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從下一站幸福往前看,陳玉珊和柴智屏的PK戰 (pt.1, 2, 3)

Source: http://bb.ttv.com.tw/BB/viewtopic.asp?forum=320&topic=329092&Page=1

Author: 便利貼大翻身^_^

(一)

台灣偶像劇可以說從《流星花園》之後,陸陸續續拍了很多部。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地演變成了“兩個女人之間的戰爭”。熟悉台灣偶像劇的我,很容易會聯想到為台灣偶像劇作出超級貢獻的人——三立電視偶像劇總監陳玉珊(以下簡稱珊姐),還有可米製作董事長柴智屏(以下簡稱柴姐)。日前在採訪之中,這裡花系列的朋友們找到了柴姐對《下一站幸福》的評語,這也促使我不得不冷靜下來,想一下歷年來珊姐和柴姐的“交手”記錄。在這裡,希望這篇長篇的論文,可以讓喜歡台灣偶像劇的所有人探討一下。

流星花園的播出,是柴姐當上電視台總監之後,一手一腳策劃出來的傑作。雖然以今天的眼光回顧,流星花園的劇情和拍攝手法,實在“落後”,但是在2001年的當時來說,這部偶像劇清新和獨特的風格,的確紅遍了整個華人地區。對於柴姐一手建立的地位,還有她製作的不少有質量的偶像劇,我本人給予尊重。畢竟她的成就,是別人無法奪走的。但是我必須說,柴姐主持的偶像劇之中,很喜歡用“熟人”,F4、羅志祥、楊丞琳、大S等人都比較常見,而且很多改編自漫畫的偶像劇,還有不少雖然是自創但風格仍然很接近日本漫畫風格的偶像劇。從創新性和進步幅度而言,我覺得柴姐相對還是比較保守,因為她習慣是“用劇本遷就演員”,畢竟她的偶像劇裡,請的基本上都是較紅的明星來演的,雖然也有過將F4從不紅到捧紅的情況,但除此之外,很少見柴姐將一個原本並不紅的演員捧成了當紅炸子雞。
說起珊姐,我就突然肅然起敬了。老實說,我是一個看戲比較挑剔的人,畢竟當過編劇,對於劇情的嚴謹性、細節性、敘事性,我都有相當高的要求。所以,從《薰衣草》開始,珊姐製作的三立偶像劇,開始進入我的視野。在台灣偶像劇歷史的初期,大家都在摸索,大家都在迎合觀眾的口味,這個時候,珊姐和柴姐,沒有什麼所謂的高下之分。只是珊姐堅持所有劇本都原創,并且不停更新手下一大班編劇的班底,還有敢於啟用“實力B咖帶新人A咖”的辦法,讓王心凌、明道等一些原本並不讓觀眾熟悉的演員,變成了紅人。

台灣偶像劇在2005年迎來第一個收視轉型階段,在以浪漫化的前提下,《惡魔在身邊》與《王子變青蛙》迎來了一個比較和PK的機會。這是真正意義上柴姐和珊姐的PK戰。因為這個時候台灣偶像劇已經發展了四年,在融入、創新的基礎上,可以說是出成績的時候了。珊姐的《王子變青蛙》成功向本土化邁進,而且捧紅了七朵花和183CLUB,收視破8,可說是成績在當時已經是非常巔峰的了。當然,我們也必須承認,《惡魔在身邊》裡賀軍翔和楊丞琳也有著出色的演出,雖然收視率是還沒有比得上《王子變青蛙》,但以戲的質量而言,《惡魔在身邊》也沒有輸。這一次PK戰,雙方都得到了想要的東西,平手。
2008 年,台灣偶像劇再迎來一次非常重要的變革。在柴姐還在探討著偶像劇應該如何拍出新意的時候,珊姐已經先行一步,以偶像劇的方式值入家庭”和“社會”觀念,將偶像劇“現實化”,可以說,就是這個時候,珊姐先搶了一步,贏了這一步。《命中注定我愛你》的成績如何,不需要我說了吧,全台灣都知道,薑王爺保佑,收視破10,小天從窮光蛋變成了當紅明星,可以說,命中贏得無話可說。


於是柴姐也跟風了。《不良笑花》被稱為是柴姐挑戰“現實化”的一個舉動。只能說丞琳很爭氣,瑋珀也很爭氣,這部戲改變了一些柴姐過去的風格,大咖仍然有,但是主要的精力也開始放在了本土化和劇情的細緻度上面。因為柴姐總認為,大咖是一定要有的,所以以劇本造就明星的做法依舊,導致柴姐想變革,但還放不開手腳,《不良笑花》這個試驗品,最後沒有被柴姐很好發揮。

