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vi] 功夫夢(Karate Kid, 2010)、關雲長(The Lost Bladesman, 2011)、新倩女幽魂(A Chinese Fairy Tale, 2011)

NTF96
Image by a75 via Flickr

最近花時間在家看了三部電影,分別是功夫夢(Karate Kid, 2010)、關雲長(The Last Bladesman, 2011)、新倩女幽魂(The Chinese Ghost Story, 2011)。按照觀看的日期和印象的新舊,我將用長短不一的底下三篇影評抒發感想:

  • 《功夫夢》

《功夫夢》有很好的跨文化元素。從美國黑人底層移民視角,探索沈澱了三千年庶民文化精神的中國功夫。原來功夫,是一種心靈態度與生活藝術。它以創造性的眼光,看待日常生活中平凡無奇的重複行為和庶民慣習:穿脫衣服、砍柴、挑水、打漁、狩獵、炒菜、耕種、爬樹…以致於它能帶來體格的強健、心靈的豁達,並且能保護自己心愛及珍惜的人,成為一種存活的哲學。

15歲(1995年生)的小女主角韓雯雯,飾演男主角Jaden Smith的情人兼學伴,甜美的笑容很有亮點。她原是平凡的西安中學生,在劇中不但要說中文、英文,還要演奏小提琴。

12歲的Jaden Smith是Will Smith的兒子,為了本劇辛苦練習了四個月的武術。以長遠的眼光看來,也是為將來的演員生涯打底,那麼練好一身功夫絕對是值得的。

此外,串連本劇劇情的成龍更是不可獲缺。可以說,沒有成龍就不會有這部戲。成龍多年香港電影和好萊塢的銀幕形象已經深植人心,大家也無怪怎麼北京小區的一個維修工人會說這麼多英文還身懷不世絕學。

[youtube:http://youtu.be/JoUrrIhOnpA%5D
  • 《關雲長》

《關雲長》是一部荒謬的戲。影評中有人說,香港導演製作香港本土題材的電影還頗有可觀,但由它位置邊陲、地狹人稠、商貿殖民的海生文明混種視角去詮釋甚至主導逐鹿中原的中國帝王戲,就有小孩耍大刀、不倫不類的感覺。

這部電影還真給說中了,讓不足一米七的甄子丹(Donnie Yen)飾演三國演義中身長九尺二吋(約二米零七)的武聖關公,結果是把八十二斤(約三十六公斤)的關刀改成短版薄葉的羽片刀,像花槍一般地耍。幾幕打戲非常出采,但就是不對味。更糟糕的是,把千里走單騎、過五關斬六將義薄雲天的俠義豪情改得格調全無。變成關羽戀上劉備小妾,兩人走闖江湖、情愫剪不斷理還亂(劇情交代劉家二十三口已經先被曹操送回劉備處。此一改另衍生無數破綻)。漢獻帝想要以曹操之勢重新號令天下,故不願縱虎歸山而暗中策動各守關將領擊殺關羽,更是另一稱邏輯硬傷。為何歷史上的洛陽太守韓福會變成與關公出道前共有打家劫舍江湖回憶的一介毛賊?如果只想安定生活,為何這等人還會為獻帝所用,採取放毒、自爆、和圍攻等激烈手段?這一個改編歷史的思考線路完全沒有任何系統性,與劇中關公追尋真理、為愛走闖天涯的破關線路根本無法契合。

劇情中的曹操,是一個敢作敢當,具有浪漫國族情懷的實用主義者。原本讓姜文來演,是當今的一時之選,角色也十分到位。但劇中還有讓許褚學做河東菜宴請關羽(關羽乃河東解良人),還有曹操在酒中給關羽下春藥以陷關羽於和義兄劉備小妾同房之舉的不義,都實屬荒唐的改編。曹丞相帳下豈沒有真正能做菜的御用廚子,需要在宴客籠絡人心的場合讓只有四肢發達的一介武夫、貼身侍衛虎痴許褚洗手做羹湯?曹操御人之術何其高明(這本是演義中關、曹互動一段好看的地方:操已至誠,但羽更忠而不改其節),且曹丞相宮中難道沒有美女,需要在金銀、戰袍美衣、赤兔名駒的大方贈與之外,施展一個跟先前做法格格不入的下藥卑劣勾當?

