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結束23年基督徒生涯﹐辭別基督教」( »Resigned from Christianity after 23 years of journey »)

i {heart} The God Delusion
Is God a delusion?

Source: http://hkatheist.blogspot.com/2008/09/23-resigned-from-christianity-after-23.html

前言:[IQ 143的] 大黃傻貓GARFIELD 分享他從一浸信會/基要派信徒,走向浸信會/溫和派、泛福音派/溫和派、左派普世大公教會基督徒、香港自由派基督徒、無神論離教者的心路歷程。

他的分享洋洋破萬字(原文請點來源連結),相信耶反應了目前存在於華人及北美保守派基督教會的主要破口。以下由我歸納為五點,附上一部份內容摘錄。

I.   新自由主義批判:從宗教現象學看「基督徒重生經驗」、「教會紛爭」等問題,基督教的宗教經驗不但不具備了不起的特殊超越性,其道德轉化的功效也是短暫薄弱的,可以被許多其他的靈性操練或宗教活動取代、類比。

早年的基督徒日子和好多初信的一樣﹐我經歷了一種亢奮﹐覺得好像很釋放﹐滿足﹐平安和喜樂。在行出去決志的時候我情緒洶湧爆發﹐激動得哭了﹐把埋在心裡面的不快發泄了。之後的 euphoria 則令我沐浴在一片釋放﹐滿足﹐平安和喜樂。年青的人未定性﹐是很重情緒和感受的﹐因此我也不例外地把這種感受當是「得救」的感覺。然而﹐當我年紀長後﹐我發覺這種感覺是可以用不同方法複製的﹐就算不是信仰經歷也可以的。我朋友參加 Life Dymanics﹐感到被更新﹑重生﹐感覺和信耶穌的一樣。

我的教會每年都舉行夏令營,最後一個晚上聚會叫「獻心會」﹐講員一定大談基督門徒的本份﹐要如何奉獻基督﹐然後信徒就上前﹐不少都哭得很厲害﹐說他們要奉獻一生給主耶穌。那些夏令營﹑奮興會目的是從拾決志時候那種感覺﹐給你一種熱力充滿的感覺﹐這種感動令他暫時忘記了當前的困難和自身的問題﹐可是亢奮過後﹐一切回復正常﹐他又面對同樣問題﹐當他發覺問題仍然困擾自己﹐他會感覺自己不「屬靈 」﹐感到內疚(覺得自己信得不好)。

這種感覺他們難以忘記﹐卻發現最終沒有帶來真實的釋放﹑平安﹐為了重拾﹐他們要重演那個感覺。教會不斷聚會﹐也是帶這種方式﹐不斷重 演﹐要人相信那種感覺就是自己的一部分。過了一些日子﹐我發現那些在「獻心會」哭得最厲害的﹐不少後來都離開教會。正如好多表現非常熱心的信徒﹐都屬於熱得快﹐死得更快。都是情緒感情因素多﹐而不是什麼很深思熟慮的。

我首次接觸基督教幽暗的一面﹐源于我第一間返的教會進行小組化﹐把信徒群分成約十人上下的小組﹐小組聚會說是比較靈活﹐比較可以親密認識支持。我是其中一個組長。

不過教會當時據說聽了部份意見﹐說參加小組接觸少了教會其它人﹐每年小組要再重組。
我小組的組員是屬於靜態慢熱的﹐要他們認識其它人﹐不是不可以﹐但不可以快。組員才開始熟絡﹐又要從頭來。可是負責的信徒表示勢在必行﹐我們不得不從。我雖然想保留不改﹐最後是教會行政需要大於小組需要。我認為,聚會是為聚會的人而設,而非為了方便行政﹐可是行政的往往覺得就是為了更大發展﹐又借使多人得救過橋等﹐要你依從教會的方向。後來我一次又一次看到﹐基督教為了傳教﹑福音﹐是可以用謊言的。
而教會為何要不斷有人呢﹐因為教會要大﹑要增長﹐才可以財源滾滾﹐才所謂有勢力傳福音﹐然後教會更大更大。。。

