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身為基督徒對真愛聯盟的疑惑」-公眾、無知之幕、與後自由 vs. Mathturtle 1

Mathturtle says:

既然原po出現了, 我對您對這議題的看法還滿感興趣的,
不如我們來聊聊吧…

不過先說一下, 我的哲學背景是偏向分析那塊,
對於你使用到的哲學和神學概念可能掌握的不是很好,
若有誤讀請見諒。

摘要一下你的看法, 你認為:
1. 基督徒的「形上學系統」中的創造目的, 引申出家庭理想藍圖, 是基督徒
不接受(但不一定反對)同志婚姻的主要理由。

2. 要精確地判定要爭辯的是什麼, 需要做某種「現象學還原」的工作, 而
因此我們要區分descriptive和prescriptive,
即多元的現象的事實(描述), 與多元背後的價值觀(規範)。

3. 發展1的想法, 同性戀「不是造物主原初美好的心意」, 但這不一定是「罪」   (it depends on how one may define ‘sin’)

4. 但 »基督徒沒道理強迫別人同基督徒對「罪」的獨特思考理解,除非對方自願信教、
悔改承認自己有罪。 »

5. 基督徒對非信徒的態度是(a)與他們建立共同語言下的溝通契約(in Rawlsian sense)
才將基督教的價值觀(??)為世人共同接受 (先知), 但同時
(b)站穩自己立場, 用愛去引人入教 (見證)。
但是問題是(a) 多元(包括宗教多元和性別認同多元化)是事實, 基督徒同時承認它是事實,
但不認同它背後的價值觀,因此進入世界用世俗的語言和文化向他們宣講(先知),與(b)堅持自己的世界觀並把別人帶進來(見證者),

這個ab中間的衝突, 也就是這個議題上大家最關心的重點,

還有兩個小問題希望可以討論一下。

(1) 我印象中記得 Rawls 的理論是在價值多元的假設下去尋找社會正義的平衡點,
其中一個重要環節是無知之幕, 但是宗教帶來的價值觀, 我記得是不能帶進無知
之幕的, 所以在這點上似乎要用 Rawls 的理論來找到「先知」入世的接觸點,
我感覺會有一些困難。

板友dans 補充:

推 dans:不用覺得了 Rawls的社會契約是真的沒有道德倫理               05/12 07:51
→ dans:那個契約的訂定準則是基於私人利益最大化                     05/12 07:52
→ dans:所以公共意識的準則應該取決於論證者如何決定私人利益最大     05/12 07:53
→ dans:不過我對這倒沒多少問題 就當引用社會契約的模型的概念即可    05/12 07:54
推 dans:如果真的要用Rawls的概念 那就必須論證同性戀愛是無知之幕下   05/12 07:59
→ dans:公共意識認可的私人權力 但我想這樣的論證作不到————–

(2) 與此相關的, 就是一旦用「先知」的角色進入多元社會, 就等於同意自己的觀點
也只是眾多觀點中的一個。換言之, 如果按你的(4), 基督徒沒有道理強迫別人
同意基督教的「罪」的清單, 那麼「同性戀不是神的藍圖」就只是眾多觀點中的一
個。這麼一來, 拿一個類比, 基督教對「同性戀」的態度, 其實不過就像是
某些宗教對於「吃葷」的態度一樣, 也就是自己不會做, 但不會在意別人這麼做,
而更進一步會去「見證」吃素的美好。
我的問題是, 你覺得基督教真的應該把「同性戀」當成像別的宗教對「吃葷」一樣
的問題嗎?

—————————————————

以下,我的回覆:Depends on What You Mean by Love

1.您的問題很好。Rawls的契約觀點只是一個開頭,他最有啟發性和爭議性的一個立場就是恰恰認為宗教論述不應該進來。Wolterstorff是反對他最烈的人,他和Elshtain的反駁是:保障宗教自由的同時意味保持宗教信仰的完整性,和宗教論述在公領域的一切正當性。宗教敘事是終極性的關懷,如果它接受了屬於次終極性(penultimacy)的政令限制而私人化,那它在根本上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只能稱作一種心靈哲學,而不可能是宇宙主宰的自我啟示或對世界的終極解答。

但是Wolterstorff的理論有一個可預見的不良後果:在各種社會議題上,廢死、環保、性平權,就會是百花齊放和雞同鴨講的局面。所有教徒除了比大聲之外,不會有誰更能說服對方。
幸而這點在Audi的模型中已經被修正。Audi承接Rawls的說法,認為宗教語言不應該進入公共政策討論,但是要一個堅持殺生是犯戒的佛教徒立委(或平民)完全不能對動物保育發聲,那也不對。所以Audi認為,訴諸世俗理性是必要的。他必須將他因為相信輪迴和業等形上學概念而持守的價值觀,化為一個大家都願意認可的方案:吃素有益健康、吃素減碳、吃素有助農民生計,諸如此類。如果大家都因為自私的理由而被說服,那麼這位佛教徒就成功地推廣他的價值觀了。

所以其實不是Rawls,是Rawls-Audi。“Religion in the public square: the place of religious convictions inpolitical debate” by Robert Audi, Nicholas Wolterstorff 是我在研究這個議題中第一個入門的書,我可以推薦。

至於目前在聖經的觀點中,我正在研究先知的原型究竟有沒有辦法透過解經的角度讓渡到這個「自由民主社會」下的先知角色重塑。我目前會著重在服事外邦且身份高階的「約瑟」和「但以理」。他們都有異象和先知預言等被被神膏立的印證,也都有需要「翻譯先知異象」給外邦臣民的必要和記載。我目前還沒有時間完整地開發這塊,希望能蒐集到夠多有用的資料。