珊姐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她一直主張劇本為主,導演、演員全部為劇本服務。於是,《敗犬女王》捧紅了三十一歲的楊謹華,順便更肯定了小天的演技。因為是演員和配合劇本,所以找演員的時候,三立的選擇空間就很大了。22歲的郭采潔可以演,31歲的楊謹華可以演,19歲的楊雅築可以演……正是堅持著創新、本土化、劇本為主,我們看到了三立的累積,終於化成了一部目前三立偶像劇歷史上拍得最好的偶像劇——下一站,幸福。

大咖?安以軒應該算,吳建豪也可以算,許瑋甯也可以算,但吳慷仁怎麼算頂多是新人。導演?第一次在三立拍偶像劇,誰也不知道陳慧翎導演合適不合適珊姐的風格和要求。劇本?編劇還是一部分命中的班底卻加上了不少新招來的編劇人員。在一片並不是很看好的情況下,下一站幸福開動了,一站又一站地停靠過去。這不是三立可以請到的最大的咖,這不是三立最王牌的團隊,但這卻是三立偶像劇歷史上拍得最好看、劇情最優秀的偶像劇。


另一邊,柴姐卻用上了她可以用的殺手锏,最王牌的團隊,最大咖的男女主角(小豬+丞琳)。可以說,海派是柴姐風格偶像劇的最高代表作,是柴姐拍偶像劇模式的最大也是最狠的一次嘗試。柴姐仍然堅持為明星量身訂做劇本,光是明星陣容,光是明星的實力和號召力,加上柴姐認為她已經“本土化”到極點的劇情。可以說,海派是柴姐拿出了她所有的底牌來跟珊姐拼的一部偶像劇。成績不用說,4點多的收視率,證明她是成功的。

柴姐這一次破釜沉舟的嘗試,卻只讓下一站幸福沒辦法打破命中的收視紀錄而已。除此之外,卻撼動不了一分一毫。試想沒有海派,沒有桃花這些值得尊敬的對手,下一站幸福逼近甚至超越命中的收視,絕對不是問題。但是,正因為有了可敬的對手,而且對手的成績還非常不錯的情況下,下一站幸福的成績,來得可比命中有說服力得多。

珊姐首創的偶像劇+周邊商品+海外版權的收入模式,為三立賺足了錢的同時,也賺足的眼球。下一站幸福並不是珊姐可以拍出來的最好的偶像劇,畢竟,為了三立未來的著想,她不可能一次過就使出所有的籌碼。未來,三立很有可能拍出更好看的偶像劇,這一點,應該對珊姐擁有更大的信心。所以,我可以理解柴姐心中的鬱悶,她已經在這場與珊姐的賭局之中,亮出了她最大的王牌,但是她依舊無法扭轉她對於珊姐的弱勢局面。你要柴姐這種自視很高的人一點怨氣都沒有,那肯定不可能。

可是在台灣娛樂圈裡,三立畢竟還是地位不高。要不然,為什麼阮經天兩次極好的表現卻連一次提名金鍾獎最佳男主角的機會都沒有?一次破13一次破8,這樣的收視率拿不到獎好歹也提名一次吧。結果,兩次提名,柴姐手下的仔仔、小豬等人卻是接連有份提名。是的,因為這件事,我甚至質疑金鍾(按:「鐘」)獎的公平性何在。截止到下一站幸福為止,雖然在圈裡地位的人脈或許還不夠柴姐強,但珊姐的偶像劇魅力已經足夠讓全台灣上百萬甚至上千萬的人中毒,命中毒、敗犬毒、幸福毒。所以有時我只能這樣安慰自己,阮經天的出色表現沒能換來金鍾獎的提名,甚至我預言吳建豪和安以軒也很難在金鍾獎之上有什麼提名的可能了。可是這是金鍾獎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因為能讓全台灣這麼多人中毒的優秀演員卻連提名都沒有,金鍾獎可能也中毒了才“忘記”了而已。

寫這篇論文出來,我的原意是,柴姐並不是沒有力量和珊姐PK,而是,她的理念與珊姐很不相同,於是,就造成了柴姐的偶像劇很多時候需要大咖來撐場面,越來越難捧紅原本不是太紅的藝人。但珊姐不同,喬恩不用說了,吳建豪、許瑋甯、吳慷仁、楊謹華、阮經天、甚至是陳美秀、小小彬這些B咖,一樣照捧得紅。珊姐的成就目前領先於柴姐,就是因為珊姐的理念很新,很先進,她認為,偶像劇已經不再是年輕人的事,而是全球華人的事了。而且2001年看流星花園的年輕人,現在大多已經結婚生子,所以陳欣怡車禍流產,小小彬追著光晞的車子跑,收視率就爆沖。雖然我贊成珊姐的理念,但是我還是相信,有競爭才有進步,台灣偶像劇需要競爭,更需要進步。所以,珊姐和柴姐,確實應該PK下去,甚至更多的有能力的製作人加入這場PK賽,也是一件好事。下一站幸福是唯一的,但是誰能保證,珊姐帶領的團隊就拍不出比《下一站幸福》更好的偶像劇嗎?未必,珊姐和柴姐的PK賽會繼續下去,幸福毒還會蔓延三到四個星期,甚至更長的時間。如果說柴姐費盡心思仍然無法擊敗珊姐導致她對媒體說了任何有損《下一站幸福》的話,所有幸福迷,包容一下,因為這正是失敗者認輸的話而已。柴姐,我希望你能拍一部偶像劇,沒有大咖當男女主角,全部找一些半紅不紅的演員來當主角,請問你能保證這部偶像劇能夠破3嗎?柴姐我相信你不能保證,但珊姐,一定有這個本事,她一定可以做得到。
柴姐,你要加油咯。花系列的朋友們,所有幸福迷們,幸福的站已經不多,就讓我們繼續陪下一站幸福走到最後的終點站吧。同時,請各位朋友為著自己的人生幸福而努力,只要肯努力,幸福就會是所有人的終點站。

