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Review: 《神學的故事》與《基督教二千年史》,並兼談其他

奧爾森(Roger E. Olson)。《神學的故事》(The Story of Christian Theology),吳瑞誠、徐成德譯。台北:校園,2002

957-587-758-6

陶理(Tim Dowley)主編,《基督教二千年史》(Handbook of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李伯明、林牧野譯。香港:海天書樓,2004

前言:雖標題書評(Book Review),事實上只是為文時一個泛用的類別。作為一個上過十三個教會歷史學分的神學生和一般讀者,不敢妄稱本文能像歷史神學教授般提供專業且徹底的教學反饋或學術評析。只是因有機會較為詳盡地接觸中英文神學教育常用的幾本「基督教通史」,希望能站在普通人的立場為接續的同窗同道略為暖身和定向。

《神學的故事》的特點,據該書總校訂周學信教授所說有三:其一,以敘事故事的方式呈現神學歷史,為各種事件、運動、思想沿革中的傳說掌故。其二,以大處著眼的功力呈現精彩片段,九個重點貫穿兩千年歷史。其三,以救贖宏恩為主軸,會通五花八門的神學派別。以此教人明白,救恩的實底、發展、神和人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都為要使神的救恩得以實現。

《神學的故事》原英文版發表後一兩年間得獎連連,且翻譯成多國語言。本人作為讀者能感受到的一大特色,乃是奧爾森投注了相當多的筆力演繹不同時代思潮系統間的串連或反動關係,是以才讓基督教歷史讀來像是主軸連貫的一齣戲(儘管有插曲、幕與幕之間有分割)。

然而在探討教會歷史(基督教史)與歷史神學(神學史)時,有一點必須注意-許多神學院歷史部門的命名是在「教會歷史」、「歷史神學」間選用其一,這表示它們的進路和課程著重並不相同:即基督教歷史的本身不僅僅是神學思想之間的流變。

從後見之明,往往可以發現是文化當中的啟示(如亞里士多德文稿重現、伊斯蘭崛起、文藝復興)、科學的突破(如印刷術、航海術、進化論)、政治的統一或分裂戰爭(如羅馬大和平、殖民運動、兩次世界大戰)、生態的變動(如地震、海嘯、物種滅絕)或疾病的爆發(如黑死病和愛滋病),反過來貢獻了神學運動所需要的養料,並改正我們教會過往的諸多人為教義和對神啟的認識。這樣說來,基督教歷史是不等於基督教神學思想史;即,單看神學思想史而忽略外力的作用,將無法完整地捕捉「神學的故事」。

《神學的故事》絕大部分並不提「世界通史」與「歷史神學」之間的互動變遷,或僅能草草數筆帶過,這並不是說奧爾森會天真地以為神在教會外是不工作的(連以色列人都能知曉亞述、巴比倫是上帝用來對付選民的世俗工具);只是為在敘事當中給予角色—神學思想家—立體的性格(即主體的能動性)以及劇場的連貫性,奧爾森有意識地在文字中選擇做出了割捨。

要瞭解丹麥國家教會問題之於齊克果的靈修神學、兩次世界大戰的發生之於巴特的危機神學(crisis theology)、天主教拉丁美洲的後殖民建國運動之於解放神學、尼采「上帝已死」和海德格掀起的古典形上學坍方之於存在主義神學和新正統運動、歐洲民族國家的興起和擴張之於改教之火和宣教運動萌芽、美蘇冷戰和恐怖主義蔓延之於莫特曼的盼望神學和激進正統運動…等,在這樣一本神學主軸明確的通史性著作是難窺其近貌的。需要建立更完整歷史架構的學生,必須依靠老師授課的補充,或參照其它的個別讀物鑽研進修。

反過來說,陶理(和其撰述團隊)似乎並不完全同意這樣的限制。他在《基督教兩千年史》中盡力地給予讀者詳實的背景。這本書的主軸是教會結構或團體的發展,而非個別人物或思潮。而對於個別神學思想家或教會人物及運動的介紹,陶理的做法是另撰寫短篇專文置於方框或頁緣,當作背景資料。

在網路時代來臨之前這本是上佳的立意,但在本人研讀教會歷史之時,卻因常有嫌短文資料不夠完備,而更進一步在個人圖書資料庫或網路文章中(如Wikipedia等)搜索的衝動。本以為求知是好事,但這種學習方式對於概論課程來說,其實是相當沒系統的,如同在汪洋中游泳一般、靠不到岸。

