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命近況] 婚姻、基督教存在主義、意識型態戰鬥(超激)?

下午時高中同學敲訊息來,許久不聊,一聊總是感嘆時光飛逝。

其實大家都過得很好,慶幸我的高中同學和大學同學都是很優秀的一群人,不過高中那邊又比較有爆點出現。

後來話題集中在感情。這方面我是很少人可以聊,不過和高中同學就很適合。也許是因為生涯的話題隔行如隔山,總是幾句話無法帶得太過深入。

高中同學認識我久,我喜歡向他介紹一些我大學後以至於在美國遇上的人,不會有說出去後被散播八卦的疑慮。

後來我知道一個我曾經喜歡很久的女生S,在多個月前結婚了。我對她的喜歡一直從高中到大四,到了大學還一度有點出現移情作用。但事實上這些經歷,都是讓我從一個自我中心、私底下卑鄙、極不成熟的人,轉為面向一些能夠源遠流長、類似終極關懷的事物特質上。我從她身上得到鼓勵,不是故步自封放棄,而是習得人生繼續向前邁進的動力—雖然大四以前我總是有那麼一點走不出。

對於這個結婚消息,我一方面是為她高興,至少這個男生從我先前所知道的,就是一個擁有很多正面特質的優質哥們。

另一方面卻是一種復古的惆悵。覺得有什麼東西徹底死了。好像改朝換代,那個被推翻的朝代終於是時候被寫在史書中、從此以後也只有在史書中才能見著了。

似乎是見證著自己人生中一個十年的過去。從16歲到現在。

***

另外一位,是高中時也常同進同出的死黨G。他的名字在網路上現在很好找。事業做得不小,且還在蒸蒸日上。照片中也是楚楚西裝模樣帶點江湖豪氣、配上雙B香車美人。近期也要成婚。

我向來認為是他的人際格局讓我們這夥人在高中時光多了很多有趣的事可以做,所以當我同老同學在線上聊到這位江東小霸王G時,彼此也不會太過意外。只是我會想,是不是這樣就是人生的「超前」?

10497816_77021415fc_b

我的指導老師范浩沙(Kevin Vanhoozer)之前在我們的導生聚餐(Formation Group)時分享過一本阿德勒心理學派(Classical Adlerian psychology)的書籍,談「處境焦慮」(Status Anxiety)。這是第一次我清楚明白我們人生在這些前進落後的恐慌中,是多麼容易因此自卑,而貶低人生存在的價值。

對年輕人來說,這很難克服。因為從小成長大家學習的是去作大夢。而出社會後也很容易陷在資本主義社會金權的宰制結構中而出現迷惘。

我時不時地會很痛苦,因為我自信自己很有賺錢能力,卻在自以為「不屑金錢」的生命路程中踢到鐵板。變成甚至要看人臉色,或受到社會主流價值觀的歧視過生活。

應該說,儘管不是什麼康莊坦途,我現行的階段也是在走向社會中一個比較菁英知識份子的路程中。若按照傅柯(Michel Foucault)的說法,我所在抓取的知識也是一種權力,是以一種基督教神學的意識型態/價值來衝撞資本主義的主流意識型態。而其實咱們社會已經給這兩者保持了一塊在中間停戰的舒服圈,前者端出「豐盛神學」、「成功神學」和後者的「宗教社會學」(參考韋柏Max Weber、涂爾幹Emile Durkheim、施瑪特Ninian Smart)協定了一個互利互惠的停戰合約。兩種權力都能同時抓牢的人,在北美、南美或亞洲一些高度都市化、資本化的基督教社會中,咱們並不會少見。

我這幾年的觀察心得是,教會中真正準備在打仗的人太少。每個主日早晨可以有位穿白袍或西裝的人(也包括我)上台呼些精神口號,而在隨後的六天中大群人又回到家中繼續享受停戰的和平果實。大部分的人都只是選擇在兩個意識型態光譜偏極的當中選個舒服的位置坐下,如果講道有搔到癢處他們可能會願意挪一下屁股,或往資本主義陣營那邊象徵性地丟丟石塊。

但我們真的沒有幾個大衛,去衝撞「帝國主義成千上萬的歌利亞」。

其實我很軟弱。

沒有聖靈我注定是吃敗仗的人。沒有聖靈,我終究不是司提反(Saint Etienne),恐怕連一塊資本主義憤怒猶太人擲來的石塊都承受不住。

我羨慕朋友的婚姻。不管信神與否,這婚姻都是上帝的祝福;所享受的美滿與成功,也必須是他們自己努力經營來的。

而我是這麼地希望肯定自己的價值。乖乖當個前千禧年派(pre-millennialist),就堅守著自己的陣營、等到主再來親自撂倒敵人也很好呀。為什麼要單槍匹馬地衝出陣去給人屠殺?對於永恆是不是還少了點信心?

我不喜歡在自己的陣營中看到懶散的士兵、對號角聲無動於衷的士兵,而打仗的是孤立無援。為什麼會對整個資本社會的意識型態問題那麼沒有敏感度?為什麼你們的慵懶生活習慣和消費態度會連「後結構、後殖民主義」的游擊戰反抗精神(guerrilla de résistance post-structural/post-coloniale)都談不上?

