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唐崇榮「空氣說」(上)

這段七年前唐崇榮牧師香港佈道講座影片中的就是圈中俗稱的「老唐謬誤」。

承襲二十世紀改革宗護教學家 范泰爾(Cornelius Van Til) 的先驗護教學(pre-suppositional apologetics),唐牧師的邏輯思維往往能使慕道友或初信者得到一份信仰的 [假性] 確據。使他們認為,自己當掃除懷疑、相信耶穌,一切就像人需要吃飯喝水或用 1+1=2, 2+2=4 這樣的基礎數學原則運作日常生活一樣地理所當然。

然而,這一護教原則所運用的類比卻存在一種認識論的謬誤,會將具備科學頭腦和知識份子愈推愈遠。(個人常感覺,唐牧師雖是以佈道家、護教學家出名,但其實他更出眾的恩賜應該是對信徒培靈,而非打動懷疑論者。)只要是受過實證主義(positivism)和後現代思想薰陶的人都能看出,宗教信念(信耶穌才能得救)和物理及抽象原則的最大差別,在於「可證實性」(verifiability)和「可證偽性」(falsifiability)。

提出「可證實性」的,是包含邏輯實證論者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 )在內、活躍於上世紀20年代的維也納學派(Vienna Circle)。他們主張,一個基本命題的内容若和事實相符合,就是真的。然而,了解一個命題的意義,必須首先了解什麼才能使它為真,說明它是通過什麼被證實為真的。亦即,一個特定的命題,需要靠一個特定的經驗來證實。一個普遍的命題,則需要靠普遍的經驗證實。所以邏輯實證論又叫做經驗實證論。

但因為經驗永遠是特殊的、個人性的,使用經驗來證實理論,我們就永遠只能證明一個特殊的命題。例如張三因為拒絕呼吸窒息而死,只能證明「張三需要呼吸才能活」這一命題,而不能證明「需要呼吸才能活」。若張三和李四都因為氧氣不足而死,還是只能證明「張三和李四需要呼吸才能活」這一命題,而不能證明「需要呼吸才能活」。

實證論者提出的這個標準,等於為所謂的真理/真知識設定了高不可攀的門檻。普遍的真理因而不可得,所有的知識都是個人知識。以此,維根斯坦和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在上世紀聯手摧毀了傳統的西方形上學、那個過去人們以為具備普遍性邏輯的真理和知識。

在這個基礎上,科學哲學家波普( Karl Popper )又提出了「可證偽性」的說法。正是因為命題的表達一般為全稱命題, 而經驗的對象是個別的。所以, 他發現經驗如果用來證實理論,那麼它將是無法窮盡一般的理論的。比如,「所有烏鴉都是黑色的」這是一命題就不可能被證實。事實上﹐不論我們找來多少隻烏鴉都不能證實這命題。反而只要一隻灰烏鴉的出現就能證明所有的這個命題是錯誤的。所以,經驗的真正意義在為命題提供「可證偽性」。

「可證偽性」可以避免對錯誤理論的辯護和教條。因為這樣,所有的「全稱命題」都只能維持一種猜測和假說,它們不會被最終證實,但卻會被隨時證偽。而之所以我們能夠對這些全稱的命題放心地信任,就是因為它們不霸道,願意讓自己隨時被經驗推翻。例如堅持實證主義的人,一旦當與理論相悖的經驗出現,便會做出特例假設或特殊的限制以使得理論能滿足經驗。「可證偽性」為一切當前被宣告為真理的科學知識和定律提供了可靠性。

追隨波普的忠告,實證論者總結;雖然個別性的經驗無法為全稱命題提供「證實」,卻能夠以或然率(probability)的形式提升命題的主觀真值(subjective truth value)。用例子接續說明:當我們說「所有烏鴉都是黑色的」時,一隻黑色烏鴉或上百萬隻黑色烏鴉雖然都不足以證實它,有一百萬隻黑烏鴉當樣本卻比一隻黑烏鴉能使命題的成立來得穩固可靠得多。

就如同古今中外所有目擊者的見證,歷史和科學實驗經驗的積累卻能高度提升一個命題的可信度和實用參考價值。在實證基礎上的社會科學量化研究就是這樣來的。

需要呼吸空氣才能活」這個命題,在「可證實性」的角度都具備豐富「個人經驗」的支撐。由於不呼吸長達一分鐘使我有將近休克的瀕死經驗,為我相信「人要呼吸才能活」提供了個人經驗基礎。而如果我打算教導你這個真理,但你現在心中懷疑不願相信,我也可以捏著你的鼻子或將你沒入水中一分鐘、三分鐘來掃除你的懷疑。

另一方面,這個命題作為科學知識也同時滿足可證偽性的要求。例如假使某天在某克隆Y行星上發現一種石頭會發出「肺光波」,每天只要照射二十分鐘就可以滿足人血液中對氧氣的要求,使人可以不需要氧氣裝置便能自由潛水或攀登高山,那麼「需要呼吸空氣才能活」這個命題就被證偽,需要被「人需要呼吸空氣或照射肺光波才能活」的新假說給取代。

從這兩個角度而言,「信耶穌才能得救(上天堂、得永生)」此一命題完全不具備在認識論上和「空氣說」能夠等量齊觀的真值。

你無法證成它,也無法推翻它。

Breathing
« Breath »- This time no more Wittgensteinian duck-rabbit, don’t be fooled [again
接續  回應:「唐崇榮:信耶穌才得救?這樣霸道!」(下)

4 thoughts on “駁唐崇榮「空氣說」(上)”

  1. 一切的一切都在更新中。若是以此論。人類在有限的時間中什麼都無法相信及證明什麼。
    因為任何事都有未來性。除非…像生孩子…總知道源頭是什麼。唐牧師這段我聽過。
    只能說,在解釋這樣的經文上他沒有思考更全面。這只是一段經文。
    倒是想知道筆者如何看世界的源頭。像誰生你總是能確定。那世界呢?
    總要找源頭,或許容易些?…對於未來…永遠不會有盡頭的思考研究。
    就算有什麼答案,我總會覺得未來會有新的,這一切都會被推翻…

    1. 您說的「未來決定論」就是德希達解構主義中重要的一環:「延異」(Différance,又譯「意境開拓」)。
      即事物的意義不停被翻新和推遲,以致於終極意義不可能被人(有限的生者)所掌握。

      但卡爾巴特神學的「永恆」卻帶領我們超出這樣的時間觀;他說,如果世界被神創造的,就有神的啟示。
      上帝的永恆超越時間的維度,所以能夠提供給我們終極意義。

      這樣的終極意義,必須有個唯一的判准:耶穌基督。耶穌基督是上帝的特殊啟示、是神自己進入時空向全人類的偉大告白。
      從基督論上,我們可以拓展一個全新的世界觀。

      「過去」的問題則不如想像中好解決。按照德國神學家默慈的說法,我們所擁有的不過是「回憶」和「敘事」而已:昨天我吃了什麼早餐、六十年前祖父母在哪裡結婚、三百萬年前環大平洋海域曾有地殼變動….。是的,科學也是一種敘事。我們若不從敘事中發展神學,終將被危險的回憶所淹沒。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