如果說劇情想要呈現的是真小人曹操和真君子關羽的互動較勁,那麼它無法失敗得再過徹底了。劇中只露過一次臉的劉備,很不幸地在順應中國官方國族統一意識型態的指導原則下,被刻畫成第三方的「偽君子」。顛覆歷史不是不可行,畢竟正史中的劉備本來就是允文允武,有方略懂治術的一代梟雄。羅貫中三國演義底下仁義愛民的劉豫州劉皇叔,已經是對歷史的一種重寫了。但麥兆輝及莊文強的《關雲長》敗就敗在說故事的能力薄弱。對於劉備的部份,它根本是過度依賴文字遊戲:彷彿劉備對荊州失利麥城被困的義弟不施以援手,讓關羽奮戰至彈盡源絕、身首異處,就足以說明他奸詐虛偽的人格。邏輯啊邏輯!失了荊州對甫登基的蜀漢昭烈帝劉備的霸業有什麼好處?又怎麼解釋「早有失去關羽心理準備」的劉備會有接下來發舉國之七十五萬之兵攻吳的失心瘋舉動?

《關雲長》想要描繪一個相信天命、真心愛民的道德實在論者關羽。他是彎曲背謬世代中,唯一仍堅持高舉上帝的基要主義信徒。然而被自身律法主義和禮教束縛所纏累的他,竟連衝破自己束縛自己內心的感情枷鎖都辦不到。他不肯效忠實用主義者、認為天命僅被人所投射建構、可以被創造的非實在論者曹操,卻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為虎狼之徒劉備獻上愚忠,甚至不知道為什麼從前會愚蠢到挺那反復無常、智商不足的漢獻帝。他沒有能力顛覆漢獻帝和曹操間的魚水關係,最後更連劉備小妾綺蘭—這個不愛他、而他也沒有膽量勇敢愛的女人—都得不到。

因此當曹操說「他本是匹狼,卻天生一副羊的心腸」時,我不禁發現這個「羊」的失喪,並非因為牠不是狼,少了「我」,終究拼不成在這亂世中他所尋求的「義」(羊+我)。Adios, the lost bladesman。

[youtube:http://youtu.be/pluvVeG3Ie8%5D
  • 《新倩女幽魂》

新版2011的《倩女幽魂》相较于1987的程小東版,在於重新設置了聶小倩和燕赤霞的前情。

程版的小倩以《聊齋誌異》中的以女鬼面目示人。她在18歲冤死後在黑山中陰魂不散;反觀葉偉信的新版為陸港合拍片,為了通過大陸方面的審查小倩改以狐妖的身份出鏡。這是因為在中國電影部門的管控尺度中,鬼是封建迷信而必須被革除的舊包袱,而動植物幻化的妖孽則尚能被容忍在無神論官方意識型態的底限內。

然而如果不是被人害死而良心尚存的女鬼,以吸收男人精氣過活的狐妖小倩憑什麼愛上書生甯采臣?原版的小倩是在遇到善良的甯采臣後才感受到生前從未有過温暖與真情,不忍相害而彼此情愫漸生。故王祖賢將程版的小倩飾演得相當幽媚。但葉偉信版本的小倩似乎作为妖天生就有一副天真爛漫的慈心,與甯采臣初次見面就出手相助,整一副純真無暇的劉天仙亦菲姑娘。

從人物性格來看,甯采臣是個不諳世事的纯情處男。他的清純無邪念將他和其他男人區隔開來,而贏得妖狐小倩的好感。本來如果劇情完全沒有鋪墊,這段情感糾結將顯得太過兒戲而毫無力量。但巧妙地加入了《聊齋誌異》原版和程版都不存在的改編前戲之後,則使這一切變得合理。也就是年輕的燕赤霞和聶小倩的一段情緣,把劇情導向了唯美的三角戀(導演說法:「現代人對於感情的思考」)。

燕赤霞這個角色,在《聊齋誌異》的原版中是個冤大頭。因為感慕甯采臣的一片赤誠,便大展俠義心腸幫他搞定了蘭若寺的鬼怪。最後「至誠君子」甯采臣向大俠佯稱要幫「妹妹」遷墳,實則抱了聶小倩回家,與髮妻大享他自己的齊人之福,燕赤霞則如同那個時代典型的劍俠漂泊一生,此後不知所終。明清小說中這類浪漫人物所提供的唯一文學功能,正是成全文人這類汲汲於營營私利的猥瑣想像。

燕赤霞這個人物的古典意義,我想就引述一篇內行影評(中国鬼话”到“中国神话”——关于新版《倩女幽魂》的說法:

60年邵氏出品電影的《倩女幽魂》正是坐實了「鬼話」(Ghost Story)的時代背景:明清交際,異像紛呈,華夷混淆的亂世。透過片中的一段對話,燕赤霞這個奇人的胸襟可見一般。