II.   意識型態批判:基督教會政治神學之淺薄和精神分裂,使其在政教議題上往往成為和當權者共謀的利益集團。非信徒提供的錢、資源,教會可以用得很開心,但在不強迫對方入教的前提下接納對方成為自己的同工或一份子?做不到!對待文化,則一面消費這個文化(為傳教用途),一面又貶低或拒斥這個文化(為護教用途)。

  • 基督教機構若是以「分別為聖」的理由只聘用基督徒清潔工,為何又租用非信徒的物業﹑使用非信徒提供的電力﹑通訊等設施呢、還使用政府公帑?

III.  後自由 [德行]倫理批判:基督教徒如「現代法利賽人」一般的盲目教條主義的和虛偽

原來教會多數人都是出自比較好的家庭﹐好像我這樣的不是沒有﹐不過在教會氣氛下﹐你是不敢透露的。我稍微說了每天和父親吵架和壓力的事情﹐教會弟兄姐妹只 懂得告訴我要忍耐父親﹐要按照聖經教導順從他。卻不知道父親給我的壓力隨時可以令我無法集中精神讀書﹐到時候我無法畢業﹐邊個可憐 ? 最多不過幾句安慰﹐叫我靠神好了。

我當時教會的文化﹐其實今日也是﹐就是多鼓勵你分享正面的東西﹐要感恩。如果你分享你的苦況﹐而一句感恩或者信靠的說話都沒有﹐教會的人都不免覺得你有問 題﹐缺乏信心。不要小看這種文化。基督教一位學者龔立人博士的太太因癌症去世﹐他分享妻子從患病到去世歷程寫的一本書「眼淚未抹乾」﹐得到好評﹐偏偏一次 聚會介紹那書後﹐某牧者居然對龔立人博士說﹐本書名字要改為「眼淚已抹乾」﹐言談顯示這個牧者覺得堂堂一個基督教神學博士如果哀悼亡妻寫的書仍然帶憂愁就不對。

IV. 後自由神學[敘事]群體(narrative community)批判:  基要教徒惡質手段排他和打擊異己,已經脫離敘事,也不顧邏輯,純粹以民粹暴力來進行意識型態之爭。

一個死硬基要主義者﹐不會理會自己理據不足﹑不會理會根本沒有事實支持觀點。所謂的認知不協調只會被壓抑,被說是信心不足﹑魔鬼的干擾。最後,面對自己詞窮理屈死硬基要主義信徒的反應就是把反駮到他們的人當是迫害他們的﹐他們是為義受到逼迫﹐末日來之前﹐信徒是受到逼迫的。如果按照基要派思維﹐任何邏輯﹑理由都不重要﹐一個這樣的人一定會壓抑自己的理性和對事實的把握﹐因為她/他一定要維護自己已經找到的真理。既然找到了﹐其他的根本沒有需要驗證就肯定是錯的了。然後就用基督教所謂逼迫的經文﹐安慰自己。

不過在我來說﹐真正看見基督教病態一面的﹐是網上我和基要主義信徒大戰的日子。我去多的網站包括了福音證主協會的「知信行」﹑影音使團的 ishare和個人網站「周Sir網站」(現改名為兔哥哥討論區).
「知信行」和「周Sir網站」為基督教基要派盤踞﹐網主都是基要派信信徒﹐相信聖經無誤﹑字面解釋﹑地球年輕說﹑前千禧年末日論和視天主教為異端。當年還沒有 Discuz等比較先進的軟件﹐因此網主除了刪貼外﹐根本不可以使用禁言﹑鎖戶口﹑封鎖IP網址等手段。Discuz等比較先進的軟件往往同時給版主太大權力去破壞侵犯言論自由。我希望日後這些軟件可以給版友一個機製去推翻版主就好了。起初這些人態都尚算有禮﹐但當你不斷的把他們論點一一推翻駁倒﹐他們就老羞成怒。我當時去在那三個網站把基要派指天主教為異端的論據都駁倒後﹐他們就非常憤怒﹐開始出下三濫手段打擊異見﹕