(二)

我並不希望做一個非常離譜的比較,所以我希望用事實來說話。柴姐最近幾年比較紅的偶像劇裡面,有《戰神》、《轉角遇到愛》、《深情密碼》、《換換愛》、《不良笑花》、《海派甜心》。珊姐最近幾年比較紅的偶像劇,有《王子變青蛙》、《愛情魔髪師》、《放羊的星星》、《命中注定我愛你》、《敗犬女王》、《福氣又安康》、《下一站幸福》。

是不是突然發現,柴姐比較紅的戲裡,老臉孔會比較容易出現。仔仔、大S、賀軍翔、楊丞琳、小豬,還有常做男二的王傳一。
然後珊姐的比較紅的戲裡,老臉孔幾乎只有一個陳喬恩,其他的,不少還是只為三立拍過一兩部戲的人。

於是我大膽總結(因為柴姐的戲我也看過),其實柴姐用的模式,就是優質的當紅偶像來拍戲,然後為偶像量身訂做的劇情,然後就開拍,殺青。殺青之後立即找電視台的檔期,再宣傳,播出。這種模式下,拍戲的時間比較充裕,拍好再播出安全性也高。所以如果這部戲要拍得比較好,關鍵點就是偶像的表現。如果偶像的演技是強悍的,基本上柴姐的這部戲就不會差。所以我們看到,有小豬在,或者有大S在,有丞琳在,這些演技一流的偶像劇就幾乎讓柴姐的戲絕無冷場。包括戰神和深情密碼,也是因為合適仔仔,所以仔仔的發揮都很不錯。但是,碰上演技稍為差了一點的演員,情況就不同了。不要忘記在柴姐手下,侯佩岑、蔡依林等天后都當過女一號,甚至吳建豪也不缺乏表現的機會,可是很難大紅。

反之,珊姐用的模式,就是用優秀的原創劇本,再按照角色要求去選演員,然後一邊拍戲一邊播出順便一邊宣傳。這樣一來,從開拍到宣傳再到戲結束,總共花的時間,珊姐平均一部戲就比柴姐少用一倍的時間(或者不止一倍)。但是這樣做,拍戲的時間就很趕很緊急,風險大,對演員的要求非常非常高,簡直是在挑戰劇組和演員的極限。但是高風險就高回報。打個比方,命中注定我愛你播第一集的時候,劇組正在拍第八集。正因為收視好,讓之後劇組越拍越有信心。尤其三立當時投資很大,去上海拍,如果收視不好,這個高投資就變成高負債了。有了前面幾集的高收視,劇組所有人去上海拍,可說是去得信心百倍加上心安理得,而且因為有信心,再難的戲,再辛苦的戲,都變得容易克服。而且根據前面的反應,還可以對後面的劇情進行修改和微調,這一點恐怕是珊姐非常冒險卻又是成功的做法。

所以我們看到,明明小小彬先演了《就想賴著你》,可是等到現在電視台才有檔期讓這部戲上檔。此時小小彬更晚才拍的另一部戲《下一站幸福》裡,卻已經快結局了,所以觀眾就會帶著小樂”的形象去看待小小彬更早一點的作品,而不是以小小彬在《就想賴著你》裡面的頑童形象來看待“小樂”這一來一回,時間上的差距,誰賺了?當然是珊姐的《下一站幸福》賺了。誰虧了?當然是《就想賴著你》虧了。而且《就想賴著你》還隨時面臨小小彬的挑戰,畢竟小小彬有拍新戲。

3772deef2f2a4119adafd555
還有一個我們不能迴避的問題,就是怎麼樣用好演員。以最近兩三年為例,同時在珊姐和柴姐手下拍過戲的,粗略算來有賀軍翔、李威和吳建豪三人。賀軍翔在柴姐和在珊姐這邊因為角色性質幾乎一樣,所以沒有什麼可說的。李威則是珊姐先發掘他身上的“優質男二”味道之後,還連拍了兩部戲的男二,之後他在柴姐的海派甜心裡才有比較亮眼的發揮,可以說這是珊姐發掘的好演員,然後被柴姐輕鬆地使用在她自己的戲裡。

