來有54名會友將硬幣還給牧師,牧師使用展示這些硬幣的方式繼續募款。

這起真實故事最戲劇性的一部份在於最後是一位叫Baird 的地主,他把 $30000的地用 $25000 賣給教會,並用那54分當頭期款,其他款項用 5% 年利率分期付款的方式繳清。Baird的確是被這則故事感動,但不是因為他看了報章後主動聯絡教會,而是教會早就看上了他要賣的這塊地,牧師一對一談價時對他動之以情,要到了這樣的優惠。

建堂後的全部支出費用達到 $109000,大都是會友點滴奉獻來的。但有一個非信徒Mr. Bucknell 捐了$10000,他與教會談條件,說建築物不能稱為church。教會需要這筆款項就允諾了他,把教會稱為 temple 。這是今天Temple Baptist Church in PhiladelphiaTemple University 的由來。 用些這當關鍵字上網去搜索可以看到很多被加工得天花亂墜的故事版本。

真實故事的資料來源:

小女孩天使般的形像已經成了 Temple University 和 Good Samaritan Hospital 的掛像

在這起故事原初真實事件中,其實已有許多感人的元素。編造的內容則可以說更適合寫為劇本或拍成電影。

只是若要將這些編造的內容,煞有介事地當成目擊者見證,就是對歷史事實的不誠實。這是對那些以字句主義闡釋聖經和福音書的基要主要者的最大諷刺:他們把福音書的細節都當作史實,卻用竄改細節的方式吹出一則又一則現代福音。

以下加工美化後的版本的細節是沒有事實根基的加油添醋,唯一目的只能說在利用人內心脆弱同情心的機制,並增加煽情催淚的戲劇張力:

  • 啼哭的小女孩
  • 衣衫破舊、不似其他小朋友被父母裝扮的乾淨整潔
  • 貧民窟來的孩子自然就被擠出教室
  • 破舊的錢包,裡頭抽出一張字條,幾個歪歪斜斜的字
  • 有一位大地主看到,決定要將一塊地「五毫七分」的價錢賣給教會
  • 甚至 「20世紀初」 這個改編說法,也比 「19世紀末」的真實年份的呈現更能降低距離感,給我們一種「同時代感」的共鳴。

雖然美化後的故事內容讓很多人心靈滋潤、激發靈命和宗教情懷,但它如果是建基在人為操弄上,我們就必須拒絕這種試探。今日教會的崇拜中,我們也常常運用一些認為可以「有效」操弄人心的機制,將之置入於音樂、宣召、演講術、儀式等等。並把烘托出的果效稱為「聖靈的工作」。這乃是危險的。或許我們是好意,想幫神做成祂的工。然而真實地說,上帝不需要我們幫忙人工製造感動。祂沒有什麼事是我們可以用「人」的方式的幫忙的。

我們不要以為「神在歷史中成就的故事」不夠美、不夠動聽,或太多無謂的細節,就以為上帝需要我們這些寫手幫祂改寫聖經、寫福音。當初的牧師Russell H. Conwell 就是明白人,在眾多見證者面前他既不需要、也無法竄改故事內容。

如果我們還希望將福音書當作是對耶穌基督工作最忠實的見證的話,我們就要避免繼續再做這種「吹福音」的事,以免在教會內反倒助長了扭曲的真理觀,給無神論者看笑話。

6 thoughts on “吹出來的現代福音?-談費城 Temple 教會的興起與小女孩的 5毛7分傳奇”

  1. 點了連結看這篇,

    我想到大學修心理衡鑑的課,老師花了許多時間雕琢學生在撰寫個案報告上心態,包括格式內容的安排,敘事方式的呈現,甚至為何使用該副詞或形容詞等,讓那學期跟同一個個案晤談的紀錄所累積而成的個案報告,足足地複寫了一學期才交出這份的報告。

    這些修修改改的過程裡,老師的引導使我學習到,提點並非為了對錯,而是為以幫助我們能看重所做的是在書寫一個「人」(即使一個人的生命樣態透過文字被認識),也有助於更細膩地察覺自己、個案,及兩者互動關係之間的狀態。

    情感的收放,有時拿捏得好其實有助益於影響看不見的內在動力;但若以此為基礎,則同時也有著風險在於,情感的經驗,常常是主觀居多,而且既是「感覺」則可能對也可能錯(不過它允許彈性,也完全了靈活的生命樣貌)….只能說,這真是一個不容易的功夫啊!字裡行間所遞送出的訊息所需的節制,常常須仰賴聖靈的幫助,學習拿捏得宜,

    不過這樣態度,有時候的確是讓人覺得我實在是不那麼有趣,或是很不「女生」就是了….這讓我本人也有時覺得困擾哈。

      1. 嗯嗯,還有許多能學習的!但一些的考量使我沒選擇繼續往上念研究所,先工作去~~。

        不過倚靠聖靈幫助的那段,是我自己的感享和學習心得啦。許多同學在學習過程中,也有越來越困惑和迷惘的….諮商的工作有較多的機會,會碰撞自身生命的議題,我也會,但是我覺我還算幸運,有一個可以處理罪的問題及能回答今生存在意義的信仰,所以無解的困惑稍微少一些。

        倒是最近因為較多瀏覽你的訊息,我才發覺記者的工作看起來可以有機會到各個地方去看看、接觸人,然後書寫,感覺是一個能開拓視野、發展各樣能力的工作。很吸引人哪。: p

      2. 是有你提到的優點沒錯,適合有熱情、使命感,善用文字說故事、學習及分析能力佳的人。
        但事無完美,也要能忍受低薪、高工時,以及分秒必爭、不容出錯的壓迫感。每個要入行的人,總是必須權衡利害和自身特質。

      3. yap!

        聽起來雖無法全然體會那壓迫感,然而稍能理解為甚麼說「每個要入行的人,總是必須利害和自身特質」;有時觀察各個行業或是領域我會好奇其所需(被期待)具備的質素,是能在該工作裏頭被發展,或先天(已有)條件,對於回應合不合適從事某一項行業或踏入某一個領域有較多支持。

        於工作生活,我常常能接觸學生;青少年和大學生探索自己人生方向的層次不同,但是同樣也都有回應自己到底這輩子要幹嘛的大哉問,常常變常常換、總有新意,處於沒個定準兒的階段。不過既有榮幸參與、陪伴著走一段「變色不全」的過渡,使得我為此常去思考或是注意一些東西~~。阿不過上帝幽默之處在於,祂信任並使用一個,也正走在這種階段裏頭的少年人哪!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