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北美華人教會治理的挑戰與突破

 

Source: http://noah.ccim.org/htdocs/afcmgz.nsf/95953142b1bd8df985256ae9001ad6cb/d4ac435b4b4cbb0585256bc300607882!OpenDocument&Click=

「挑戰與因應之道-論北美華人教會」一文為現恩福基金會董事長陳宗清牧師所作,雖寫於十二年前(1997),但於近日探索北美華人教會問題時j我閱讀之,仍覺有極大的適切性。

該文提及幾個重點:

  • 北美華人教會由於大多是由移民或留學生查經班發展而成,絕大多數是「獨立教會」而非神職人員開拓的宗派分會。決策與治理也因而多半偏向公理制(congregational),而非長老制或靈恩牧會。這樣的領導結構,除了少數的重大事情要到全體會員投票表決,教會的決策權大多落在教會的長執會手中,也就是所謂的「創堂元老」們(fouding members)。在面對爭議與衝突時,其困難點為:
  1. 可能礙於長執靈命的參差不齊,一些紛爭不容易在長執會內協調。
  2. 即使是投票,多數人所支持的決策也未必就能「服眾」。對於少數人的不滿如果處理不當,便可能種下分裂的種子。特別是過份倡導民主化,各派長執在會內各據一方,靠著遊說、拉攏、利益灌輸的人為政治角力,在會內爭競結黨,導致肢體離散。

腓利比書 2:3 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 一個教會的牧者理所當然作為教會內的屬靈領袖,但有時卻不一定是掌舵者。大體而言,獨立華人教會內部有三種權力:
  1. 一是牧師,因為神職人員的特殊身份和長期身教言教而有屬靈的權柄
  2. 二是長老、執事,他們透過選拔而成為教會的監督,擁有地位上的權力
  3. 三是專業人士,可能是醫師、律師、會計師、諮商輔導專家,專業領域豐富的學識為他們在會內累積令人敬重的權威。
  • 即使如此,一個教會如果無法興旺或成長停滯,絕大多數壓力卻仍然是落在牧者肩頭的,主因除牧師在屬靈上有引導的責任之外,也因為他是教會內主要的–有時也是唯一的–受薪者。然而,牧師的恩賜因人而異。陳宗清舉例:1) 有些講道差強人意;2) 有些行政與策劃總是不夠周全;3) 有些不擅交際,個性內向沈悶;4) 有些個性率直有話必說,長久下來得罪不少人;5) 有些滿腦神學知識,卻不知道如何貼近信徒生活需要;6) 有些熱心投入與推展教會活動,卻在信徒真正靈命成長的問題上失焦;7) 有的薪俸不足、在外兼差,拖累了服事的品質。其他嚴重的:牧師婚姻觸礁,情感出軌。牧師財務處理的態度方式引人非議,輕則預算使用有假公濟私、厚此薄彼之嫌,重至侵佔公款中飽私囊。

(在讀到 2, 3, 5 的情況時心驚肉跳,就好像是在說我啊!7的情況也令人擔心…)

在華人教會中,三種權力之間的衝突、領導階層之間的權力傾軋,早已不是新聞。長執與牧師可以表面相安無事,實際上早已各懷算盤,別說能夠真心地同工,有甚者是到了必須對簿公堂、佔據社會新聞版面的地步。面對這些情況,這篇文章中提出幾點建議教會:

