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為甚麼我不是基督徒?——致弟弟」-積極護教學的嘗試

Source: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94976988472&id=600935643

原文備份1

原文備份2

為甚麼我不是基督徒?——致弟弟

有興趣往下讀的請先看完以上文章。

抱歉,以下論述語氣有點不像是一位基督徒弟兄,格局和境界也需要再提升。

但由於這些文字真實反應了我當前的思考心態,我認為還是有貼文的價值。

1. 沒人能以全知全能的姿態在社會裡生存,並不表示以偏概全便是無害。幾分證據說幾分話,這是一點現象學的嚴謹。作者因受不了教會氣氛,連一點「田野調查」都做不下去,這樣還能大談社會學真是頗為奇妙的。

2. 作者嘗試論述基督教和資本主義、統治階級掛勾,並說人對統治階級的反動是天性。我認為這已經太快跳入結構主義的預設立場。歷史研究(Michel Foucault)應能清楚表明,支取權力、和統治階級掛勾才是人性。因此後結構為了分解這樣的分贓集團的凝聚性,才需要「喚起」草根反動意識和推動真理意義上的解構。因為人是偶像崇拜的、具有奴性的,這點馬克斯論述與基督教不謀而合。

3. 作者說香港上層階級過度消費的現象未必跟基督教有關,更可能是因為他們有錢。這樣我就更不明白了,作者都承認,這明明就應該是批判金權結構的問題,怎麼會魚目混珠地牽扯基督教本身?不要以為拉扯了Max Weber的著作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1905)進來就可以模糊論述主體。Weber的理論,一世紀以來已經受到相當多批判以及修正,普適性備受質疑(儘管我非常尊敬這本書的影響力)。如果作者希望以香港社會建立起論述範疇,那麼這一著恐怕只凸顯了「以全蓋偏」的不合理企圖。

4. 說加爾文主義乃一新教旁支,並鼓吹信徒刻苦工作擠進天堂,是對Calvin極大的無知。加爾文神學強調救恩乃神的主權預定,非任何人為努力所能影響,是開宗明義的第一句話,是不用到神學院上課都能知道的事情。

就算加爾文主義催生了資本主義,作者接下來把「世俗資本主義」過度消費的習弊怪罪於基督教的作法,也是大有問題的。第一,加爾文主義不代表基督教,第二,任何好的制度—民主、科學,一旦和原本的神學底蘊脫鉤,本來就不會有好下場。第三世界非基督教國家(包括賴比瑞亞、剛果民主共和國、台灣等)中民主的「亂」,前啟蒙時期以「榮神益人」為發展的科學後來走向科技控制和科技進步主義,都可供作參考事例。

5. 作者似乎強調思考的重要。但矛盾的是,他一面說,即使自己一天運氣用盡,意志殆沈,至少還能慶幸擁有一顆在思考的腦袋。一面又說,信徒也是根據聖經在思考,但那純粹是於事無補的「腦部運動」。一面說,這世界千瘡百孔,值得思考的問題很多。一面又說,信徒以終末的盼望和感恩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命運和世事更迭是可憎的。殊不知基督徒這感恩豈是慶幸「他人天災、而我無損」?

感恩乃是教導我們:「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 神喜樂」(哈巴谷書 3:17-18)。

感謝神是唱:

「感謝神,賜溫暖春天,感謝神,淒涼秋景。

感謝神,禱告蒙應允,感謝神,未蒙垂聽。

感謝神,渡過了風暴,感謝神,豐富供應。

感謝神,賜我苦與樂,感謝神,絕望得慰。

感謝神,抹乾我眼淚,感謝神,賜我安寧。

感謝神,賜路旁玫瑰,感謝神,玫瑰有刺。

感謝神,賜喜樂憂愁,感謝神,屬天安寧。

感謝神,賜明天盼望,感謝神,永遠不停。」

是這樣的感恩教導信徒,要以一份不配受恩、誠惶誠恐的態度,去分享、去施予、去賑災、去捨己。如果「善惡到頭終有報」,那麼基督徒將知道自己現前的冷漠與自義,最後都會被神審判,當作惡僕逐出門外哀哭切齒。

基督徒實在不配作為強者來同情人。我認為作者如果是針對偽善的基督徒來批判,這點是到位的。因為只有神是那位強者,憑祂憐憫恩慈來對待不配的罪人。

6. 我承認基督徒在外人眼中是盲目樂觀。因為基督徒所看到的真實,在不具備同樣信心的人眼中是看不到的。這樣說來,基督徒實在於世人眼中看為愚拙、盲目。

反之,如果如作者所說,歴史的常態是「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而「這世界又不會自我修復」,那我真不知道你還拿什麼告訴世人「我們有行動的理由」?改變的基準、需要改變的動機、需要改變的方向、需要達成的目標又何來?

如果作者認為人可以靠自己去思考怎樣解決世界的問題,而「就算沒有答案,起碼思考方向正確」,請問正確與否的標準是誰說了定?

如果一個人不需要信仰,只需要意志和運氣,不就是像尼采所說,相信真理是蘊藏在自我這樣的超人意志當中的嗎?偏偏尼采的哲學就是一種強人哲學,他是很「同情」基督徒這些需要信仰的弱者的。只是他在1890那一年在馬背上發瘋時,我不知道他是否還能驕傲地宣告自己有「一個一直在思考的腦袋,這已經足以令我放心活下去。」

他的論點和用字,立刻讓我連接起Thomas Merton 在The New Man 一書中的一段話 ( p.31):

The right thinking man is like the poor: we always have him with us. He is the unbelieving believer: that is to say the religious man who lives, in practice, without a god. He is the one who pretendes to believe, who acts as if he believes, who seems to be moral because he has a set of rigid principles. He clings to a certain number of fixed moral essences but at the same time he takes very good care never to ask himself wither or not they may be real. He will rob you and enslave you and murder you and give you a plausible reason for doing so. He always had a reason, even though his reasons may cancel one another out by a series of contradictions. That does not matter at all, since he does not need the truth, nor justice, nor mercy, least of all God: all he needs is “to be a right thinking man.”

如果說一個沒有信仰的人打從心底相信自己可以為世界做點什麼、可以靠自己活出點什麼,卻又說「我憑甚麼以強者自居」,說好聽點是自謙,說難聽點可能比他所要批判的強者還要虛偽。

*以上僅對那些以此駁斥基督徒有信仰踐行理據的人,做出一點回應。

有一點我還在學習:期許有更好的靈命、帶出更多的實績,以致基督信仰的見證,不再需要向人辯駁些什麼。

Publicités

1 réflexion sur « 回應:「為甚麼我不是基督徒?——致弟弟」-積極護教學的嘗試 »

  1. 謝謝您分享的許多好文章。「有興趣往下讀的請先看完以上文章。」這話前面的連結好像都失效了……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