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筆記] 以賽亞書32章 Reflection on Isaiah 32

CNV5  Isaiah 32:1 看哪!必有一王憑公義執政,必有眾領袖按公平治理。

 2 必有一人像避風所,和避暴雨的隱密處,像乾旱之地的溪水,又像疲乏之地的大磐石的陰影。

 3 那時,能看見事物者的眼睛,必不再昏暗;能聽到事物者的耳朵,必然傾聽。

 4 性急者的心必明白知識,口吃者的舌頭必說話清楚。

 5 愚頑人不再被稱為高尚,惡棍也不再被稱為大方。

 6 因為愚頑人說的是愚頑話,他心裡所想的是罪孽,慣行褻瀆 神的事,說錯謬的話攻擊耶和華,使飢餓的人仍空著肚子,使口渴的人仍無水可喝。

 7 至於惡棍,他的手段是邪惡的,他圖謀惡計,用虛假的言語毀滅困苦的人,即使在窮乏人講公理的時候(even when their cause is just),他也是這樣。

 8 高尚的人卻籌謀高尚的事,他也必堅持這些高尚的事。

 9 安逸的婦女啊!你們要起來,聽我的聲音;無憂無慮的女子啊!你們要側耳聽我的話。

 10 無憂無慮的女子啊!再過一年多,你們就必受困擾,因為沒有葡萄可摘,收禾稼的日子也沒有來。

 11 安逸的婦女啊!你們要受震驚。無憂無慮的女子啊!你們要受困擾了,脫去衣服,赤著身子,以麻布束腰吧。

 12 你們要為美好的田地和多結果子的葡萄樹搥胸哀哭。

 13 也為那些在我子民的土地上長起來的荊棘和蒺藜而哀哭,為那歡樂的城和所有快樂的房屋,也是這樣。

 14 因為宮殿必被丟棄,熱鬧的城市也被撇下,山岡和守望樓必永遠成為洞穴,作了野驢喜歡的地方和羊群的草場。

 15 等到聖靈從高處傾倒在我們身上,曠野變為肥田,肥田被看為樹林的時候,

 16 公平就必居在曠野中,公義必住在肥田裡。

 17 公義的果效必是平安,公義的效驗必是平靜與安穩,直到永遠。

 18 那時,我的子民必住在平安的居所,安穩的住處,不受騷擾的安息之處。

 19 但在敵人的國土中,必有冰雹降下,打倒他們的樹林,他們的城必被夷平。

 20 你們這些在各水邊撒種,又使牛驢隨意走動的,是多麼有福啊!

via Flickr »]2008-03-16 False prophet (by H&M)

以賽亞書32章佳句連連,意象優美。開頭幾節提到那彌賽亞君王變革下的國度榮景:「能看見事物者的眼睛,必不再昏暗;能聽到事物者的耳朵,必然傾聽。 4 性急者的心必明白知識,口吃者的舌頭必說話清楚。 5 愚頑人不再被稱為高尚,惡棍也不再被稱為大方。」重點不是軍事和經濟的強盛,而是公義的彰顯、智慧的遍傳,展現Jürgen Habermas 現代性理論中「溝通理性」、「公民理性」被復興的願景。

願景當中,卻描述一群原先處在利益集團中的人—惡棍、愚頑人,必須失勢而無法在彌賽亞國度中共融。vv.5-7 轉而著重在為這點做出補充說明和解釋:原因是愚頑人褻瀆神、又苦待困乏人。至於惡棍,甚至無法講理,自然在推崇「互為主體性」和「溝通理性」的彌賽亞國度中無法站立。

這裡有趣的是「即使」這個字,因為這似乎假定了窮乏人在大多數時候是不講理、甚或無法講理的。用左派的角度來講,當代所謂的「法制」和「公理」都是擁有教育資源、知識權力的人所定下,「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就是這麼說的。這本身是一場不公平的遊戲,因此Karl Marx 主張階級鬥爭、Che Guevara 組織武裝游擊隊作為窮乏人聲援自身權益的手段。