  • 無論何人都不應該把教會當成自己的家產或事業:開創的同工特別容易落入這樣的陷阱。這是北美華人教會很大的綑綁。要知道教會是永生神的家,不屬於任何人,唯認基督為元首。
  • 應當放下家長式的領導心態。無論牧師或是長老都不應該以屬靈大家長自居。教會的同工也要學習作僕人。
  • 聘牧時一定要十分謹慎,可請其他堂會的資深牧者作諮詢顧問。此外,要明白沒有一個牧者是十項全能的,不可能三頭六臂、毫無缺點。在高度市場化的北美華人教會界,聘牧像在選拔諾貝爾和平獎的那套聖人標準還是不容易放下。長執和會眾仍要多多學習接納牧者的軟弱與不足,為牧師恩賜與靈性上的問題懇切代禱,同時牧師和長執與信徒之間的溝通應該雙向而開放。長執也應該丟棄「老闆」心態,以耐心和愛心跟牧者懇談、規勸。
  • 萬一真的遇上嚴重的歧異,無法長久同工時,雙方應以最大的真誠讓彼此明白教會的難處,至雙方明白神的帶領,讓牧者存著祝福之心離去,以減低對教會的傷害和負面影響。
  • 教會既然是人在其中,就會有人的問題;而各種制度都會有其困難和短絀,因此根本解決之道不在於改變制度,而在於努力提升長執與信徒的靈性(而後制度仍然是可以有翻轉的彈性並趨向完善的,兩者不衝突)。面對可能的問題,以最大的愛心和迫切的禱告,仰望神來尋求突破與合一。

 

以弗所書 4:15 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

4 thoughts on “[文摘]北美華人教會治理的挑戰與突破”

