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身為基督徒對真愛聯盟的疑惑」-權力、缺陷、與榮耀 vs. nidor

nidor @ PTT Christianity says,

你可以自己不接受 [同性戀婚姻],但是我想你要你的孩子也學你,就是威權的洗腦了。

[引用約翰福音九:3],所以「在某人身上彰顯神的作為」不是「造物主美好的心意」?楊恩典生來沒有手,因為「在某人身上彰顯神的作為」,所以學著用腳生活。 同性戀生來愛同性,因為「在某人身上彰顯神的作為」,卻應該被改變?怎麼不乾脆說為了「在某人身上彰顯神的作為」,應該叫楊恩典把手長出來?

想問恩典比較敏感的問題。妳天生沒有手,懷孕時擔不擔心孩子也是這樣?

————————-

以下,我的回覆:

你抓原文的邏輯依然是我看到比別人清楚的。兩點都是核心環節,而且無法絕對性地回答。我的補充說明如下:

1. 所有的孩子都需要教育,所有的教育都是一種規訓,也會涉及威權。過去讓我覺得無解的就是傅柯(Michel Foucault)對「權力」的激進理解:

知識是一種權力。那麼即使因宗教理由而不希望同性戀結合被社會常態化的人士努力提出科學證據,這些科學證據也可以透過意識型態分析而被指為一種包裝過後的歧視(如MathTurtle上文所質疑的)。對孩童實施教育包含了價值的啟蒙和灌輸,同樣也涉及知識權力、甚至其他強制性權力和威權的使用。但如果一路順著傅柯,就進入完全的解構。因為完全沒有超越的立場可以說明何種權力比他種權力具有更高的正當性是可能的。任何公眾框架下有意義的討論也會在此打住。

所以我說明兩點:
a.      在世俗框架下。孩童的監護權是父母的。教育孩子宗教倫理道德的價值觀是被宗教自由的公民社會憲法保障,我先前提過,這與中國大陸現行狀況不同。

b.      在基督信仰框架下,父母親有義務教導孩子認識上帝,聖經中甚至賦予在必要時體罰孩子的權力(我當然知道有不體罰的教法)。父母親愛孩子,儘管手段方法難免不盡完善。但如果因噎廢食(被解構論述卡住)而不教養,過犯更大。「養不教,父之過」。我承認解構和激進的權力論述都會造成很大的神學困難。這部份我期望從列維納斯(Emmanuel Levinas)的思想和與他對話作品中找到更寬廣和深入的反對表述。

但在實行面上,你的論述我可以無視。因為憲法和聖經都保障我可以也應該對孩子傳遞我認為最正確的信仰價值,包含「異性戀比同性戀更貼近造物主的心意」這套價值。

========================

  • kuopohung 在回應中補充:列維納斯談死亡是從反對海德格的「存有就是邁向死亡」而開始的吧。而認為 »死亡是對他者的責任 »,來談論死亡本身,並非從宗教來談。要談的話,到是可以從列維納斯談論他者的關係,但是權力和他者的關係,這個部分不是那麼容易處理的吧。

回應:正是要從Levinas 的他者現象學和他者倫理學加進來,也就是從70年代的解構現象學一路以來延續到90年代的脈絡。但「權力」這個主題比較是Foucault 那邊的系統,屬於70年代解構、後結構的那一支。當前的跨越確實是頗大,但雪城歐陸哲學學派這近十年來已經積極在做。

========================

2. 我不認為同性戀「傾向」都應該或可能被改變。

耶穌醫治了一些瞎眼的、瘸腿的,使其能行走。但也很多聾啞人、肢障者(如楊恩典、Nick Vujicic)、罕病患者,帶著他們的缺陷榮耀神。神選擇不醫治他們。

但如同罕病患者還是積極地尋求醫治,基督徒中的同性戀(目前在我所理解後天影響大於先天)也不應該放棄被導正性向。同時,先天為同性戀卻被強硬扭正為異性戀的作法,我也不認同。我認為同性戀基督徒應該、也可以帶著同性戀的身份過榮神益人的人生,一點都不輸楊恩典:就是接受神的安排,不再尋求生理醫治、同時對神的超自然醫治不放棄希望。同時保守己心,避免發生淫亂。這方面我的看法接近美國聖公會(Episcopal Church),多半意味著(並非絕對)同性戀者會維持獨身,如同教會中許多異性戀者也在神安排下接受自己將終身獨身或不孕的事實,但仍活得喜樂光彩。

