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 chenglap: 拒奢侈、不出國 日出現「嫌消費世代」?

消費主義是工業經濟的副產品.

人類的社會到底還是進步了, 在未去到工業經濟之前的社會, 一整個農莊的生產就是為了讓貴族們過消費的生活. 而貴族以外的人們, 自古以來都是過著物資很有限的生活.

而在阿當斯密提出了「國富論」將「認同消費可以是一種好事」後,大量生產的複合經濟產生. 這裡最大的變化是生產成本的下降.生產的常態是, 你投入的起始資本是一筆大數目, 之後你生產越多, 平均每件產品的成本就越低. 這就註定了擴大生產就是降低成本的方法. 不論是計劃經濟還是自由市場經濟, 都是一樣的. 而這最終必定要被消費掉才有用, 不然就是垃圾. 所以擴張消費就變成了

最終一步.這是消耗資源沒錯.但是如果沒有這種生產過剩的經濟的話, 會產生更大的問題.第一是科技, 如果沒有這種經濟的話, 大部份技術研發的成本都會大幅上升, 電腦今天這麼便宜…(read more)

 

曾旅居臺灣多年的香港人 chenglap大是 PTT站內前幾名的民間年輕知識份子。 他提出消費主義的善(virtue)包含

  1. 以大量生產、普及化所得到的成本優勢是現代科技得以推動和進展的關鍵。如果沒有資本主義的過度消費,便不會有當前日新月異的資訊科技。我們可能會還生活在幾十年前或一世紀前的不方便中。同時,儘管科技消費主義製造污染和浪費是錯誤的,但假使完全沒有這些科技,將可能產生更多由於技術不成熟所導致的浪費(如假使沒有可以取代紙本的電子書我們就得繼續大量砍樹)。
  2. 承上,又由於工業連動的特性,醫療科技的進展也拜消費主義所帶動的科技發展所賜。事實上貧病死亡都因此而減少。
  3. 消費主義解決地球人口過剩所產生的經濟問題,包含就業和土地利用轉型的問題。反過來說,如果不是地球人口已成長至此,我們是不需要這樣的消費主義的。

感謝chenglap提出這些觀點,讓我再次堅定地確認現下我們光用道德主義戰新自由主義是欠缺足夠力量的。整個問題的處理拖不開物質與實用的議題。

我們有兩個消極的解決之道:延緩科技發展。減少地球總人口。

儘管我認為,現代人是有可能過不仰賴進步科技的生活的(如 Amish人),但那需要強大的宗教信念和社群協約的幫助,且不會成為主流世界的決定。國際政治的競爭是一個最關鍵的問題;沒有人想輸掉權力。

減少世界總人口的目的不容易達成,也是同一個原因。缺少人丁,就缺少力量。小國寡民的,在國際角力場上,不會有中、美、印度、俄羅斯的發展潛力。但我想這方面會比「發展更負生態責任的永續科技」來得好控制。因為人口過剩的國家一旦無法解決自身的就業、教育和經濟成長問題,便會有改革人口政策的壓力。

但麻煩在於,基督徒在倫理上無法坐視他國不當內政製造的自家人民窮困飢荒戰亂,故有可能如 Slavoj Zizek 所指出的,反倒姑息那些早該自取滅亡的錯誤思想決策和決策者。另外Zizek 也指出,消費主義一面持續擴大貧富不均和不公義,卻又有一部分其中人將利益施捨分享給消費主義中被邊緣化的族群和受害者,也在在說明新自由主義邏輯內所提出的一切答案,都只能治標而不治本。Paul Krugman 完全同意這點,卻認為我們離不開新自由主義。我們能盡的最大人事就是延緩自我的滅亡。

Slavoj-Zizek-by-Pablo-Secca
Image via Wikipedia

聖經又教我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這地。」

但萬一這樣做的下場是趨向毀滅呢?

1 thought on “[省思] chenglap: 拒奢侈、不出國 日出現「嫌消費世代」?”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