  • 洗版
  • 使用分身營造他們好像人多勢眾
  • 人身攻擊﹐威脅我要揭露我身份告訴我教會 (他們都以為教會都會控制信徒言行的)
  • 重複已經被反駮的論點

我當時也不是很親天主教的﹐但那些基要派骯髒的手段令我同情天主教徒﹐其中一個屬於浸信會的網友曾經勸我 ﹐拼命為天主教辯護對我沒有好處 。我聽見非常詫異﹐因為他根本覺得使用骯髒的手段只要是反對異端就「情有可原」。這個網友的說話令我開始質疑基督教裡面憑立場去決定手段對錯的邏輯。
在這個過程裡我大量研究天主教教義﹑也研究不同宗派﹐例如信義宗﹑聖公會﹑加爾文派﹑亞民念派﹑浸信派﹑靈恩派等。我深為基督教裡面的多樣性所困惑﹐現在我知道原因﹐因為基督教聖經本來是人的文件﹐也是任由人解釋的書﹐不出這麼多宗派才怪。

如此和基要派分子的辯論從一個網站不斷轉移﹐每個反天主教基要派分子所到的網站我都去和他們辯論﹐戰火不斷燒去不同網站。其中一個還貼文章攻擊葛培理博士 , 甚至有人詛咒我。那些運作網站的基督教機構終於發現﹐他們一向以為他們可以依賴的真理﹐出到真正的世界是如此不受歡迎﹑引起如此多辯論﹐他們終於害怕信徒 在這些環境得不到所謂造就﹐怕信徒“跌到” ﹐他們根本無法像在教會的環境下把討論控制﹐終於一個又一個的基督教機構運作的討論區關閉。到2004年﹐只有兩﹑三個基督教機構運作的討論區仍然存在﹐ 但已經沒有多少人去了。

V. 信仰理性與科學批判:  用扭曲的方法論製造假科學,無視宇宙論、進化論學術成果,不停用洗腦的方式灌輸信徒無根無據的包裝「偽科學」。

只要去 infidels.org﹐richarddawkins.net﹐www.xys.org 就不難發現﹐基督教那些反駮進化論文章全部是垃圾。

生物是進化而來﹐已經是科學界公認的科學事實﹐背後的理論﹐進化論只是細節上仍然需要找進一步的發現來確定﹐因此進化的理論﹐進化論是會隨新的發現修改的﹐但那些發現仍然是證明生物是進化而來到證據。
有一部是科學家方是民﹐筆名方舟子的書﹐裡面羅列了不同反駮基督教所謂創造論的文章﹐此外我也推薦 Richard Dawkins 的書本﹐例如 The God Delusion
我閱讀有關現代宇宙學﹑物理的文章﹐發現原來宇宙從來不是一個真正的真空﹐也發現物質是能夠從所謂無產生虛擬粒子可以從能量自行產生。
而且﹐如果宇宙是物質﹑時間等是從來都存在﹐根本就不需要創造﹐神也不存在。物理學家量度宇宙的能量﹐發現裡面是一個常數。再加上我研讀 Richard Dawkins 介紹的東西﹐我已經非常肯定﹐神根本不可能存在。
到了這個地步﹐我知道我已經是無神論者:基督教二千年的歷史﹐基督教那些看來博大精深的教義﹑基督教的文化﹑基督教藝術﹐都只是帶人兜圈子﹐甚至有些人創作古怪的靈修書籍﹐例如倪柝聲那些根本語焉不詳﹑不著邊際的空話﹐令人以為基督教很高深莫測﹐其實仍然是避開最關鍵的問題﹕這神存在嗎﹖
(就算是比較著重學術探索的神學院﹐也不敢逾越地去探討這個關鍵問題。如果你去探討﹐回答的人不會正面回答你﹐而是索問你所謂的屬靈狀況﹑審問你的信仰立場等等﹐都是轉移視線。)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