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寫作密碼 電腦演算法解玄機

A Sefer Torah, the traditional form of the Heb...
Torah

Source Link:

撰寫《聖經》的作者究竟有多少人?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有以色列科學家最近發明了一種電腦算式,可以準確地辨識出那些聖經的段落是由不同人所有。他們用算式分析聖經各個章節的寫作風格、歸類模式,證明聖經作者絕對不止一個人。

現今大家所熟知的聖經,是由《舊約》和《新約》2部分所組成的。過去大多數人認為,舊約聖經的首五卷,是由西元前13世紀時猶太人的民族領袖-摩西一個人所獨撰,但有多名宗教學家認為這部份應該是眾人合力著作,對此一直沒有定論。

對於這群研究希伯來舊約聖經的以色列人研究員來說,能將摩西五經(猶太人所認定的權威法典)作者身份和風格更進一步確認具有重大的宗教和歷史意義。自從18世紀懷疑摩西五經作者傳統的說法開始在聖經學界被提出後,爭論就不曾停歇。法國的天主教學者Jean Astruc (1684-1766) 是第一個指出摩西五經中「創世記」並非完全出自摩西手筆的人。 Johann Gottfried Eichhorn (1752-1827) 也接著認定「創世記」至少反應了兩種不同的來源及風格。Karl David Ilgen (1763-1834) 更進一步指出,創世記包含了十七個彼此獨立的文獻記載,並且有三位作者。

到了19 世紀後半 ,批判理論在一人手下集了大全。一位叫做 Julius Wellhausen  (1844-1918) 的著名聖經學者,經過窮經究理的考據後地提出了「四典說」(又稱底本假說),認為摩西五經的風格至少有四種,分別來自四個以上的作者、甚至四個作者群的手筆。他以五經中稱呼「神」的方式作主要區 分方式。裡面有的地方稱「上帝」(God/ Elohim),有的說「耶和華」(Jehovah/YHWH),有的說「耶和華神」(God Jehovah),有的說「耶和華你們的神」(The Lord your God),有的是「至高神」(El)。他認為這些稱謂的差異反應了不同作者的手筆。

這個理論在舊派、新派之間發展、爭論了已有一兩百年

然而以色列學者之前研究成果的新穎之處在於它反倒告訴我們「神」這個字的同義字串是無法幫助我們區分作者的風格的。帶頭的研究員說:

Some of the (synonyms) that do the heavy lifting on the Pentateuch had been noted before by scholars, but the most famous synset – names of God – actually didn’t help at all. »

他們以2本著舊約聖經中的《耶利米書》和《以西結書》進行測試,因為傳統上學者一致認定這兩卷書是兩個不同人寫的(以西結、耶利米)。當他們把兩卷書字句段落全部打散隨機編排時混成一大卷書時,電腦演算法能夠以 99% 準確率分辨個別段落是屬於哪一份書卷及作者。

原文:To test out the algorithm, the researchers used it to analyze two well-known books of the Bible, Jeremiah and Ezekiel, who scholars agree had two different authors. They cut the text up and mixed them together at random. The algorithm managed to separate the two with near 99 percent accuracy, demonstrating that the method worked.

傳統上,我們是用一些特定的詞彙出現的頻率來分解聖經。這個新的演算法則利用某些同義字的代換原則,將這些段落中的字彙分別歸類、並核對出數百個同義詞集(synsets),再利用詞彙間的微妙變化來辨識作者的寫作習慣。例如,我可能表達 “distinguish” 這個字時,我愛用「辨識」、「辨認」、「區別」這些同義詞。但另一個人習慣用「辨別」、「區分」、「分辨」、「分別」。那麼只要依據這一組關鍵字的線索,就可以鑑定 兩份匿名的書信,知道哪一份是我寫的,哪一份是他寫的。這些語言學家在建立電腦運算規則時,選定了 150 組最能區分風格的同義詞集合。

原文: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ofessor of linguistics Mark Liberman, who wasn’t connected with the research, noted the big innovation was the use of synsets rather than just the location of words or their frequencies. « The key to making such methods work is to hit on features (words or constructions or word-senses or whatever) that genuinely differentiate the authors, » he said. « In their experiment on un-munging Jeremiah and Ezekiel, they found that word distributions did not work well; but synonym choice (as estimated in a clever way) did work. »

電腦演算法雖無法辨別出誰是作者;但可得知《聖經》中的哪些段落是由不同作者撰寫的,也可確定以辨別出新作者從何處開始接手寫,電腦算式的可以直接從用字的差異來著手,而且而同時處理幾百組同義字串,降低了人為詮釋的主觀t成分,並建立了更有一致性的標準。