  1. were you saying that my keeping "quiet" is an appropriate "attitude"? 把我在facebook和謝增錦老師來回討論的內容貼給你看:謝增錦 am 11. Juli um 00:31華人教會的治理問題,本文業已簡要提及。敝人認為,華人教會治理的根本問題有三:一、缺乏向基督盡忠的基本態度:試問多少牧長開口閉口說「我的」教會?打著基督名號,拓展「我的」牧區?「教宗」並不有天主教的「專利品」,各位受薪或未受薪的牧(者)長(執)豈可不慎?二、缺乏基督國度的寬廣胸襟:在同宗同教派的教會,或許還常有定期交通禱告,偶有奉獻支持或事工配搭,但跨過同宗同派的籓籬,靈裏的守望跟代禱,是少的,實質的金錢支持和同工參與,也是微乎其微。請問貴教會所收什一奉獻,有每月定期對外支持屬主的國度聖工,尤其不是同宗派事工,投以其中的什一奉獻?三、缺乏主耶穌真實的愛心:教會肢體的困頓難題、社區同胞的急難需要和地區性的天災人禍,正是屬主教會的見證機會。實際上,絕大部份的教會對「領人歸主」有負擔,但對「愛… Mehr lesen你鄰舍」的關懷行動缺乏負擔。長執同工對「會友增長」的事工,火熱有餘,對「出錢出力」的愛人行動,敷衍了事,有作就好。主的教導,提綱挈領,無非二個要旨:「全心愛神」、「愛人如己」。針對上述三個問題,回應之道就是「悔改」,掉轉自己的方向,歸向主施恩寶座;就是一、離棄本位,尊主自然有奇妙恩典;二、高舉國度,實質支持正彰顯教會是主掌權;三、愛我鄰社,領人歸主就容易。Mu-tien Chiou am 11. Juli um 01:47感謝回應。其實以北美華人教會而言,區域間教會的連結似乎還遠大於宗派(主因是距離+華人人口在美加的密度不高–除少數四五個東西岸大城外),尤其這裡又以無宗派的獨立教會為多。好像教會之間的通訊只能靠一些單薄的中文基督教通訊刊物。其他如交換講台的互動,也因為交通的問題,是比港台的教會少得多。「悔改」真的是基督徒無時無刻的功課,只可惜衝突的兩造往往是無法留空間傾聽聖靈的聲音–儘管表面上仍可以引經據典、神不離口。該篇文章其實還有提到,北美最常造成華人教會分裂與衝突的肇因便是1) 對靈恩元素進入教會崇拜的是與非;2) 對婦女擔綱主要的教會領袖事工的可與否。… Mehr lesen爭議的下場基於這篇的教會型態,往往是牧師走人,但有時可一次帶走一批人。偶有較好的情況是教會就其內部人口的差異進行分殖。對會內事工或特會的一頭熱,急功好利要給人泡水數人頭,卻少做了平日的睦鄰關懷、缺乏國度胸襟……我覺得比較適合用來說明現在台灣教會的情況。而北美的教會…以我看到的來說是較為不「節目取向」(program-oriented),但悲觀地來說就是過得太安逸(往往是被動地等人口移入、聽候新人自動地找上門),連這種「一頭熱」的基本動員力都說不上。謝增錦 am 11. Juli um 02:15如此說來,北美教會長執所爭論的課題,1)崇拜是否融入靈恩因素,2)姐妹是否擔任事工領袖,兩者歸納其中要素,就是牧長是否開放「領導權」的課題?牧長是否願意讓「我的」教會,變成另一位或另幾位意見領袖「你的」教會?不好意思,我真想建議這些牧長跟意見領袖,讀讀中古世紀天主教的「教皇爭奪戰」,當然,想研究教會歷史或教會治理的人,應該可以寫好幾篇碩博士論文;甚至分地區來探討,加上地區文化、生活方式、世俗價值觀的對照,這屬於教會專題探討的課題,出一套10~20本書的教會治理理論與實務系列。你覺得呢?Mu-tien Chiou am 11. Juli um 03:02在神學院中這會是教牧博士(Doctor of Ministry)所要面對及處理的範疇。但上面兩個議題由於是神學問題,它的棘手在於往往沒有人願意放下自己的神學立場,這意味著它對許多人像「三位一體」或「聖經無誤」一樣沒有妥協空間,就算領導權開放也難以解決(倒可能更人多嘴雜)。其實我還可以補充第三個火藥庫,就是「嬰兒洗」的問題。這幾個議題影響廣大,在於它們和不是那種「誰會得救」、「死後靈魂是滯留陰間還是直接受審上天堂」、「啟示錄的解釋法」等「天曉得」(only God knows)的形上思考,諸如「婦女按立」、「方言崇拜」、「嬰兒浸禮」,是真實在日常教會生活中會和每個信徒面對面的抉擇。有時就是要堅持(已經有清楚的外顯恩賜的)姊妹作頭、靈恩敬拜、施嬰兒洗從保守勢力出走,另闢新會堂。… Mehr lesen即使在現行主流宗派中,對這三者議題也都有各自的神學立場和解釋。(想當初一個聖餐論就能讓路德、教廷、慈運理、加爾文等四大金剛各成一家。)獨立教會不依附宗派,神學紛爭誰來仲裁都不會,怪不得每次事件真實發生都會像是被剝一層皮一般。陳宗清牧師的文章也清楚認識一般獨立教會不容易對對許多細微的神學議題就有清楚的信仰表白,因此慢慢向宗派靠攏或甚至申請加入會是其中一著。宗派的歷史已經這麼久了,大家也知道要在差異中求合一,就是憑藉愛心和禱告,以及對一些「次要」神學議題的寬容和尊重–但這仍是基於雙方不在同一個屋簷下敬拜而言。北美華人教會的一個困難點在於,他們大多沒有宗派豐厚的屬靈和歷史資源,卻又在往一個個微型宗派的道路分裂中。其他還有因為「語言」(國台粵英…)、「年齡層」(老中青)、「工作性質」、「預算使用方式」(教堂頂需不需要裝飾用的尖塔、蓋不蓋球場),甚至詩歌選用、愛宴的飲食內容(川菜粵菜台菜美式buffet…)等無數個因群體和個體差異而製造的衝突因素。對美國人來說換教會可能跟我們逛便利商店一般,但在美華人相對沒有這權利–要選擇跟華人在一起,那就有很多其他是由不得你的。但無法找到一個「客制化」(custom-made)的教會也可以說是一項祝福:人在其中若能真心為主,便可以把差異看成神豐富創造的彰顯。

  2. 很好的討論。其實,基督教界的問題,長期以來都是諱醫忌疾,明明病得很嚴重,可以從來不可以說。許多大老不說,卻又有些大老自以為義,以上帝自居。根本是整個基督教傳教方式出了問題。牧師怕驕傲的執事,因為不小心服事他,就可能被炒魷魚。執事自認奉獻多,就是教堂老闆。傳道人以為自己道德高深,把道聽塗說的話當成真理教訓人、修理人。教會失去倫常,福音怎麼傳?

Poster un commentaire 我有話說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