讀者在進行閱讀這本書前,若已對世界史(特別是歐洲史)年份和綱要等基礎有所掌握,會有較佳資訊消化能力,只是仍不可小覷此書帶出的主題的浩瀚-它甚至超出各別神學院教授就其專業所能解答與闡釋的程度。

最終說來,還是由於《基督教兩千年史》的內容太龐雜與不連貫,讀來沒有如聽「娓娓道來」的故事般一氣呵成之感,一般人自修時容易有「一鼓作氣、再而衰」的疲乏感(三而竭?天賦異秉者除外)。這可以說是陶理這本書天生的缺憾:他的撰文者太多(「中外七十餘人」合著),又隔著一層翻譯(此書的英文版明顯比中文表達清晰,但閱讀英文版的讀者將能清楚明白它的難譯)。教會歷史從「基督、教會、與救恩」的特殊主軸泛化成「上帝、歷史、與時間」的普遍關係,隨著時空主體和現象觀點的散落,此書欠缺了我們讀兩千年基督教史時最期望能接收到的—借《萬曆十五年》作者、中國史家黄仁宇所提出的概念—「大歷史觀」。

然而《基督教兩千年史》在許多福音派神學院中仍是教會歷史的主要教科書-《神學的故事》(陸版更名:《基督教神學思想史》)僅被羅列在「推薦清單」(有些學校將兩者併陳在每週閱讀進度中)-表示此書對教學的幫助仍大。也就是因為陶理此書真的就是以教科書的形式來寫作編排的。奧爾森的選材和論述則比較多個人風格。這樣的比較說到底像傳統上(僅限於傳統上)解經家對於路加福音和約翰福音的評價:一者是經由詳細的考究客觀地寫歷史(路加、陶理)、一者用充滿了個人神學風格的語言來說故事(約翰、奧爾森)。

使用陶理這本書,教師有比較多的空間去評估每一段歷史的神學貢獻、將資料做出運用。反過來說,也唯有當教師能嫻熟有經驗地評估和補充許多教會歷史的成敗功過時,陶理所涵括的資訊才不會成為形同讓人卻步的學習屏障。

個人使用了《基督教兩千年史》上過一學期四學分的「教會歷史」之後,覺得如此豐富的內容更應該被拆成兩個三學分或兩個四學分來上,讓學生可以較為從容地面對大量須背誦的人事時地物。或許以本人所在的美國神學院為代表的系統是個例外,已知不少其他主流的神學院已是拆成三三或四四(更有使用三三三的方式教授教會歷史的—第三個三學分為近代教會史和宣教史,為選修),幫助神學生將來事奉及教導更能全盤熟稔地掌握教會史典故。

前段已用較長篇幅比較完兩本主要的著作,接續再簡短地提及其它有名的教會歷史書目:

凱利(J.N.D. Kelly)。《早期基督教教義》(Early Christian Doctrines),康來昌譯。台北:華神,1984。

(台)(港)

這本書是早期教會(一至四世紀)歷史神學的經典教科書。此書自1958年出版了第一版起,便對福音派神學教育意義重大,被廣泛使用為參考書,並不斷再版修訂,直到1978的第五版增訂。但在華語教學的教會歷史課程使用這本書有幾個明顯的限制。其一,自1978以來這些年的學術發展中,此書往往有許多內容是需要更新的,而康來昌(曾任中華福音神學院系統神學教授)的中譯似乎是根據1958的第一版、甚至不是1978的再版所譯。其二,此書在學術上份量紮實,凱利大量引用希臘文和拉丁文等教父著作專有名詞,儘管有翻譯,但無法使用原文閱讀的學生難免不因此心生畏途。英美神學院將此書列為教會(教父)歷史科的基礎必讀教材,多假定學生已有相當研究語言基礎。

蔡麗貞,《我信聖而公之教會》。台北:校園,2004。

showLargeImage

作者為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教會歷史教授。最大特色為以中文寫作、筆調平實,比起讀外文中譯相當程度地「恢復」了中文讀者的吸收能力。此書亦非純教會歷史,而是持保守信仰的「歷史神學」著述,以早期教會大公會議的認信為基準看待各種神學發展。作為主要教科書,它的視野寬廣度和論述的細密度稍嫌不足,但若作為輔助讀物,對入門的中文讀者仍可以有很大的學習幫助。

Bettenson, Henry and Chris Maunder, eds. Documents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3 e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9780192880710_p0_v1_s260x420

