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但神說..」-由神學之角度論聖經輔導運動

Source: Link 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art_0153.htm

This is a photo of the Reformed Presbyterian T...
Image via Wikipedia

「但神說..」-由神學之角度論聖經輔導運動[1]

作者:曾思瀚教授,現為香港浸信會神學院教授

譯者:琴韻

「聖經為努直達輔導(亞當斯對聖經輔導的專用語)提供理念及實行的原則,並指示基督教牧者將努直達輔導,視為話語事奉的一部分...所以,若有人企圖以聖經以 外的知識為根基建立不同的輔導制度,就成為與聖經輔導競爭的對手。與聖經對立是極其危險的,因為此種行為帶出的終極,就是與神競爭。」
-J. E. Adams,A Theology of Christian CounselingMore Than Redemptionp. ix.

引言

以上陳述如具百分之百的正確性及一致性,我就不須對亞當斯所創導的聖經(努直達)輔導提出任何建議性的評論。但經仔細的研讀,我發現整個聖經輔導運動仍值 再思,因此引發撰寫此文之動機。本文將以亞當斯(J. E. Adams),斯賽皮恩(G. C. Scipione),及幾位聖經輔導運動創始者的中譯作品,作為我與聖經輔導運動對話的基礎。首先,我將剖析他們自稱源於教會歷史的神學立論。其次,我將 針對他們對聖經以外學科的前提假設提出挑戰。聖經輔導學者為了建立此運動之正統性,明顯地強調系統神學中的聖經論及人論。是否聖經以外的知識和方法,都與 神相互競爭?甚至與神敵對?到底聖經以外,有無真理存在的可能性?

本文標題「但神說」,引自聖經輔導所使用之重要諮商技巧[2]。聖經輔導對神權威的隨時引用,使我極欲探討此輔導方式是否如其所言的合乎聖經,在宣稱與實際之間,是否仍有值得修正的空間?(Read More)

在本文中,曾思瀚批判了 Jay_E._Adams 和 George C. Scipione 創建的聖經/努直達輔導( nouthetic counseling)。

根據的有五點:

  1. 片面引用亞他拿修、奧古士丁、及清教徒等教父和歷史神學的思想資源。
  2. 將特殊啟示與一般啟示錯誤地視為對立而非互補的關係。曾思瀚在這方面的洞見如下:
    • 當醫藥減輕人身體上的痛苦時,聖經同時為人的靈魂帶來了救恩。到底啟示從何而來?毫無疑問地,基督徒相信這兩種啟示皆由神而來,因為賞賜各樣美善恩賜的眾光之父,是啟示的惟一源頭。
    • …當我們發現世俗研究的哲學基礎,與正統基督教信仰不同,但卻不互相牴觸時,我們只能以「不完全」描述之。這些與正統基督教信仰不相競爭的世俗研究,雖不完全,卻能在人類問題的解決上,為基督徒提供一臂之助。 
  3. 忽略環境與生理等外部因素對人心靈與心理狀態的影響。曾思瀚說:
    • 大約有百分之二十的美國 人口,遭受學習障礙之苦。….「閱讀能力部分喪失」((Dyslexia),使得收集資訊的短期記憶功能紊亂失調。長期以來,多少都有憂慮、焦急、及缺少 自尊的病症。難道,我們真的相信坦承他們的罪過,可以取代一套新的學習方式,解決他們學習的障礙嗎?…我認為他們的個案,並非僅是對付罪就能解決的問題。 更令人痛心的是,在迫使他們認「憂慮的罪」時,輔導者可能使這些傷心人再度成為受害者。當然,在聖經輔導極為單純的觀念中,人僅是罪人,而非受害者。

  4. 將聖經擴大解釋,強調聖經的全備性,卻不注重經文的歷史和文學框架。
  5. 意圖綁架聖子聖靈。將舊約描述彌賽亞的奇妙「策士」(counselor)和使徒約翰口中的「保惠師」(counselor)都當成「以基督為中心」聖經輔導(counseling)事工的神學理論根基。

總結:無力的神學,奇異的科學,不當的釋經「以一應萬」的策略,是聖經輔導「美中之不足」。(但似乎整篇批判意味濃厚之中,曾思瀚並沒有提到這個輔導方式在何處?)

回應:

我的回應純粹是出於自己的好奇。

我非神學輔導專業,能稱上關連的僅是在神學院期間曾修過相關課程數門,以及身邊為數不少為諮商輔導科系之神學院同儕。但曾思瀚博士所批判之聖經輔導(nouthetic counseling),確實是當初開啟敝人神學研究視野的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所引以為傲的學科。

領銜該學門的Jay E. Adams 屬改革宗信仰傳統,長年在費城改革宗陣營的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任教。他同時是費城的 Christian Counseling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以及National Association of Nouthetic Counselors的創辦人。

另一人George C. Scipione 同屬改革宗信仰,是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博士畢業。他曾在 Orthodox Presbyterian Church 牧養長達27年,並在1982 – 2005 這23年間任教於南加州的Westminster Seminary in California(WSC)。

之後他前往位於匹茲堡,同屬改革宗陣營的 Reformed Presbyterian Theological Seminary (RPTS,今年咱們也有一位中國大陸朋友 Daniel Zhang 要前往就讀了。這對這一所小小的神學院,並不多見)教書。Scipione 他曾是前述機構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Nouthetic Counselors的重要骨幹。在 WSC 和 RPTS 時都在當地創設聖經輔導中心,並擔任主持人。

在Adams 的 Wiki辭條中寫到,目前「努直達輔導」的影響所及,已經超越了改革宗神學機構,而進入其他氾保守/基要派的神學院,當中包含不少浸信會背景的:

有趣的是,添加本段內容的好事者,在後面加上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

Although Adams originated his teachings at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that institution has modified his approach.[citation needed]

我個人對此相當希望能聽到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WTS) 校友及相關專業人士的現身說法。也就是關於

  1. 曾思瀚的批判可以分為實然面(descriptive)和應然面(prescriptive)。如果實然面的分析是中肯的,那麼應然面的批判部份改革宗神學有什麼回應?
  2. Wiki 上面說 WTS 已經改動了Adams的基本教義,卻被質疑沒有來源佐證。那麼究竟 WTS 現在所奉行的輔導理念是什麼?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