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vi] 《艋舺》的頂下郊拼

Source: http://zh.wikipedia.org/zh-tw/%E9%A0%82%E4%B8%8B%E9%83%8A%E6%8B%BC


———————

清朝乾隆嘉慶之後,大量泉州移民跨海沿著淡水河靠岸定居台北艋舺,與當地平埔族通婚後人口大增,艋舺因而大為興盛,於是產生了「一府二鹿三艋舺」的說法。

移民於艋舺的,有兩大族群,一為居於八甲庄(現老松國小一帶)的福建泉州同安籍移民,另外一個較大族群則是居於舊街與艋舺淡水河沿岸的泉州三邑晉江惠安南安)人。兩者,以三邑人人數較多,也較早落腳於此。

同安人因主要跟中國廈門一帶進行貿易,因此被稱為「廈郊」或轉音為「下郊」,而泉州晉江惠安南安三縣合稱的三邑商人,則稱做「頂郊」。

1738年艋舺龍山寺落成後,三邑人商人就將頂郊中心設於該寺廟。得到了宗教庇護與場地,頂郊擁有抽稅,兵勇,甚至諸如道路闢建、義渡、義倉、賑災、巡更等公共事務。不過,這體系並沒有將同安的下郊納入。

19世紀,艋舺移民漸多,同安人為主的下郊與三邑人的頂郊為了爭取艋舺碼頭,加上信仰神明不同,時常發生衝突,公家官衙又刻意忽視…

1853年初,福建漳州泉州兩地天地會民變,台灣經濟與民心受其影響。下郊同安人對於頂郊三邑人霸佔碼頭與艋舺龍山寺深感不滿,蠢蠢欲動。

三邑人見狀,取得泉州三邑大老黃龍安同意後,以艋舺龍山寺作為其作戰指揮中心,先行主動攻擊同安人。兩方人馬於是於八月展開械鬥,各有攻防,不久設於艋舺的新莊艋舺縣丞署,海山堡潭底公館等兩官署,遭兩方人馬焚毀。

雖說三邑人人數佔有優勢,但是三邑人所居的龍山寺與舊街(西園路),蕃薯市街(貴陽街)三地與同安人所居之八甲庄,正好隔著安溪人所建的艋舺清水祖師廟(今康定路老松國小附近)且池沼遍布,三邑人難以大規模攻擊。

三邑人於是向中立者泉州安溪人借道,提議燒毀安溪人信奉的艋舺祖師廟,以便經由安溪人所居區域,攻進八甲庄。並承諾事成之後,會幫助安溪人重建清水祖師廟。

三邑人強勢進攻之餘,還將其同安人房屋全數焚毀。而敗逃之同安人,不得不放棄艋舺碼頭的地盤,由同安大老林佑藻率領,逃往大稻埕另闢商埠,後來並在大稻埕建了霞海城隍廟,奉祀從頂下郊拼中救出的城隍爺神像。

事後,三邑人得勝,佔得了艋舺大部分利益,但他們並未幫助艋舺祖師廟的重建工作。不過三邑人好景不常,後來艋舺河沙淤積,不易停泊,船隻大多改停大稻埕。大稻埕於是逐漸取代艋舺,成為北台灣的商業貿易中心,大稻埕同安人又得到了商利。

———

本來想花些時間找找資料後藉著最近的電影「艋舺」把老台北以及近代中國南海族群的人類學變遷寫個完整一點的評析的。
但一來沒有機會看完「艋舺」全片,二來時間不足、想法不夠,所以可能原本打算寫的東西也不會寫了,就貼點東西來看。

作為一個反思身份認同的藝文素材,「艋舺」不是一部會吸引我的片子。
泛商業化和反應真實社會情感的寫實度不足是原因。

對文藝作品的敘事學總是特別注意的我只要一看到阮經天和趙又廷過於乾淨、俊俏的臉龐,以及那完全沒台腔、咬字用詞不準的台語,就有種強烈的「違和感」。

商業片「艋舺」和侯孝賢的「
吔,安啦
」(Dust of Angels, 1994)都是以台北市的老萬華為背景題材(一為艋舺,一為西門町),前者的票房比後者
好得太多,但許多人認為少年吔,安啦
才是台灣幫派次文化電影的經典。

「艋舺」片中黑幫競逐拼殺的片段,和幫派生活的真實面貌相差太多。當時艋舺角頭林立,一個轉角就有一個角頭。瞭解一下當地人的觀後感是很有幫助的。一個混過角頭的在地人看完後很直截地說:「大家都是來賺錢,沒有人喜歡打架火拼。」最後,雖然這樣商業片的破漏敘事遭批,但大家來艋舺就是為了賺錢,那麼批評拍商業片「艋舺」是為了賺錢(而不注重寫實)似乎就沒了什麼道理。
至少必須先肯定艋舺大製作的其正面效應–帶動了社會話題和刺激台灣地區經濟:

艋舺繁華如煙 昔日角頭慨嘆
http://www.awakeningtw.com/awakening/news_center/show.php?itemid=11822
《艋舺》消費萬華?里長反應不一
http://www.awakeningtw.com/awakening/news_center/show.php?itemid=11786

回溯族群矛盾及幫派械鬥的過往,我們看到台北市最深的歷史糾結,在於18世紀、19世紀這一段長時間,泉州三邑(晉江惠安南安)、泉州同安、泉州安溪、漳州、福州、廈門、汕頭的中國南方沿海族群徙居台灣的衝突之中。艋舺是個縮影。

艋舺這個地方最能彰顯台灣國族價值的敘事題材,不在國民黨遷台後四十年間發展台北所帶出的「二水」(二水門)、「芳明館」(華西
街)、「媽祖宮口」(貴陽街二段)、「露店」(西昌街口)、「廟口」(祖師廟口)、「環球」(環球撞球間)、「萬國204」(隆昌街口)、「萬國古
巴」(漢口街,古巴撞球間)這些萬華角頭文化。

「泉在海,粵(客)在山,漳人在其中(內)。」漳泉械鬥從18世紀中開始零星打了一世紀,從南台灣打到北台灣。1853年板橋
林異姓械鬥後,娘家姓林的曾祖母諄諄告誡子孫絕對不要跟姓陳的通婚,「有仇」…
現今的新台灣人已經對這些歷史事件完全沒有記憶。也沒有很多人知道霞海城隍廟、艋舺祖師廟、艋舺龍山寺,台北老萬華三大民間信仰重心,原來是廈門同安人、泉州安溪人、三邑人的地方信仰經歷遷徙、奮鬥、械鬥、在遷徙後文化重新定義的遺跡。他們在觀光客媒體面前扮演的姿態、俗世的妝點,輕易地粉飾了眼角沾了紅塵的淚水。

如果國片要振興,應該多拍些有深刻時代感的故事。好好教育這片土地上的台灣人,為什麼我們的口中的台灣話,學術上稱漳泉片,它有許多混雜日語的記號,卻與漳州話、泉州話、廈門話仍基本是互通的?

也許可以用媽祖為題材,再拍一個以廟宇、航海、屬於閩台民族情感的故事。一個私心的期待。

因為我是福建台灣籍、是原居中原河洛,西晉永嘉之亂後「「衣冠南渡,八姓入閩」之邱家人。
卻是沒有族譜、喪失了用閩南話謀生的能力、在本省與外省人通婚的家庭中出生被洗白、土生土長在中華民國台北市,住過高級區卻戀上舊城區,於是耳濡目染鼻吸著民國欺凌(70)年代的萬華河堤高架橋旁噪音灰塵廢氣之外、卻少了深邃故事可以訴說的徬徨新都市人。

Publicité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