不過我不太想將吳建豪拿出來,因為發掘吳建豪的,是柴姐。可是吳建豪在柴姐手上,沒怎麼紅得起來。JERRY紅了,仔仔紅了,朱孝天也紅了,可是吳建豪……在拍下一站幸福之前,不是很紅啊。這要怪柴姐,因為她自以為地幫吳建豪量身訂做劇本,結果吳建豪演來演去,還是只有一個味道。可是在珊姐手上,珊姐簡直是無時無刻地挑戰吳建豪的極限。中文不行?給你劇本自己練。上一場戲是好律師,下一場給我變身大魔王。一個鏡頭裡給我同時來悲憤和悲傷兩種情緒。前一場戲演壞壞的大學生,下一場演深愛慕橙的最佳男友。這場是演光晞叔叔,下場演光晞爸爸。光著腳追車子,光著上身洗澡,吻戲演完還有床戲,失憶要演,律師要演,醉酒要演,哭戲更要演……而且,邊拍邊播出,拍戲時間緊張得要命,但他身邊只有演戲能力很強的安以軒和劉瑞琪帶戲,而他甚至要幫許瑋甯和小小彬帶戲。再有一點,就是在下一站幸福播出之前,對吳建豪有信心的人有多少?就連我,坦白說,我也沒有什麼信心,我純粹是希望安以軒能把吳建豪帶起來而已。是的,柴姐沒有做到一件事,就是她沒有去挑戰吳建豪到底有多少能量。結果珊姐給了吳建豪絕對非常非常多的挑戰,而吳建豪卻一次次用他的表現證明,他是一個絕對的好演員。於是,表現好,就大紅了。

是的,珊姐以劇本為主再找演員的做法,確實將很多原本不是很紅的演員,把他們潛力都給逼了出來,表現一好,人就容易紅了。小天就是其中之一,張棟梁也是其中之一,甚至連不會演戲的郭采潔,在拍《那一年的幸福時光》裡,表現都非常搶眼。這種“逼”出來的實力,試問柴姐除了以前流星花園硬逼了F4一次之外,還有哪一次?對不起,我想不出來。

所以,有傳言說大S回來幫柴姐演偶像劇的新聞,應該不是空穴來風。畢竟柴姐拿出了丞琳和小豬這樣讓人無比看好的組合,仍舊輸在了下一站幸福的手上。而且,還是輸在了視為是自己人的吳建豪手上。如果說珊姐用小天擊敗了柴姐,柴姐也絕對不會感覺到鬱悶。可是用吳建豪來擊敗柴姐,柴姐就覺得受不了,因為這是她一手帶起來的藝人,在自己手下演戲這麼多年,累計起來的收視率都還沒有一部《下一站幸福》這麼高。所以下一站幸福的成功,是珊姐“完勝”柴姐的第一次(我個人希望不是最後一次)。
理念的不同,走的路也不同。柴姐看待台灣偶像劇”的時候,看到的是“台灣偶像劇”。珊姐看待“台灣偶像劇”的時候,看到的卻是“台灣偶像在一開始,沒有誰比誰更優秀,因為大家都在摸索中前進,都在反覆試驗著觀眾的口味,都成功過、失敗過、起伏過。可是2009年,珊姐厚積薄發,連續三檔偶像劇都贏得收視冠軍,這一年,珊姐贏得很徹底。不是我寫這篇東西出來故意稱讚珊姐的,而是珊姐的做法,確實更有效。柴姐你應該想想,你手下的編劇的總體實力,是不是應該提升一個LEVEL了。畢竟,台灣偶像劇,不是只有偶像而已。珊姐做得對,台灣偶像劇,就要是台灣的風格,台灣內容,台灣的感覺。還有,劇情比演員重要,偶像只是一個戲的承載體,戲好,偶像才更容易發光發熱。

(三)

必須要說,珊姐的“一邊拍戲一邊播出”的做法,還有一個大的好處,就是對於準確把握觀眾的口味,非常重要。打一個比方,柴姐拍一部偶像劇,從開拍到正式播出,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那麼一年前流行的東西或者用語,在一年之後是否仍然很夯?這可不一定哦。所以在2009年之內,珊姐三部偶像劇《敗犬女王》、《福氣又安康》、《下一站幸福》,風格都完全不同,新鮮感是肯定有的。而且,柴姐準備上檔的戲是已經拍好的了,無論保密工作做得多好,珊姐肯定也能夠知道這部戲裡說的內容大約是什麼。這個時候珊姐再指揮三立製作團隊,拍一部能與柴姐對抗的偶像劇,再趕在柴姐的偶像劇之前一兩個星期上檔,這樣絕對佔了大便宜。