燕赤霞問:「依甯公子的看法,中興大業尚有可為嗎?」甯答:「本朝的疆土還有廣東廣西、湖南江西、四川雲貴,正規軍就有幾百萬,再加上各地綠林豪傑所領導的義師,不下幾千萬,怎麼說事不可為了呢?而且台灣的鄭成功隔海而治,有險可守,是我們中興最大的希望!」放在60年的海外,這些話後面的潛台詞,大家心照不宣。人間亂成這樣,燕赤霞自己還恨不得多殺幾個惡人呢,哪會管他們自投妖怪的羅網?是甯采臣的正直和抱負打動了他,才出手管起了人間的閑事。這樣的狷介之士,可敬可佩亦復可信,是60版最大的亮點之一。

到了87版《倩女幽魂》,說實話,高歌Rap的午馬版燕赤霞已經讓後面的人沒得可玩了。這個俠士的仁、勇、痴、義、狂被發揮到了極致,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人是鬼」的心結都哭出來了,還有什麼可挖掘的呢?我毫不懷疑,這個人物就是徐克自己理想人格的化身,而甯采臣,則是現實生活中作者的「書生」身份,以理想人格搭救平庸自我,成全浮世一段痴情,87版的這個架構張力十足。再加上徐克自己的亂世情結,把60版中的末日紅塵背景做到氣氛十足,正是蘭若之外更有危樓,妖孽作祟亂不過人間,精彩自然紛至沓來。

突出英雄的「人性」是新近電影的潮流,過去那完美無瑕的亂世英傑燕赤霞,在今日中國電影的市場口味和編審尺度無法用藝術襯托時局敗壞之下,也就自然英雄氣短、兒女情長地「被」談了這一段和小倩的感情。話說

黑山村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地方,它的出名是因為缺水,樹木枯萎,還有一個蘭若寺。有一天燕赤霞在自己管轄的片區進行一次掃黃行動(按:收妖除魔)中抓住了小倩,但是小倩那清純中帶點誘惑的氣質讓年輕的燕赤霞一見鐘情不能自拔,因此燕赤霞違反了紀律(按:獵妖師行規)放了小倩,並開始了一段十分糾結的愛情。燕赤霞與小倩私下約會並發生了關系,燕赤霞用一塊糖代替了金錢,因為他知道這塊糖能使他與其他「臭男人」區分開。這塊糖使小倩在他的世界裡顯得那麼純潔。他們在這段感情中嘗到了甜蜜,但是這種甜蜜是短暫的,有一天小倩把糖含在嘴裡後的一段對話驚醒了燕赤霞的天真的內心,「可以吃一輩子嗎?」 「我可沒那麼多錢!」「那以後誰給我糖我就喜歡誰~。」  對啊,「可以一輩子在一起嗎?」燕赤霞反復問自己這個問題。「誰給她糖就喜歡誰」更是這句話使燕赤霞作為男人的控制欲和極度的不安全感猶然而生。燕赤霞內心深處十分明白他與小倩的行為已經觸及到了當今社會的道德底線,他們不是一路人!警察和小姐(按:獵妖師和妖魔鬼怪))是不可以在一起的。。。。。於是他懸崖勒馬決定與她分手,但是又不忍心將其繩之以法,所以他選擇「打暈」小倩讓她失憶。從此燕赤霞把對小倩的愛深深的封存了起來,繼續堅守在自己管轄的片區­蘭若寺。小倩在那肮髒的環境中終於聞到了一些純淨的空氣,燕赤霞與其他男人不同,他身上沒有那種欲望的味道。所以一下就深深的愛上了燕赤霞。但由於年紀輕還無法理解燕赤霞的糾結,社會閱歷少以及內心的單純使得小倩無法「留住」燕赤霞。一段不應該開始的愛情就這樣暫停了…(《倩女幽魂》:两男一女引发的兰若寺扫黄行

在影片中,這一橋段的出現使得甯采臣成了不請自來的第三者,,跟不離不棄守護在蘭若寺(卻被失憶的聶小倩視作仇人相待)的燕赤霞比起來,甯采臣與聶小倩的感情不免顯得單薄而無足輕重。尤其本應是男主角的甯采臣,或許因飾演者余少群的票房號召力不足,所以扮演燕赤霞的古天樂也從配角的戲份被提升至共同男主角、甚至在卡司名單中列於第一的位置。更有不少人意識到這裡被改編加入的三角戀,有複製近期的新版《畫皮》(Painted Skin, 2008)三角感情戲票方賣座成功經驗的意圖。恰好作為同屬由《聊齋誌異》取材改編的中港合拍影片《倩女幽魂》劇組中不少人都是延攬自三年前的《畫皮》團隊,如攝影指導黄岳泰,服裝設計吳寶玲等。

然而在我看來,這種刻畫毋寧是當代電影的一種成功。與失去記憶而保有純真的小倩之間兩小無猜的感情線路,甯采臣的加入卻讓那段本來的刻骨銘心被烘托出一種前世生離、今生死別的悲催氛圍:

燕赤霞與甯采臣同樣都是從懷裡掏出一塊糖收買了聶小倩的心。

小倩似曾相識的品嘗著糖果的甜蜜,兩個人的愛情就這樣喜劇性的開始了,但是年輕的寧采臣沒有意識到她與小倩不是一路人。最可怕的是他居然一錯再錯要帶小倩離開蘭若寺,那很顯然觸動了背後老大的利益,姥姥怎能眼看一個不起眼的寧采臣將蘭若寺的頭牌帶走而影響自己(吃人)的生意。決意要除掉寧采臣。(《倩女幽魂》:两男一女引发的兰若寺扫黄行

諷刺的是,身為一介士大夫讀書人、理應在禮教當中耳濡目染的甯采臣,卻相比半生走闖江湖、為人更當俠義豪放而不拘小節的燕赤霞更有勇氣:他義無反顧地愛上妖狐小倩,敢於放下自己讀書人的仕宦前途、打破人鬼殊途的民俗禁忌。是他堅持拯救小倩真身下山、干犯村人忌諱、為愛癡狂的意圖,使得只能駐足黑山、在舊愛泥沼幾十年裹足不前的燕赤霞也拾回了忠於人生理想繼續前行的方向,更願意身伸手幫上書生一把。

此時的燕赤霞終於意識到,不除掉蘭若寺這個窩點,深愛的小倩無法脫離苦海。同時身為劍俠、獵妖師,妖孽給社會造成的危害一日不除,就更無法對自己碌碌無為的一生交帳。

當然,最終正義一定要戰勝邪惡,而人與妖異種殊途的封建藩籬也無法輕易被打破,三角戀情的故事結局一定得有人犧牲。

燕赤霞在蘭若寺的大魔王戰役中和另一位嫉惡如仇的獵妖師夏雪風雷聯手,最後為了救小倩而和姥姥同歸於盡。同時,小倩也因體內沒入的神器被拔出,一下被喚醒了燕赤霞間往日舊情的回憶。她深愛著這兩個男人,卻已無法贖回過去被自己苦待的燕赤霞。

這使她也失去了跨入人世和甯采臣在一起的生存勇氣和決心。她告別了甯采臣,選擇沒入崩塌的蘭若寺,追隨著燕赤霞到另外一個世界。並和甯采臣許諾再相會於那麼一個天國或來生。

她的身影猶如一道彩虹深深的刻在甯采臣的心中,每當下雨的時候都會浮現…黑山村有水了,樹也綠了,寧采臣回首這段感情的時候笑了。(《倩女幽魂》:两男一女引发的兰若寺扫黄行

1987年的英文片名:A Chinese Ghost Story,在2011這個版本對中國大陸發行的中改為: A Chinese Fairy Tale(海外仍維持原名)。

如果說徐克監制、程小東導演的87年版《倩女幽魂》經典展現了「引人入勝的故事、高潮迭起的劇情、真摯動人的情感、精彩刺激的打鬥、創意無限的特 效、恢弘壯觀的場面」,相隔20餘年再次翻拍的本片無疑又是香港電影人給內地同行上的生動一課:將「動作片、情色片、恐怖片」的元素糅為一體,葉偉信、黃 岳泰、張炭,這些港片精英在「北上」大勢中,掛著合拍片的羊頭,賣的還得是港片精神的狗肉。《新倩女幽魂》 節奏張馳,敘事跌宕,時而煽情,時而搞笑,演員該帥的帥、該萌的萌、該露的露。

確實,劉亦菲向來的演技不怎麼樣。得益於天生罕見的脫俗玉女氣質和和同為美人胚子的母親栽培,她能夠完美勝任空靈水靈的王語嫣、小龍女、趙靈兒這類古裝花瓶美人角色,但一到現代劇本(如《戀愛通告》)或要求武戲的劇本(如《功夫之王》)則缺點畢露。幸虧本劇則又回到劉天仙的拿手戲路(參看:您把胳膊藏起来 我就当看神雕侠侣了),同時明顯看到她演技更進一步。全程使用真人原聲的台詞,展現出有別於87年程版王祖賢的鬼魅,表現狐仙的稚嫩清纯、可愛動人。

維基上說,自1987程版的《倩女幽魂》後,接下來觀眾把一系列同樣題材的影視作品(包含《倩女幽魂2之人間道》(1990年)和《倩女幽魂3之道道道》(1991年),以及由徐克监制的動畫片小倩》(1997年)。另外,台灣後來也拍攝了電視連續劇倩女幽魂》)視作「邪典電影」(Cult Film)來欣賞。不知廿多年後的今天,觀眾是否已預備好邁向承接新的異象?

[youtube:http://youtu.be/7XRybjVEw24%5D [youtube:http://youtu.be/DfYoq8jEMNI%5D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