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幾位值得關注的神學家(一)

就全美神學學術圈中,目前想讓我在博士班跟定的大師級人物有四個人,Wheaton College 的范浩沙(Kevin Vanhoozer)、Duke University的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的馬歇爾(Bruce Marshall)、University of Chicago的馬希翁(Jean-Luc Marion)。

姑且不論自身條件,就用最理想化的方式來看待這四所神學院校和四位神學宗師:

范浩沙是新改革宗,惠頓大學則是福音派。

侯活士是後自由派,杜克大學是衛理宗/聖公會。

馬歇爾是後自由派,南衛理公會大學是衛理宗/自由派。

馬希翁是天主教,芝加哥大學是聖公會/天主教/[新]自由派。

而這四人所最擅長的領域各不相同,分別是:神學詮釋學、(實踐)神學倫理學、歷史神學,和神學現象學,在更進一步選擇未來研究取徑時,就必須針對首要的方法論和領域做出取捨。

我的研究興趣在後自由神學(特別是聖經詮釋學、教會倫理學、政治神學這三個領域的建構神學)以及歐陸後現代哲學(特別是法國現象學的神學轉向、後結構主義影響下的社會學所帶出的詮釋學、倫理學、政治哲學等三個面向)。以上三個面向可進一步闡述為:

  1. 「認識論的詮釋學轉向」:重建認識論中主體意識與客體的經驗/表達關係
  2. 「認識論的倫理學轉向」-重建認識論中的主體意識與他者(包含上帝)以及平行意識(包含人)的關係
  3. 「認識論的意識型態轉向」-重建認識論中主體意識與意識型態(即認知工具本身具備的社會建構性、生理性和權力模態)之間的關係。

[文摘] Kevin Vanhoozer’s Interview with Gospel Coalition

范浩沙(1957-)的法文好,精通神學領域中的詮釋學和歐陸後現代哲學中的詮釋學,因此對後自由神學也有足夠的體察和親近性。惟其作品中難以見到政治、公眾倫理、以及教牧向度的關懷。他在詮釋學的深耕成果並不是與社會學結合向著公領域(如教會社群、政治)外展,而是內向為聖經研究和系統神學等基督信仰體系的理論內涵效勞。惠頓大學的神學風氣,整體還是嫌保守,針對傳統中的習弊、教會與社會問題,沒能表現一份先知性的熱忱敢言和開創性。

Kevin J. Vanhoozer theopedia: http://www.theopedia.com/Kevin_Vanhoozer

hauerwas_32

侯活士(1940-)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基督教公眾神學家。他的神學視界是我在當代看到最貼近聖經中對於先知和耶穌的描述的,就有如上個世紀的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尼布爾兄弟(Reinhold Niebuhr & H. Richard Niebuhr)、或魯益師(C. S. Lewis)。在倫理學、道德神學、政治神學這幾個領域,應該沒有人的課堂會比侯活士的精彩了。美中不足的是,侯活士大多數時間不是一個非常理論化的學者,恐怕不會對指導有關法國現象學、後結構主義的研究感到太大興趣。但杜克大學具有當代美國最活潑的正統新教神學氛圍,這股向上的力量從神學系蔓延到其宗教系、英文系、法律系、哲學系,故這點可以加很多分。

Stanley Hauerwas Wiki: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anley_Hauerwas

Marshall

馬歇爾(1955-)或許可以說是一個比侯活士還更純的後自由神學家。他的名氣和影響力相較這名單中的幾人來說是小,但如果說范浩沙是偏理論且(神學上稍嫌保守)而侯活士偏實踐(且做法及論述上略為激進),那馬歇爾就是不偏不倚的中庸之道。他的系統神學結合了歷史神學,特別是整個中世紀到改教時期;這一段神學思想演進的再探究有助於增進新教、天主教的關係修補和理解。