柴姐認為,偶像劇要找優質偶像來演,這一點我不否認。珊姐卻認為,只要能演的人,只要外形還不錯,演她的偶像劇之前可以是不紅的人,演完就可以變全民偶像了。是的,如果從開始的宣傳來看,柴姐的偶像劇裡,往往一開始就有主打的偶像看頭。瑋珀配丞琳,小豬配丞琳,言承旭配侯佩岑……一開始的看頭總是會有的。而珊姐這邊,總是會有出人意料的人選。林志穎配劉荷娜,阮經天配陳喬恩,吳建豪配安以軒……

製造偶像?是的,珊姐不就成功地將張棟梁從一個單純的歌手變成了一個會演戲的人嗎?阮經天不就是在珊姐手下從貧困的小模特變成大明星嗎?再遠一點,明道、陳喬恩、曾之喬、王心凌、立威廉、劉品言、張韶涵……這些優質的偶像很多都出自三立之手。
可是另一個問題又來了。台灣偶像劇自從2001年開始至今,已經有大約9年的歷史。當年16歲的楊丞琳,還有20出頭地F4,如今不是熟女,也已經是熟男了。於是偶像劇曾經很風靡的“校園系列”在最近越來越少了,如今當紅的偶像,除了郭采潔、曾之喬等少數幾個人之外,年齡在25歲以下的偶像演員,幾乎沒有了。而最重要的是,當年收看偶像劇的主流觀眾,9年過去了,早就退出校園,進入社會,不是結婚生子,就是準備結婚生子。所以除了學生部分的收視群體之外,其實偶像劇現在最重要的收視人群,反而是“當年的學生,如今在社會打拼”的人。所以珊姐的偶像劇,劇裡的人物年齡也開始從20出頭,一下子就往上提了不少。戲裡年齡,單雙無31,陳欣怡30,謝福安和梁慕橙都25以上。這些年齡,顯然已經是將身上的校園味褪去的年齡了。所以,偶像劇就必須要有反差,故事內容就得有相應的改動,才能迎合絕大多數人的收視習慣。所以2009年三部偶像劇,珊姐針對的就是那一批“進入社會,不是結婚生子,就是準備結婚生子”的觀眾,所以收視數字一直很穩定,甚至慢慢突破。柴姐似乎也注意到這個問題了,於是在海派裡,兩個主角的戀情就橫跨了六年以上,但是,注意到並不代表拍得出來。同樣的是六年”,達浪和寶茱無論從造型上還是感覺上,真的給了觀眾“六年”的唏噓感嗎?光晞和慕橙分別的“六年”,有說服力得多吧。


是的,偶像劇裡既然是偶像劇,是一種通過電視媒介傳播給全台灣甚至全世界的戲劇,不可避免一個話題,就是偶像劇對於社會的影響力。在偶像劇裡,女主角仍然是灰姑娘。可是這個灰姑娘,卻變得時常讓人很感動。因為貧富差距,加上經濟一直不太景氣,女主角越來越代表生活在台灣社會中低層不同面貌的普通勞動者的形象。以梁慕橙這個角色為例,父親破產讓她遭遇流離失所之苦,可是她選擇了扎起頭髮迎接挑戰。老實說,看著她在戲裡多次努力地在困境中艱難生存著,那種感觸我相信全台灣絕大多數人是深有同感的。所以相比開著跑車又能夠自食其力的DJ陳寶茱,梁慕橙給予觀眾的感動就越大於陳寶茱了。

而男主角,由于都是一些不愁吃穿的上流人士,或者是有專業能力的高薪一族,甚至是二者兼而有之,一定程度上,男主角是所有人夢想達到的境地。但是,珊姐很好地將這些男主角和觀眾的距離拉近。紀存希這個角色,就是一個特點。如果他不坐在辦公室裡,不住在大屋子裡,我們都幾乎忘記了紀社長是一個高高在上的人物,因為他太搞笑,太有幽默感,尤其他跟觀眾一樣,漸漸也受不了陳欣怡的便利貼魅力,可以說,他是一個穿著高級西裝的外表卻是鄰家男孩的個性。

偶像劇裡愛情是主軸,但是愛情之外,社會責任、親情等元素,最近珊姐加了不少,甚至說,加得很兇。敗犬女王裡面,對於單無雙這個記者,她的新聞報道就帶上了社會大眾普遍的輿論取向和善惡取向。對於慕橙這個單親媽媽,戲裡的花霍將慕橙面臨的壓力說得清清楚楚,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孩,沒有爸爸,自然讓人覺得慕橙以前生活不檢點。還有在命中注定我愛你裡面,陳欣怡出嫁之前,母女二人坐在床邊一邊說話一邊哭的這個鏡頭,真的是讓觀眾感動之極的。而小樂追在光晞爸爸的車子後面,更不用說,誰看到了會不想哭?陳欣怡要打掉小孩?存希在內心掙扎了片刻之後還是選擇將欣怡從手術台上帶走,就算因為這樣他將會面臨無盡的麻煩,他也不後悔。