2.在追展Rawls-Audi的模型時,我沒有忘記Wolterstorff-Elshtain也是兩位非常好的基督教政治哲學思想家,我相信兩造都有可以學習的洞見,所以我試著融入他們的提案。其實普斯林頓大學和芝加哥大學有一直有許多人在做,但我目前還沒有時間心思整理這些最新近的出版品中的思想。

所以我填入的是後自由神學(e.g. Hauerwas)和英倫激進正統(e.g. Milbank)在「見證者」的這一塊的政治神學建構:教會是另類社會、城邦。您若有興趣的話,我在網誌上最新貼了一些思想摘要 。Wolterstorff屬於新改革宗陣營,和Hauerwas的倫理學有很多相近性(都有Barth的淵源可以追溯)。

換句話說,用先知的角度進入社會,不表示他只是先知。先知必然是見證者。然而只有一部份的基督徒才是先知。並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有先知的資格和立場。

作為見證者的先知,看見世人看見世界被推向遠離神的方向,十分心焦。但是既然神給予人類自由意志選擇,時常也任憑人類承受自己選擇的後果。先知要做的就不是代替神去靠血氣衝動發言。只有神放在他/她口中的話才是他/她應該說的。
因為先知多半被神放在一個能夠向公眾發言的位置,所以他/她的措辭他/她對神聲音的敏銳覺察就相當重要。例如先知以利亞和約拿都是帶著從神來的能力。以利亞咒詛的事情會發生,而約拿則是有神非要由他說不可的信息。這信息能讓數十萬人的大城一夕悔改翻轉。

而如果作為基督徒你不是先知,那至少你還是個門徒,門徒就必然是見證者。需要去愛、去傳。我希望基督徒都去認識同性戀、愛同性戀的朋友。和我熟識的人當中也有同性戀的。我從來不去批判和論斷他們。

對我來說,「天生的」同性戀「傾向」對我來說,就像我看到美女會性衝動一樣。我知道對方不是我合法的妻子,我卻對她有性幻想。如此我已就經在神面前犯罪了。所以我只會在克制自身慾念這件事情上求神幫助,使我裡外都有好見證,而不會去說別人的同性戀傾向。
而且我還可以公開只出,身為異性戀,也會有不可告人的性癖好。這使我發現自己沒資格對同性戀說三道四。

至於「後天的」同性戀,我個人覺得能幫就幫。前提是對方不排斥幫助。但現在區分先天和後天有點困難。我即使已經上過幾門專題和寫過報告,都還是不能持定立場。我過去曾寫過辯論稿在學校公開,辯論我對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疑慮和反對意見。我所陳述的理由當然都不是宗教性,但我上台說的內容全部都是被我的信仰原則所催發(religious-motivated secular reasoning)。

所以最後談「同性戀行為」:基於我不同意,所以如果能夠找到社會安全或其他理由,我就會去支持限制這樣的事發生,就像民法限制出軌和重婚一樣。但如果同性戀其實是不會妨礙到人的(例如:和我孩子同軍營共同洗澡的時候也不會讓我孩子感到被窺視或被騷擾),那麼,在欠缺「世俗理性」論證的基礎上,我就不會用「世俗權力」去干涉這事。

同時,聖經中對「解放」的要求是大過訴諸「律法」執行公義的要求的。耶穌對行淫女子的赦免已經是基督教(左派)倫理典範了:基督先讓行淫女子免於生命威脅,免於危害,才告誡她說「從此不要再犯罪了」。

故效法耶穌的基督徒應當先聲援同性戀的平權,幫助同性戀免於侵害、歧視。今天的基督徒都是丟石頭的那群,很遺憾。忘了耶穌對我們的提醒是:誰沒有罪的,誰就丟那顆石頭!
因而我每每想到自己還時不時地自慰和性幻想。我就知道自己沒資格出來說些什麼。只是反過來說今天如果有人聲稱:「既然大家都免不了性幻想,那就來全面解放,開放色情廣告不分時段、網路大開色情網站。」遇到這類的論述,我還是會跳出來反對。

換過來說,就Rawls-Audi的模型中,那些支持這樣全面性解放的人,也會有他們從社會契約集體利益最大化角度發展出的一套論述。我們的先知,要去提能相抗衡的論述。

dans補充:

推 dans:社會契約理論不是集體利益最大化啦…是個人是個人…         05/12 11:41
→ dans:個人之所以擺脫原初情境進而受政府統治 圖的是政府能給予更高  05/12 11:42
→ dans:的利益 相較於受政府統治所犧牲的權利 還是有賺的             05/12 11:43
→ dans:這概念承襲自霍布斯、洛克、盧梭 大抵上沒什麼改變            05/12 11:43

(我想強調的是公民社會衡量個人利益下的集體脈絡:self-interest is also best for society。
但從古典學理的脈絡而言,是按照dans說的「個人利益最大化」出發沒錯。)

至於見證者,應該盡力地去和倡議性解放的人做朋友、關心他們的靈魂需要。同時更要自潔,不要一面公開反對色情,自己私下又被色情所捆綁(美國民調:美國福音派牧師每週會至少主動看一次色情網站的,超過百分之五十)。

Publicités

8 réflexions sur « 回應:「身為基督徒對真愛聯盟的疑惑」-公眾、無知之幕、與後自由 vs. Mathturtle 1 »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