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經文鑑別 Some Reflections on key Hermeneutic issues involving Textual Criticism

11th century Hebrew Bible with targum, perhaps...
Image via Wikipedia

以下是偉能提出的一些問題,和我嘗試做出一些回答。並沒有很詳盡,主要方向是從敘事神學的路線再次確立系統神學「神學詮釋學」和歷史神學的關鍵角色。

再思經文鑑別

為什麼需要經文鑑別?因為希望找到 The Text,以致於我們能說從這經文所得到的教義才是正確的。但如果找到 The Text 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當時的人怎麼讀這些抄本。那麼

  • 假設有 n 個不同的抄本,發展出 n 個不同的教義系統,那麼哪一個是正確的呢?或許沒有,或許這個問題不對,因為重點不在一,而在多,所以問哪一個是正確的,本身就不是個問題。
  • 不同抄本的權威性明顯是有差異的,不能等同視之,這樣是否又會推出一個或幾個「最」有權威的抄本來當底本,但這樣做的同時是否又在說明 The Text 的重要呢?
  • 那是否應該放棄建構出來的經文,而以某個傳統為主?很難想像,在抄本差異這麼多的情況底下,不找 The Text,那不就用哪一個都可以,你也不能說我錯,我也不能說你不對。
  • 是否 n 個抄本間的差異大到會產生 n 個教義系統,或是其實也有其一致性,而差異的地方並不會「動搖國本」。
  1. (對現在的我們來說)不同抄本鮮少能夠導致多重教義。因為任何根據單一讀法所讀出的教導,都需要通過整本聖經啟示的驗證。不會因為某一節說神的烈怒,就否定了神愛世人的教義。
  2. 最有權威的抄本,往往跟它們在歷史中的流傳是有關係的。一是流傳廣度和接受度,一是能夠最早期的思想發展痕跡。未必要涉及「原本」的假設。因為原本是什麼沒人能夠肯定。
  3. 這是 NA27 要列出各種傳統路線的異讀的原因。每每在解經時,我們都要據以執行經文鑑別,以示謹慎。個人對 NA27 UBS4 嘗試還原的「原本」的作法覺得需要注意的是:
  • a. 目前的建構根本是根據很多年代、品質參差不齊的抄本上。有些經節得到極好、極多的抄本作底本,有些則斷簡殘篇、人為塗抹刪改的痕跡和破壞嚴重這樣子看來它作為整卷新約正典,它的文本性是破碎不成系統的。
  • b. 同上,它是抄本比較而大雜燴出來的一份文件、是用「人文歷史」方法論的方式建構出來的內容。作為一個整體它無法反應歷史上的任何一個教義傳統。它表現的不是編修鑑別或形式鑑別下的神學/信仰脈絡,而是文本鑑別背後的人文邏輯思維。(As a result, it will be very absurd for anyone of us to attempt ‘a theology of NA27’.)

我所提倡的應用方式,是用它來和各個教義傳統所根據的正典來對照,以便從編修鑑別的痕跡來追溯神學的發展,得到有意義的詮釋。

4. 根據3b來回答這個問題,這便意味著抄本間的差異大到會產生多種教義系統當然是可能的。

Targum傳統的創1:1-2 和根據NA 27翻譯的創1:1-2對比,咱們根據不同文本解出來對教義會是「小幅度」的影響嗎?

Genesis 1:1 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2 Now the earth was without shape and empty, and darkness was over the surface of the watery deep, but the Spirit of God was moving over the surface of the water. [NET]

Genesis 1:1 In wisdom (be-hukema) the Lord created. 2 And the earth was vacancy and desolation, and solitary of the sons of men, and void of every animal; and the Spirit of mercies from before the Lord breathed upon the face of the waters. [JTE]

最後一個問題是:那從抄本發展出多種神學系統,而且足以動搖教本了,這時候怎麼辦?我的理解是:這就進入系統神學的「神學詮釋學」的領域,在這當中我們才能看見一個系統是如何衝撞另一個系統,甚至毀滅其他系統。

例如,很玄妙的三位一體,若根據最早的「抄本」,的確是個不明確甚至爭議很大的教導。我們知道一些新約書卷文末的「三位一體」頌讚是很多三世紀以後的抄本才陸續添加上的。但教會卻必須在這個立場上處理那些根據早期抄本發展出不同神學系統的基督信仰傳統。

原因不是抄本,而是神學。又些解經或文本的差異可以被擱置,這個不行。棄守(或正確來說,不是棄守,而是「如果不去積極建構」« Failing to construct »)三位一體必會導致某些信仰核心內容的崩毀。

* 附帶一提,現在一些學者,如英國的Larry Hurtado,嘗試論證崇高的「基督論」在一世紀中就已經發展起來了。最好的證據就在一些屬於該時期成書的新約篇章中,如 Phi 2:6-11; Mk 8:29。但三位一體則無法比照如此歷史法則往聖經回推。新保羅觀更說明了此點屬於基督論特有的、在早期猶太教一神論信仰系統中的突變現象。

同樣地,初期教會也是在各種私自集結編纂的「聖經」(例:Origen: Hexapla 六部經文合參; Marcion: Marcionite Canon 馬吉安正典; Muratorian Canon 穆拉托立正典)如雨後春筍之際,發現釐清正典文本框架的議程有某種「黨同伐異」的必要性。

結論是,抄本的多元性必須被保存。基督信仰的教義系統不是在一世紀就停止發展了,抄本也不是。而且這信仰打從一開始就是「多元的」,而非「單元的」。耶路撒冷會議、「歌羅西異端」、保羅雅各的信/行之爭都反應了這種多元性(或說「豐富性」)的存在。可喜的是,以耶路撒冷會議為典範的教會發展歷史讓我們知道,它絕對有個正統的路線可以追溯


Publicités

4 réflexions sur « 再思經文鑑別 Some Reflections on key Hermeneutic issues involving Textual Criticism »

  1. The Grecian analogue of ר֣וּחַ אֱלֹהִ֔ים is that of Eros (or Love) in its reciprocal action with the Chaos, and to this purpose have the later Targums explained it: the spirit of love.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