是的,偶像劇也開始有教育意義了。幾年前,還年輕氣盛的我曾經在內地一次討論會上公開批評惡作劇之吻“都不知道為什麼會紅”(當年確實太衝動了如引起各位不滿請見諒),因為沒有任何教育意義,沒有任何人生意義,不是從頭到尾耍笨,就是有人從頭到尾在花痴。可是現在,這樣的話我說不出口了。不但珊姐的偶像劇注意到了,連柴姐的偶像劇也開始考慮這個問題,所以在不良笑花裡面,面對節目造假,戲裡的電視台總監堅決地犧牲掉話題性並說 “NO”,他們是一個負責任的媒體工作者。還有面對親生母親,還有不親生卻養了自己一輩子的老爸和阿麼,蔣小花面臨的選擇和掙扎確實也是很值得我們同情的。很顯然,柴姐也注意到了偶像劇對社會的影響,還有親情對收視的影響力。這是值得表揚的一件事,因為無論是珊姐還是柴姐,在偶像劇的劇情裡多了這些對社會大眾非常負責甚至是良性引導,甚至是激勵之情,都是觀眾的福氣。

當然,不可避免地就要說話題性了。紀社長誇下海口破10裸泳,結果珊姐出面選擇黃道吉日,小天不得不裸。結果成功讓演藝圈裡掀起“破XX就XX”的風潮。這還是其次,當年拜薑王爺(合掌)的經典姿勢,到如今看命中重播的時候我只要聽到陳林西施女士兒說就會條件反射一般地“啪”一聲合掌於額頭。不知道當年陳林西施女士兒的“XX兒”有沒有非常流行?我沒在台灣,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只知道薑王爺很夯就是了。在話題性這個方面,珊姐非常擅長營造出特殊的話題,拍攝場景、周邊商品、幕後花絮、寫真書、原聲帶……通通都可以造成話題。看在這個BBS裡,光晞和慕橙結婚的地方,居然有人天天路過都沒碰見。慕橙和拓也告別的天橋,竟然有人天天上下班都也沒碰見。我看過最嘔血的,還是光晞放小鳥的地方就在自己家窗戶外都沒碰到。要是我,絕對鬱悶幾天幾夜。說起話題性的營造,柴姐真的要學一下啦,因為你的功力確實離珊姐有一段距離。珊姐有《完全娛樂》這個完整的宣傳平台,實在大加分。如果柴姐只能靠達浪舞和達浪頭來撐,未免難以敵得過安以軒帶大家遊覽整個花田村的拍攝場地,外加慕橙和小樂在花田村住的地方。

其實,以我的角度來看,偶像劇難免還是會遇到發展的限制,畢竟都是愛情劇,劇情難免會老套了。但是珊姐的下一站幸福讓我大開眼界。劇情原來可以老套,但拍得細緻一些,感人一些,不要像日韓偶像劇那樣灑太多的狗血,原來也可以這麼好看。以後如果我的台視部落格開了之後(台視有邀請我而我也已經答應了於是順便在這裡宣傳一下下),恐怕我會天馬行空地想出一些IDEA寫在台視部落格上面。當然,希望有人能夠將我寫的三部分都放在陳玉珊總監可以看到的地方(不過記得註明是我寫的clip_image001[1]),這樣我會無比感謝的。應該說,在劇情的濟感和細緻度上,柴姐還需要留意。畢竟達浪和光晞同樣失憶了,可是達浪的失憶和光晞的失憶,哪一個讓觀眾更能接受?不用我多說吧,柴姐你自己都可以看得出差距在哪裡。不是柴姐你手下的演員素質不夠,而是,你確實沒有一個足夠強的編劇班底,而且你缺乏一個類似珊姐手上《完全娛樂》這種幾乎是專屬的宣傳工具(簡直是超貼身的宣傳)。珊姐,柴姐,或者是別的總監或者製作人(尤其是拍出《愛殺17》和《痞子英雄》的這個製作團隊你們真的很厲害),謝謝你們為台灣偶像劇做出過的貢獻,也希望未來,我們觀眾會更有眼福。(全文完)

——

clip_image002[1]簡單說,一個擅長「用戲來帶演員」,一個擅長「用演員來帶戲」。

流行文化背後的思維也是我覺得很值得關注的一塊,可惜自己有時間去接觸的電影、電視劇太少。這篇文章的論述還遠不到文學或社會學文化研究所要求的嚴謹度,然而在偶像劇的固定收視人口中,有這樣一個思考寫作的動作無疑已經為有意「反思流行」的年輕人帶來了非常大的起迪作用。