三一/美國主流福音派在這點上,真的有點不是那麼對勁,這是我後來有點寧願自己是選在西敏那樣改革宗環境的原因吧。

我很高興昨天在南灣教會(MCCC)的講道中我用了「呼召」(calling)為題。覺得這是聖靈給我的預備,因為我也很需要明白:自己的出現在台上,不是偶然!我是真真正正地忘記背後、撇下一切。

我在代禱信中僅輕描淡寫地說:我似乎是對周遭基督徒投射了過高而不切實際的期望。意思其實是:我真的以為大家都是領了呼召來到這裡,能夠一同抖擻地分享共同的志向,迎接戰鬥。

然而在兩年中省吃儉用且耗盡銀彈後,總有不少人會關心地問我到底學費多少錢。聽聞之後不外是「好辛苦」、「真不容易」、「你家人(對神、對你)真有信心」。我自己卻也是錯誤地順著語意在那打可憐牌:領同情、擺可憐。彷彿是我把自己搞到這部田地;彷彿他們跟我都是不同陣營的人、甚至不同伺服器(server)的人:拍拍(你頭、肩、背),但其他是愛莫能助。

有會友勸我去打工,還願意幫我介紹家教工作。再又一棒將我敲醒:最近在神學院一兩年中,是否離呼召漸行漸遠?是否又被世俗(金錢、課業)重擔掩埋了呼召的神聖性?我想到同屬阿德勒學派的馬斯洛(Abraham Maslow)金字塔。我一度是個吃飽喝足有安全感的年輕人,好得足以讓我略過一些人生現實,高談在永恆中追求自我實現。但現在我是被釜底抽薪不完全加熱的器皿,因為少了幾根柴開始慌忙地東張西望,找錢、找人、找讀書撇步。

我原以為來到三一這樣一個屬靈空間中,只要信實地謹守屬靈原則,為神奔走,便能夠單純地取得成績和報償。而事實上單純的卻是我,因單純而受傷的也是我。這裡的原則很複雜。如我前面所說,這裡有兩種意識型態(屬靈、屬世)的交雜,而每件事情都有其人與社會層面的的混合脈絡。我們不是一群全副盔甲、齊聲聽候號令的精兵,而是一個個、必須讓聖靈個別澆灌的士師。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有些學術上較差的神學院會更受到出來的牧者推薦。因為他們所做的一切,便是訓練神學生邁出齊一的步伐。儘管只有一招正面突刺,卻因為團結列陣而勝過耍花槍而�ؓ被人開後門、回馬槍的單兵。

我一直是為一些保守的神學院感到可惜,他們打的勝仗規模太小。

直到我發現自己上了場後是連吞敗仗。敗逃著並張望遙遠的援軍。

先前的沙盤佈局不過是個人的紙上談兵。

這個暑假我從印第安那的一間教會開始,並重新回到年輕人當中。對於什麼是「作僕人」、什麼是「屬靈權柄」,學會用一種新的眼光去看、去拿捏分辨。

這是指兩種人而言。

有些人能夠感受到作為神僕的屬靈權柄和榮耀,會去迎接那些奉主名來的人。你向他們作僕人,以謙卑的心學習事奉。當你展現疲態時,他們也在主裡為你預備了安息;叫人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

對另一種的其他一般人,你則是個意志力出眾,能犧牲名利的道人。但他們也很擔心你~是不是一個搞不好,就把自己變成那個「把自己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或是你其實已經在十字架上了,他們等著看的是:你是不是有本事從十字架上自己跳下來?

…也許在最後一根釘子上去前,我都還有壯士斷腕跳下來的機會。像是一粒麥子被活埋前,還不能說它真正地死了。

但我只知道,我將會跟隨祂死……而復活!

總之,那份後自由戰略藍圖(post-liberal strategic blueprint)沒錯,錯的是在於我現在真的沒有能力執行。雖然期望擁有參孫的猛爆,但還是讓聖靈領我一步一步來吧!

謝謝這些日子對我付出愛心與代禱的弟兄姊妹。

(…結果我發現這篇文章大部分都不是一些一般人能讀的白話文,也許現階段我只想跟一些能夠體會這種經歷的人解釋。)

(謎:那麼你的結婚對象,何時出現呢?)(再次祝福高中時認識的妳,有個蒙神祝福的美滿生活~)

5 thoughts on “[靈命近況] 婚姻、基督教存在主義、意識型態戰鬥(超激)?”

  1. 我完全能認同他。家裡可以的話也在這時候幫助他一點吧。在某些不健康的環境那種禿鷹盤旋或惡蛆蠕動爭食腐肉的樣貌(彷彿基督身體沒有復活),只要看過一次就會嚇到。反過來說,我們若不是被聖靈澆灌、在事奉中得著能力,只能完全隨從一般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話,也不具備全職服事的資格了。畢竟我們是被呼召去投入那看見枯骨復生的異象。彼得、約翰說:「金和銀我都沒有,只奉拿撒勒人耶穌的名,教你起來行走。」耶穌分五餅二魚、叫瞎子看見的能力,也不是從「人」而來的。因此這些能夠讓屬世的人看見並且得益的恩膏(也包括諸如講道、教導、祈禱、寫作、敬拜、音樂、關懷、人事、理財等恩賜),將會是全職服事的基準點。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