選粹了教會歷史文件及重要神學著作篇章,此書第一版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推出,之後又經歷兩次的改版增定。作為輔助材料,此書極大地使教會歷史成為了活的故事。事實上我們可以發現,研讀教會歷史只讀史家所整理的內容,而完全不接觸原典,是相當偏頗及荒謬的。馬丁路德的95條論鋼、亞流寫給亞歷山大主教和羅馬教會的書信、卡爾巴特和卜仁納、布特曼等在期刊雜誌上和往來書信中的交火、天特大會和一二次梵諦岡會議的喻旨…這些經典文獻的羅列和摘錄,正如同作者及歷史人物自己向我們宣講、申訴、或抗辯—使作為學生的我們不論是將他們奉作名人堂英雄般崇拜、或是作為異端綁上火刑柱,至少是憑著些第一手的證據,而不是當人云(或奧爾森云、師云、陶理云)亦云的盲目粉絲或暴民。

然而此書沒有中譯本。下面這本也許是目前的選擇:

麥葛福(Alister E. McGrath)。《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The Christian Theology Reader),楊長慧譯。台北:校園,1998

此書的編者是當代英國牛津的福音派歷史神學健將麥葛福。英文版至2006年已經推出了第三版的增訂,但中文版仍是根據1995年的第一版翻譯的。中譯的成果為560頁,但英文的二三版皆已突破七百頁(第三版744頁)。

此書作為教會歷史輔助讀物,無法取代前書。原因在於:麥葛福使用了系統神學(如救恩論、聖經論、基督論、終末論等)的方式編排和選材。不若Bettenson會盡量保留、並置同時代的人對話或回應,讀《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得到的是一種士萊馬赫式、由「成品」來回顧模型發展的高空鳥瞰,而非融入教會發展的時間進程、學會體貼每個年代獨特的處境和教義動盪。也因為新教系統神學的特定議程,麥葛福的取材偏向了改教後的晚近/當代、早期教父兩個偏極。平衡普世教會中各個時代的多元聲音並不是他編纂本書的動機。

我個人更認同《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適合用作系統神學的輔讀教材,可以幫助同學挖掘和欣賞基督教義的歷史層次感。倒是在教會歷史的教學中,教師或可採納相關內容的個別中譯(在合法範圍內)印行給同學,便無須為著不符合比例原則的使用率讓學生花錢購書。

最後再加一套經典之作:

Gonzalez, Justo. The Story of Christianity

  • Volume One: The Early Church to the Reformation (1984), Harper Perennial paperback: ISBN 0-06-063315-8
  • Volume Two: The Reformation to the Present Day (1985), Harper Perennial paperback: ISBN 0-06-063316-6
  • The Story of Christianity: The Early Church to the Present Day (1999), Peabody, MA: Prince Press, 2nd edition in complete in one volume: ISBN 1-56563-522-1

(1984-5出版的上下冊)

35221_1_ftc_dp(1999年推出的精裝合訂本)

這是套拉丁美洲教會史學家Justo Gonzalez撰寫的專書,有別於西方人中心的著眼方式,它打從一開始就是以普世性宗教的方式來看待基督教歷史。例如處理中世紀教史時,不會在「黑暗時期」這類歐洲中心論的籠統框架下而有意無意忽略了當時東北非、中非基督教會和東歐東正教的蓬勃。在提到拉丁美洲的基督化時,不會單方面地歸功於歐洲的宣教運動,也會著重本地信徒將其本色化和融合的努力。

此外Gonzalez 能持平地對待歷史人物,不會因著其教義立場不見容於當時主流或現今,而被時代錯置(anachronistically)地蓋棺論定。這些普世合一的特色(作者是對天主教歷史發展瞭解甚深的新教徒)使The Story of Christianity 成為相當多的主流派神學院的標準教科書。在本人修課時,這套書得到教師大力推薦。它的上下冊編排非常適合使用3+3(或4+4)教會歷史課表的神學院。

(在2010下半年Harper推出了重新設計編排並擴充後的修訂本)

個人雖暫無緣使用上面這一套通史為教材,但曾對 Gonzalez 另一本拉丁美洲基督教史的專書分別做過長篇精讀摘要和短篇回顧,可側面肯定作者的文字和傑出治史功力。

本書的讀者評價可參看網路(由於此書沒有中譯,故只能找著英文讀者的評價):

Amazon Amazon 2

延伸閱讀:

活用神學大師- 德州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神學教授奧爾森(Roger Olson)

Publicités

1 réflexion sur « Book Review: 《神學的故事》與《基督教二千年史》,並兼談其他 »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