如本文所點出的,在這波台灣電視劇歷經衰退有復興的浪潮中,寫實化與細膩度的加強是收視成功的兩大推手。

自2001年流星花園開啟了台灣偶像劇的濫觴,接下來東施效顰的作品接著都有個怪象,就是喜歡將時代背景架空,僅含糊給人一種「亞太現代化都市」的印象,不在劇中提到「台灣」或是「民國的年代」。這樣的劇本大多將重點放在主角間肥皂式的愛戀情節和性格發展,沒有任何社會或人文關懷的成分存在。

舉2006年之後的繼續為例,它們一貫的模式,不是主打一種時下年輕人某種喜好流行,如籃球(鬥牛要不要、籃球火)、娛樂演藝(愛就宅一起、微笑Pasta、愛情經紀約)時尚(王子看見二公主、愛情魔髮師)、餐飲(翻滾吧!蛋炒飯、無敵珊寶妹),就是整套從日劇日漫般過來的內容(桃花小妹、惡作劇之吻、流星花園、惡魔在身邊、美味關係、花樣少年少女) 。

不論是詼諧搞笑或是夢幻深情,它們最終只能提供觀眾追星或關於夢幻愛情的不切實際想像,連生活的調劑都很難說得上。

99bdad0e351c3a006259f360

理論上來說,2003年起部分台灣偶像劇的寫實轉型(孽子、愛殺17、鬥魚、轉角遇到愛、放羊的星星、危險心靈、王子變青蛙、那一年的幸福時光、福氣又安康、光陰的故事、痞子英雄、波麗士大人、敗犬女王、比賽開始、白色巨塔、下一站幸福)原因應該不在於主力演員和偶像劇收視群的年齡提升。因為如果原本的「不現實夢幻愛情劇」模式是成功的,那麼咱們八年級/90後的收視群應該會補上,製作單位也會繼續複製之前的成功模式挖掘並啟用18-24歲演技生澀、面貌姣好的「新偶像」拍戲。

f4ada7efab9b2d09fcfa3c6f

然而事實卻是觀眾品味的提升與收視的激戰,使得過去「靠臉賣戲」的偶像劇好景不再。反過來說,以往純粹劇情導向的連續劇也學著結合偶像元素在其中。幾年的摸索下來,台劇終於在精緻度上開始追趕日韓劇,除了演員名氣和臉蛋,「劇情、演技、敘事技巧、畫面運鏡、配樂、對白韻味」都成為觀眾講究的層面。

上文的原作者的一個可能缺漏是,掌握一個戲在各個層面的品質,導演、主力演員可能會起到不下於製作人的影響力。所以用「可米+柴智屏vs. 三立+陳玉珊」來分析或許是個有力的切入點,但總還是不夠說明問題。

在原文連結討論串中,有網友提到的是下一站幸福的陳慧翎導演從大愛、公視拍攝紀錄片起家,對社會弱勢有特殊的關懷,使劇中加入的「近親性侵、環保糾紛、單親媽媽、司法正義、罕見疾病救治」等元素格外引人共鳴和注意。

反觀海派甜心,車禍(*2)、失火、綁架、失憶、企業併購,全都是為了男女主角愛情轉折需要而胡亂灑的狗血。不但唐突,場景布置和演出也很隨意。最讓人可惜的一點在百度貼吧已經有大陸網友提到,就是全劇有約莫一半在浙江大學取景拍攝,卻沒有拍攝出中國浙大全國重點學府的氣質、也一點沒有帶出杭州西湖引人入勝的風光。這樣一部在該有的細節上完全不用心的偶像劇,除了讓喜愛看偶像小豬、丞琳演戲的追星族一飽眼福外,絲毫談不上美學價值。

另外一個我認為很值得注意的台灣電視劇導演是蔡岳勳,除了當年一部讓我看得相當累的《名揚四海》(2003)之外,後來又陸續導了《戰神》(2004)、《白色巨塔》(2006),去年的《痞子英雄》(2009)則給他帶來了金鐘最佳導演的殊榮。這幾部戲在時空陳設上都有表現出台灣偶像劇中難能的磅礡開創性,可惜除了戰神我沒看過,其他三部都給我尾大不掉的感覺。我外行的看法認為這種特質的導演適合拍電影—畢竟是畢其功於一役。在電視劇上,或許他需要一些來自小劇場執導經驗的幫助。

總之,台灣的文化娛樂產業正在國際化行銷浪潮當中走出寫實的在地化風格。除了流行電視劇以外,流行音樂也是(此處不述)。我相信隨著國際版權及播映制度的健全,像「下一站幸福」這樣的優質偶像劇會能得到更多的實質回饋與鼓勵(or股利)。這不僅能幫助世界其他的華人區和鄰近的亞洲國家瞭解實際台灣文化(就像蝸居補充了許多我對現代中國社會的認知),或許也會為我們的集體生活帶來一種新的可能性。