但經文彷彿奇妙地在說,窮乏人是有辦法講公理的(דַבֵּ֥ר מִשְׁפָּֽט׃),也就是非暴力、理性和平、訴諸認知手段的抗爭一方面可行,然而一方面他遇上惡棍、獨裁者、政客卻是無益。解放神學在遇到這種情況下時,手段出現分歧。一種轉向一種同屬現代化進程(modern project)的馬克思主義,攫取更多的屬世權力以達成抗爭目的,無論是暴力、統攝力、傳播影響力;,另一種則投向後自由神學的耶穌政治(Jesus politics):「我的國不屬這世界」。

在我看來,以賽亞和聖經其他處的答案總是一致而明顯:彌賽亞會來,上帝會自己做成這事。解放神學的盡頭,彌賽亞神學的起頭。

Vv. 9-14 似乎針對著那些在安定城市文明下才能孕育出的一個特殊群體發話:安逸的婦女們。雖然這裡形容使用葡萄樹和田地的意象,然而她們並不像是真正務農的人,而是負責收割與宴樂的一群人。「歡樂的城、快樂的房屋、宮殿、熱鬧的城市,山岡、守望樓」這些才是她們寄居以及或得物質和生存安全感的空間。這種城市文明在法國左派馬克斯學者Henri Lefebvre的觀念看來製造了許多「異化的空間」。這些舒適和能製造安全感的空間是刻意被建構的社會空間,從真正的自然生活中區隔出來使人遠離自然:日光燈、霓虹燈、人工色彩、空調與除濕、人工庭園造景或盆栽…等等,從視覺、觸覺、嗅覺、聽覺、甚或味覺,空間中已經沒有一項是自然原始的。而這樣的生活特徵特別涵蓋了中產城市文明下的我們看做「貴婦」、「公主」的時尚女性群體。她們或可能還是有自己的勞動習慣,如減肥鍛鍊、逛街購物、保持儀態、美容保養等等,也是要花許多心力。就像我們說「當女人真辛苦」時,常常指得是這些社會壓力賦予這些當代女性的「義務」而言的。

然而重點是都會女性與這個社會空間掛勾時,結構面的代價是人與自然的異化。我們以那些限制我們行動的衣服為美、開無法越野的車子、穿只能走在水泥或磁磚地面上的嬌貴鞋子、被馴化後的胃吃野果會拉肚子、被馴化後的身體不在柔軟床墊上會睡不著。不僅如此,這一個個項目,從設計過後的衣服、鞋子,到精緻過後的料理,居住舒適的公寓別墅及其沙發、床墊、浴室等等,都被資本主義的貨幣價值給標籤,內化成為我們的價值以及人生追求的標的。照Jacques Derrida 和 Jean-Luc Marion 「禮物的現象學」,這是將上帝的恩典變質為一種資本的交換。而缺少這些社會資本的窮人自然人,甚至連享受上帝自然恩典的渠道都被剝奪:土地被剝奪,享用乾淨飲水和新鮮空氣的權利被[工業污染]剝奪、狩獵打魚開採礦產的權利都被剝奪與受限。

彌賽亞國度要挑戰這些婦女的是:你們的安全感從身體到心理都已經被錯置。你們之所以無憂無慮,不是來自主裡面的榮耀與安息,而是來自這些遠離神、忘卻神誡命的逸樂。

待到那彌賽亞的國度、五旬節的聖靈從高處臨到時,不但社會空間和自然空間的定義要發生翻轉—曠野變肥田,肥田成樹林、但在敵人的國土中,必有冰雹降下,打倒他們的樹林,他們的城必被夷平,空間的社會意義也要被神重新分配:公平就必居在曠野中,公義必住在肥田裡。」那時,我的子民必住在平安的居所,安穩的住處,不受騷擾的安息之處。」

 

如同我們已經看到的,神已在曠野興起大先知,在骷髏地舉起那能使枯骨復生、疾病痊癒的銅蛇,又在牛灶雞棲的馬槽中誕下那要掌權作王的嬰孩。

今日的我們,已成為這應許的見證人,又蒙召參與其中,是何等地有福!

Publicité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