不過我們也要注意,它雖然聲稱以科學的方式計算,但仍然有其限制。因為理論上,我們若不能確定作者的人數以及身份,以及有多少人,真正的科學辨識只能建立「實驗組」和「對照組」兩組風格檔,例如「摩西」、「非摩西」。或是「祭司語言」、「非祭司語言」。而當我們真正開始想要定義超過兩種「風格檔」時,人為操作的主觀性就滲透進來了。

原文:That could make the algorithm useful for analyzing other historic texts. Because it uses criteria not subject to interpretation. Ignoring what the writer « meant, » it can quickly zero in on what was actually written. It can also pick up more subtle changes in word use and distribution than a human can, since it can instantly check through hundreds of synonym sets.

Koppel stressed that the algorithm can’t say exactly how many authors the Bible has (or doesn’t have). But it can say where styles change. That alone can shed light on debates over authorship. But there is one big caveat: the researchers had to tell the algorithm how many stylistic « families » they wanted to split the text they analysed into. While asking for two gave a result that agreed generally with scholarly consensus, dividing the text into more than that seemed to stray from it.

這個算式的開發能幫助我們確認「聖經有風格差異」以及「聖經作者不只一人」,更大的價值則是幫助我們確認風格差異和轉換「發生在什麼地方」。古早有些基要人士認定 聖經全部都是上帝用祂自己傳達自己的文字給人類作者意志寫的,故不應該有風格差異(稱作「機械默示論」)。針對這群人,有好事者(我可沒說是我本人)幫這係咧新聞下了個副標: « God himself may have written the Bible, but His wife helped edit it » -如果你真的不願相信聖經是由多人寫作,那至少相信聖經有一個上帝本人以外的編輯者吧!

聖經存在著一個人們通力合作的痕跡,以致於體裁風格風格都千變萬化,是今日大部分學習聖經的人都能肯定。英文的 Bible 這個字,來自於希臘文 βίβλος ,意思是「眾多書」。與世界宗教典籍相比,聖經是獨特的。

可蘭經出自穆罕默德。摩門經出自約瑟夫•史密斯,聖經卻不是由一個人編寫。66 卷的內容組成了我們認定的舊約和新約。通過1600年被40個作者所編寫,記載亞洲、非洲和歐洲2400公里間發生過的故事。這些作者的才智不同,地位有別。從尊貴的君王到卑微的販夫走卒,我們讀到帝王、統帥、宰相、省長、先知、祭司、學者,又有醫生、牧人、稅吏、農民、漁民等勞動者所記下的文字。寫作 的地點包含迦勒底王國的都城巴比倫,以色列的首都耶路撒冷、繁華的帝都羅馬、到地中海渺無人跡的拔摩海島等等;其中「有富麗的王宮、聖殿,也有簡陋的茅舍、監獄;有學校、教會,還有曠野和沙漠。這許多作者,有的寫於生氣勃勃國興時期,有的寫於威震天下 的國盛時期,有的寫於萎靡不振的國弱時期;也有的寫於國破家毀的亡國時期。論其文體,有莊嚴之歷 史,有雄偉之傳記,有秀麗之詩歌,有流暢之書信。」

鑒 於上述不同的因素和條件,所寫的書,按情理而言,勢必南轅北轍,矛盾百出。然而即使經過那麼漫長的時間,聖經卻傳達一致的基本訊息,把一個真理逐漸地展開:就是創造天地的神,為人提供可以親身來認識祂的途徑。聖經故事集中地講述神的拯救,圍繞一個要角,就是耶穌基督。聖經也包含許多的預言、僅僅舊約先知關於彌賽亞的來臨就給予了近300個具體的預言,包含「祂在那裡誕生」、「祂在那 裡長大」等等。當數百年後,這些預言一一地被耶穌基督成就。我們怎麼能說明這準確性和「統一性」?好像許多作者受支配於一位主編之下,完成一部文庫一般。

原來聖經之所以能歷經艱難險阻,而仍然屹立不動,「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彼後 1:21)。靈感與啟示的能力是最主要的又是最根本的一個因素,以致於雖然記載的是很久以前的故事,卻永遠持續的給讀者感覺新鮮,到如今我們還能發現其中有神的奧秘和偉大的恩典。聖經之所以珍貴,它之所以深入人心,原因也在這個關鍵上。

Publicité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