補注一:

【聯合報╱記者趙大智/即時報導】 2010.01.29 09:43 pm
柴智屏在「海派甜心」功成身退之後,宣布接下來將與韓國編劇李有鎮、權素妍合作,新
劇之一已定男主角,就是之前合作「不良笑花」愉快的潘瑋柏,另一部仍是小豬。
柴智屏說,之所以找韓國編劇,是因為台灣編劇可能對小豬、潘瑋柏等偶像有制式看法,
為了給觀眾不同感受,希望加入異國元素。
除了韓國以外,柴智屏也跟大陸深圳衛視合作,旗下的王傳一今年4月會先拍「小菊的春
天」,共60集,演的是他擅長的富家公子角色,但媒體記者都說,王傳一還是演毒販最傳
神。

補注二:陳玉珊總監的回應
Source: http://bb.ttv.com.tw/BB/viewtopic.asp?forum=320&topic=329351&Page=1

主題:謝謝喜歡下一站的你們,還有便利貼大翻身

一切的開始 是因為
開創過王子變青蛙 命中注定我愛你 敗犬女王的等熱鬧 開心浪漫的愛情故事後
下一站幸福 是我想回到最初你我熟悉的純愛故事的一個作品
幾年來台灣所有偶像劇的內容 清一色的熱鬧搞笑
新聞吵吵鬧鬧 景氣低迷不振 在喧鬧低迷的社會氣氛裡
我覺得總要有些甚麼戲劇作品
能夠單純而感動人心的
安靜而留白的
讓大家好好看齣簡單的愛情故事

我記得我跟很多人講過這個故事(相愛 生病 回復記憶..)
但發現這故事怎麼講都不容易講清楚
故事情節太多太複雜曾經讓我有點擔心
因為無法快速的找到賣點吸引聽眾 就不容易宣傳
所以後來我也只能告訴自己
就是個好看的愛情故事罷
希望觀眾好好的看 相信這個故事比較於同期他台
肯定會是比較安靜 精緻的新感受

說真的
我一直以為這個細水長流的愛情故事
收視率大概3-4左右就讓我可以交代了
畢竟這不是一個太新穎的題材跟情節
只是真的開始跟編劇下筆時
才發現這樣曲折的劇情 對角色衝擊力道之大 超出我的期望與想像
我記得我跟編劇們講過
這齣戲很老梗 他沒甚麼情節是新的
但是就是因為老梗 所以變得很難寫
因為他所有的對白跟橋段 都必須想辦法讓觀眾在老梗的劇情之外感到驚喜
意料之內的對白 肯定被退稿
在上檔時間的壓力下跟有限的創作時間裡還要做到與眾不同
對編劇來說真是難度超高的工作
大家可能不知道 下一站的劇本平均一集需要寫5-6稿的修改才能定案
常常前一天跟編劇開會 第二天去找編劇才發現他們身上的衣服都沒變
原來他們討論了一整晚還沒回家!!!我開會的桌子下竟然還有睡袋!!(辛苦了~被我狂操的編劇群….真的銘感五內)

上一集的收視來到8.23(我未曾想到過的數字啊)
老實說 從破了五開始
我就覺得觀眾實在太捧場了(始料未及但是心裡很爽)
但我也必須公開稱讚 吳建豪跟安以軒以及導演 編劇 剪接等整個劇組的表現
都超出了當時我對這個故事時的想像
跟這個劇組的合作 幕後的故事真的很精彩
慧翎跟V都說我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但事實上 是你們讓我成長很多 變得更成熟 更包容
這好像是我在殺青酒上好像忘了說的話 也是我做這齣戲最大的收穫 認識了你們

身為一個觀眾 我總覺得能跟到一部很想看的戲 讓生活有依靠有期待 是一件超幸福的事情
身為一個製作人 10年來 我總是覺得我的作品 如果能夠陪伴某些人人生裡的重要時刻 感動某些人 或者因為我的戲 讓他們人生有了某些重要的改變 成為他人生成長過程中重要的記憶 那是我的榮幸 也是我最大的成就感來源

2009年12月31日 我卸下現在的工作崗位 準備迎接新的工作挑戰 未來我會努力創作 讓大家看到更不一樣的 »時裝偶像劇 »,期望以日韓同步競爭的品質自我要求,開創更令人驚艷的作品。

期望2010年 我能繼續保持這份天真跟作夢的勇氣 繼續跟我很重要的夥伴們一起前進
相信我的下一站 會是幸福

PS.便利貼大翻身 我看到你的文章了 很感謝你給予我的肯定 期待看到更多你的劇評分享。一起加油!

命中 敗犬 下一站 總監 陳玉珊

Publicités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