但是馬歇爾鴨子划水的「後自由神學藍圖」似乎和南衛理公會大學已經倒向自由派天平的「北美主流宗派神學」相當背道而馳,這對於想要經由學術來推動及維持正統基督教信仰的人是不利的。馬歇爾2000年的著作「三一與真理」(Trinity and Truth)是一本深沈有洞見的書,卻因「作者的缺場」而沒有引發「讀者的補完」,遭埋沒十載。我感覺他鑽進中世紀的歷史和神學體系而壓抑著時代先知的呼喊也算是一種明哲保身。南衛理公會大學在達拉斯,處於保守基要派勢力強的南方;呼吸著舊時代思想混戰留下的瘴氣,未必有助於全球化時代神學思想的勃發。

Bruce D. Marshall Faculty Page: http://www.smu.edu/Perkins/FacultyAcademics/DirectoryList/Marshall.aspx

  • Ph.D., Yale University, 1985; M.A.R., Yale Divinity School, 1979; B.A.,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1977

jean-luc_marion_reference

馬希翁(1946-)在神學學術圈的歷史地位高出上述各人不止一截(至少現在看來)。所謂當代法國現象學的神學轉向(tournant théologique de la phénoménologie française),他就是核心推手之一(身處這個運動中的還有Emmanuel Lévinas, Paul Ricoeur, Michel Henry, Jean-Louis Chrétien等幾人。除了最後一人之作品我不太熟之外,其他每個名字可無一不是如雷貫耳!)馬希翁語言的前衛如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觀念的創新能比巴特(Karl Barth),但也由於學術上太過厲害,寫東西只能給少數思想頂尖的現代人看,加上口頭英語表達並不是他的強項(法文口音極重且不流暢),因此理解他思想而首當其衝的恐怕大多不會是這一代、而是未來的人。

最大的遺憾是,馬希翁可以與後自由神學有極多互動和影響,但他本身並不是一位基督教後自由神學家,而是法國天主教徒。使情況更加不明朗的是芝加哥大學新自由主義宗教多元論的整體神學研究框架。這個事實,即使神學院中聖公會和天主教身為佔優勢的信仰群體,也無法改變。但若換個角度把焦點從芝大的校園再放寬,也是芝加哥人文薈萃的多元性,使多所正統的基督教神學院在此矗立,其中包括三一福音神學院、慕迪神學院、惠頓大學這些保守的聲音。更令人驚喜的是圍繞在Hyde Park附近的幾所神學院(馬考米克神學院McCormick Theological Seminary、芝加哥神學院Chicago Theological Seminary 、芝大神學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Divinity School)和教會自發性集結了一個暱稱為the Chicago Group的後自由神學人陣營,真的很有耶魯學派的影子!

Jean-Luc Marion Wiki (Fr): http://fr.wikipedia.org/wiki/Jean-Luc_Marion

  • Disciple du théologien Hans Urs von Balthasar
  • Ancien élève de Jean Beaufret, de Ferdinand Alquié et de Jacques Derrida (École normale supérieure, 1967-1972),
  • Spécialiste de Descartes et de phénoménologie. Sa philosophie est emblématique de ce que Dominique Janicaud a nommé le « tournant théologique de la phénoménologie française »[
  • Concept de donation (Notion of Gift): Réduction et donation, Étant donné, De surcroît
  • Phénoménologie de l’amour (phenomenology of love): Prolégomènes à la charité, Le phénomène érotique
  • Dieu sans l’être (God without being)

3 thoughts on “當代幾位值得關注的神學家(一)”

    1. Their research focus are so different. Tracy does not specialize in phenomenology.
      Tracy is an essential dialogue partner when it comes to public theology and theological prolegomenon, specifically, but he ultimately belongs to the correlation (i.e. enemy) camp whose project only serves to collapse God’s special revelation in Jesus Christ with the world in a quasi-Hegelian manner.
      With Marion, a theologian can expand one’s footing in the philosopher’s domain without losing anything essential. Tracy simply gives too much ground as a Christian theologian and takes back too little.

      Another factor to consider: he (Tracy) is emeritus when I wrote this. Hauerwas is retiring, too, as I am also looking elsewhere and daydream much less.
      Cheer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