只是這方面,大多數教會都還沒跟上。同性戀就不說了,單身和沒小孩的也在教會被歧視得要死,屢屢有類似「某姊妹單身是上帝的咒詛」或「這家生不出小孩是他先生過去縱欲過度」這類的耳語或論述。

因此,我真的覺得國際家庭日義走活動中上街喊「一夫一妻才是理想家庭」口號的基督徒存有一種思緒欠週的霸權意識。儘管他們可能不是故意的,但應該考慮到很多家庭是單親的、獨身的、父母雙亡的。他們的家庭不那麼符合聖經或社會人類學理想,但這何嘗都是他們的錯?我覺得這樣的口號呼喊來自那些出自理想家庭的基督徒衛道人士口中特別會像是一種社會意識型態壓迫。

這些人就是把稅吏撒該逼上樹的那些群眾。儘管我相信他們不是故意的-他們真的只是想看耶穌、想歡迎耶穌、想得到耶穌喜悅。但耶穌卻是穿過群眾來到這位稅吏撒該面前,告訴這位即使爬樹也要尋求聽見主的撒該:不論他過去在社會中受到多少歧視或訛詐過多少人,祂今天要去到他家中與他吃喝坐席、交朋友。)

矮冬瓜稅吏撒該的故事(路加福音十九章1-10節

以上的架構都是從聖經原則出發,也有充足實際牧養案例的。希望有解答到你的疑惑。

—————

關於第一點,nidor 繼續追問:

知識是實然,你的個人道德觀是應然。教育地球是圓的不是威權(歡迎挑戰,有本事就找出地球是方的的證據),教育「不准給我搞同性戀」是威權(林北說了算,再講打斷你的狗腿)。

—————-

我的想法是,這樣的觀點就根本不需要回覆。但是可以繼續跟讀到這裡的人說明:

如果真要按照權力解構論述,地球為圓的科學「實然」也是透過經驗建構的。此外,在這麼多的「實然現象」中,為什麼有些特定歷史經驗就一定要「強迫」學童記憶和認知呢?憑什麼小孩沒有天真地相信童話世界的幻想而活的權利,而一定要認同教育當局的思考才能通過考試、畢業升學?

這些強制的義務教育、官方羅列的的科學知識系統,一如進化論與創造論教育之爭一樣,難道按照解構觀點可以不涉及威權?況且教育還會教導孩童要守法愛國,難道這些也只是「實然知識」而非「應然」的國族價值觀?

因此nidor 既搬出「權力解構」的論述,要不就只能選擇性地挑戰看不順眼的威權,自相矛盾破壞自己提出的「權力」遊戲規則,要不就只能鑽牛角尖而陷入虛無主義、無政府主義的死胡同。

我們需要的是更有建設性地看待權力的性質和檢視價值觀論述的內容。

———————-

kuopohung 補充如下:

這是沒錯阿,基礎教育就是對學童社會化的這種理解。本來就是一種權威,一種規訓啊!

傅柯:

知識( 知識論)          ( 瘋狂史,詞與物,知識考堀)


理         權力( 倫理 )           ( 規訓與懲罰)

主體( 認識自我的真理)  ( 性史)

傅柯要問的是,為什麼這是權力? 為什麼這就是倫理。
要以一種實踐自我的主體來談,談的還是真理。(對於高達美而言,科學也是一種歷史效果意識。)傅柯在性史還拿柏拉圖幫他的倫理背書。他沒有說怎麼樣的實踐才是好的,而是實踐作為一種主體控制自我慾望的方式。他在規訓與懲罰也沒說怎麼樣的權力是不好,頂多也只是批判人道主義並不是真的人道。

PS: 還蠻多人理解錯誤,或根本沒看到這塊。

2 thoughts on “回應:「身為基督徒對真愛聯盟的疑惑」-權力、缺陷、與榮耀 vs. nidor”

  1. 把楊恩典放進來跟同性戀比,這是什麼邏輯?橘子跟蘋果?太膚淺了吧?喪失嚴肅討論的價值。

    1. 邏輯在於,為什麼基督徒能夠推崇楊恩典帶著她的缺陷生活,卻要打壓(先天)同性戀按照自己被先天設計的性向過活?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